054再遇红衣妖孽/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欧阳燕见对方不识抬举,恼了。

他是欧阳世家的大长老,原是地阶下品武者。

这次闭关,终于突破,欧阳燕成为地阶上品的宗师,这是天大好事!

可他刚出来,还来不及好好庆祝一下,就遇到这狂傲的妖孽,让欧阳燕也傲气了一把,打算借妖孽练手,试试地阶上品到底如何。

“你退后!”

红衣男子将司徒汐月推向安全地方,自己迎上黑衣老人。

在对方被刺眼的光芒笼罩的时候,妖孽笑了。原来如此,难怪这老头这般胸有成竹!

“地阶上品——”

“小子,算你识货!乖乖束手就擒,跟我回欧阳世家!”

“那要看你有没有本事!”

司徒汐月在听说这黑衣老人竟然是地阶上品后,点了点头。

这妖孽大约是地阶上品,黑衣老人也是地阶上品。

高手对决,有好戏看!

不过,即便司徒汐月很想看这场比赛的结果,可她的理智告诉她,是时候,该走了。

不知道为何,司徒汐月本能认为这妖孽招惹不得,见着他就准没好事。

于是,在两人交手的那一刻,司徒汐月撒开脚丫子使劲狂奔。

她的轻功不错,不过一盏茶功夫,就已经穿过几条街,过了几条巷。看看身后,妖孽没有追来,司徒汐月终于“呼”了口气。

“哎呀,终于摆脱那妖孽了!”

司徒汐月抚了抚胸口,平息了气息。

“妖孽?原来在阿鸾心里,我竟然是这样的形象。嗯,妖孽……这名字我喜欢!”

就在司徒汐月庆幸自己“逃过一劫”时,妖孽男像影子一样,出现在她身后。

“啊——”

司徒汐月猛地回头,在看到那张妖力四射的面孔时,打大叫一声,后退了两步。

“你你你,你什么时候到的?”

“刚刚。”

对方后退,妖孽一步上前,直接逼视司徒汐月。

“阿鸾真是狠心啊!我在前方拼死拼活,英勇杀敌,你反倒不讲义气地跑了。真是让人寒心呢——”

妖孽撒娇,是什么模样?

司徒汐月今天是第一次见到。

单是那清贵华丽的嗓音,如诉如泣地指责,配上这张天下无双的容颜,简直是完美至极,挑不出任何毛病,说得司徒汐月都有些心虚起来。

“你,打结束了啊!啊哈,真是神速啊——我这不是怕你打不赢,想去搬救兵么!”

司徒汐月扯出最可爱的笑容卖萌装呆,心里却暗生警惕。

这么快速度追过来,难道这妖孽搞定了黑衣老头?那速度也太快了点儿吧!

对方好歹是地阶上品的宗师……

等等!

若黑衣老头真的被妖孽男干掉,她之前对妖孽男的估算岂不是错了?

这妖孽定是地阶上品以上,那岂不是天阶了?!!!

天阶!

司徒汐月呆呆地看着妖孽,脑子里不断想着自己有没有得罪这人。

虽然她的确不是外人看着的那般无能,可是面对天阶高手,还是要掂量一下自己的能力。

全力以赴,能在妖孽手下走三十招么?

司徒汐月突然想哭了。

“嗯,结束了。”

“为了防止某个没心没肺的小人儿再次溜走,我只好速战速决。”

妖孽的目光一直锁定在司徒汐月的身上,看着她那双清艳娇美的眼睛呆呆地看着自己,心里终究是一软。

“怎么?陶醉在本大爷绝世无双,天下第一的美貌中了?”

“咳咳——”

原本还想着如何从妖孽手里逃脱的司徒汐月在听到这话后,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

立刻,一只大手抚上她的脊背,一股暖流蔓延开,司徒汐月感觉好了许多。

“见过自恋的,没见过你这么自恋的!”

“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

“阿鸾,你那么痴痴地看着我,我会以为你爱上我了!”

见妖孽离自己越来越近,司徒汐月心跳加速的越快,赶紧伸手按在妖孽的胸膛上。

“喂喂,我和你很熟么!不要靠这么近!男女授受不亲!”趁对方停顿片刻,司徒汐月再次后退两步。

“还有,别叫什么‘阿鸾’,这不是我的名字,我跟你不熟!”

“我们也没亲密到这程度!”

听司徒汐月这样说,原本还想凑过去的妖孽,站定在了那里。

“真是件让人难过的事情,我的阿鸾竟然把我忘得一干二净,好伤心好失落——”

妖孽的话不能当真!

虽然在看到妖孽眼里闪过的伤痛时,司徒汐月的心脏猛地揪了一下,可她还是在心里暗示自己,千万别上了当。

她才不认识什么妖孽呢!

“笑话!我怎么可能认识你呢!别乱攀关系!”

“我连你是谁,叫什么都不知道,我不认识你啦!你认错人了!”

司徒汐月的表情不似作假,妖孽一怔,却并没有放弃,“阿鸾真狠心!你不记得我,应该记得这个吧!”

妖孽手中多出一串粉蓝色的贝壳做的风铃,小巧精致,又恰好一阵风吹过,风铃发出清脆的声音。

“叮铃铃,叮铃铃……”

“还记不记得,这是你送我的?”

妖孽琥珀色的眸子紧张地盯着司徒汐月的脸,生怕错过对方任何细微的表情。

“叮铃铃……”

在听到这声音后,司徒汐月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由心而生,伴随着这种恐惧的,是来自司徒汐月大脑内部的头痛。

那股疼痛,似成群结队的大象踩踏而过,又似千万蚂蚁撕咬,搅动着她的大脑,痛得司徒汐月抱着头蹲了下来。

“阿鸾,你怎么了!”

妖孽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这串承载着他美好记忆的风铃会给司徒汐月带来这么大的痛苦。

“啊——”

司徒汐月紧紧地扣着自己的头发,撕扯着,仿佛要将头皮扯开,将在她脑子里作祟的东西抓出来。

“阿鸾,你冷静一下!”

红衣男子丢掉手中风铃,将司徒汐月紧紧地抱在怀里,同时锁住她的双手,以免她伤害自己。

“啊——”

司徒汐月猛烈地挣扎着,五官因为疼痛而皱成一团。

平时那双清艳动人,会说话的眼睛,这会儿也变得晦暗,只剩下一片茫茫的黑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