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司徒汐月的离心咒/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司徒汐月完全失去理智,男子扬手,击打在司徒汐月的颈部。

“啪——”一声,打在司徒汐月身上,却疼在妖孽的心里。

“疼……”

司徒汐月在闭上眼睛之前,轻声呢喃道。

而这一声脆弱的“疼”,让妖孽的心都抽了起来。

“我知道,阿鸾!我知道你疼!”怀抱司徒汐月,红衣男子低头吻在她满是汗水的额头。

“我发誓,凡是让你疼的人,我定要他们付出生命的代价!”

楼府,水榭花都。

虽然已经是深夜,可水榭花都却灯火通明。

伴随着夜明珠柔和光芒的,是屋里那股紧张得让人窒息的气氛。

此时,楼楠眉头紧锁,将肥肥粗粗的指头按压在床上少女的手腕脉搏处。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

屋里异常安静,安静得压抑,是个人都能感受到主子心情不好,而原因,则在这床上昏迷不醒的姑娘身上。

“如何——”

见楼楠松手起身,红衣男赶紧上前。

“司徒小姐年幼时被人下了离心咒,失去一部分记忆。”

“离心咒?!”

红衣男子僵直在那里,俊美的五官也因为“离心咒”这三字,而变得凝重起来。

看着床上了无生机的司徒汐月,红衣男子忽然非常怀念她那双灵动的眼睛,以及她为了讨好他,而笑起来的乖萌可爱模样。

“离心咒!又是万魔山庄么!”

“嗯!”楼楠点点头。“只有万魔山庄才会这种阴暗的东西!”

“只是,对一个小女娃下手,他们也忒狠心了点儿!”

“哼!他们有什么做不出来的!连刚出生的婴儿他们都不会放过,更何况是阿鸾……”

红衣男子坐在床边,撩起了司徒汐月湿润的发,在看到她紧抿着的唇,颜色惨白时,妖孽握紧了拳头。

“是我太心急了,总担心她忘记我。若我没有拿出铃铛,阿鸾就不会受苦,是我不好——”

“主子!”见妖孽谴责自己,楼楠连忙宽慰。

“铃铛是司徒小姐所做的旧物,所以唤起了司徒小姐尘封的记忆,才会让她这般痛苦。”

“这只能说明,这铃铛在小姐心中的分量极重。”

“是么?”

听了这话,红衣男子并没有太开心。

“我倒情愿她不记得,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躺着。”

“主子,即便没有主子的铃铛,若司徒小姐遇到别的旧物,也会出现这种情况,这不是主子的错,主子不要自责啊!”

“楠叔,有没有办法解开离心咒?”

听妖孽这么问,楼楠摇了摇头,“除非万魔山庄的宫主亲自解咒,解咒还须下咒人——”

“那个老妖婆!既然她对阿鸾下咒,定是不希望阿鸾好过。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这个——”

楼楠犹豫了一会儿,说出了另外一种办法。

“如果能找到风之谷失传的《五龙天书》,不但司徒小姐的离心咒可解,就连主子您身上的咒,也能解开。”

“《五龙天书》?”妖孽俊眉拧成了绳。“《五龙天书》不是随着小舅舅的去世消失很多年了么!它能解咒?”

“主子,您有所不知。”

“以前夫人曾经提到过,《五龙天书》是绝世医术,其中有一章是专门克制万魔山庄的魔咒,一直以来都由历代风之谷掌门人保管。”

“当年,风羡离和他的夫人花芊芊意外身亡,众人寻遍风之谷,都没有找到《五龙天书》。”

“有人说风羡离将《五龙天书》烧毁,也有人说《五龙天书》被人带出了慈悲城……总之,各种说道,至今都没有人找到《五龙天书》的下落。”

听楼楠这样说,红衣男子脑中突然精光一闪,想到了在渔阳城出现的那四个万魔山庄的女子。

她们莫不是为了《五龙天书》而来?

“若真如主子说的,说不定这《五龙天书》真的就在禾姜国,在渔阳城。”在听了妖孽的话后,楼楠高兴的脸颊微红。

“主子,如果能找到《五龙天书》,你和司徒小姐都有救了!太好了!”

受楼楠激动情绪的感染,妖孽的脸色也好了很多。

找到《五龙天书》,为司徒汐月解咒!这成了他目前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

等洗浴的热水准备好,妖孽挥手让人出去。

“主子,有女婢——”楼楠看到妖孽亲自扶起司徒汐月,有些吃惊。

主子这么做,莫不是要亲自伺候司徒汐月,为她洗浴?这是不是太……

似乎猜出了楼楠内心的想法,妖孽凤眼一挑,“你以为,我的女人,我会让别人看?让外人触碰?”

妖孽赤裸、裸的宣言,让楼楠这个年过六旬的老头子都要脸红起来。

见过霸道的,没见过您这样的!

吃男人的醋也就罢了,怎么对女婢也这般防备啊!

也不知道被这样的主子爱上,对司徒汐月来说到底是福气呢,还是福气——

等楼楠等人退了下去,红衣男子为司徒汐月褪去衣衫,把她抱进浴盆里。

“对不起!”看着司徒汐月在昏迷中都皱着的眉,他伸手抚上去,想抚平她的痛。

“以后我不逼你了!即便你不记得我,只要你平安快乐就好!”

红衣男子小心翼翼地给司徒汐月擦拭身子,眼里没有一丝亵渎她的情、欲,只是认认真真,像完成一件最重要的事情似的。

等洗结束,他又将准备好的新衣为司徒汐月换上,将她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

“阿鸾,你快点儿醒来吧!”

运功,将司徒汐月湿漉漉的头发烘干,妖孽侧身躺在司徒汐月身边,“阿鸾,求你了!快点儿醒来吧!”

司徒汐月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才醒来。

等她睁开眼睛,引入眼帘的是粉蓝的纱,侧脸,司徒汐月看到了依偎在床边,两眼通红的楼破。

“阿楼……”

司徒汐月轻声唤道。

“女人,你终于醒了!”顶着两只满是血丝的眼,楼破握住了司徒汐月的手。

“担心死我了!我以为你再也醒不来了!”

楼破孩子气的话,让司徒汐月想笑,却在扯动嘴角的时候,牵动了她头脑里残余的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