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欧阳杰找上门/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哎呀——”

“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听到司徒汐月交换,楼破连忙凑过去,想上前检查。

“阿楼,我疼……”

明明是陈述句,却因为司徒汐月被消耗太多力气,外加许久没有喝水而变得沙哑的嗓音,让这话在楼破耳朵里,变成了撒娇的意味。

也不知为何,司徒汐月刚说出一个“疼”,眼里的泪珠则晃荡了两下,从眼眶里直接跳了出来。

这情景,更是唬得楼破一惊,慌忙伸手为她抹泪。

“不哭哦,我去请药师!”

“别——”司徒汐月拽住楼破的衣服,“我没事儿,现在觉得好多了!”

“真的不用请药师?”楼破担忧地看着司徒汐月没有血色的脸。

“不需要啦!扶我起来!”

等司徒汐月坐起身,才发现这里并不是司徒府,而她穿得也不是昨天晚上的夜行服。

“这是哪里?我的衣服呢?”

司徒汐月拽着领口,警惕地看着楼破。

看对方像小兽一样,一脸防备,楼破心情终于好了些。

“这是在我家,不知道为何昨天夜里你晕倒在我家门口。”

“幸好你福大命大,被我爹发现救了回来,否则今天你就冻死了。”

“至于你的衣服,自然是我府上的女婢为你更换的!怎么?你希望是谁帮你换的?”

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说辞,楼破轻而易举地打消了司徒汐月心中的疑虑。

“原来是这样……”

司徒汐月努力地去回想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发现最后那一段儿怎么都回想不起来。

妖孽和黑衣老人打架,她趁机溜走……

之后自己怎么会出现在楼府门口?难道是跑错了方向?可后来又怎么会晕倒呢?莫不是体力耗尽?

绞尽脑汁,司徒汐月都不记得最后的情形,只好作罢。

也不知道妖孽到底赢了没有……

想到这里,司徒汐月突然看向楼破,“阿楼,今天欧阳府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见司徒汐月提到欧阳府,楼破微微一笑,给了她一个安心的表情。

“欧阳诚昨天夜里被人刺杀身亡,至于欧阳燕,也死了。一下子没了唯一的地阶上品的宗师,欧阳世家再也翻不起风浪了。”

地阶上品?对!那黑衣老人就是地阶上品!

看来还是妖孽赢了啊——

不知为何,在听说红衣男子最后胜出后,司徒汐月还是松了口气。

虽然她在那妖孽和人打斗的时候,非常不仗义的跑了,可那不也是情有可原的么!

高手对决,她在那儿也是多余!

再说,谁知道这妖孽是敌是友呢!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楼破一直在观察司徒汐月的表情,见她露出轻松模样,他也笑了。

看来,以原本的模样接触她,她并不那么排斥嘛!

那小模样,似乎还在为他担心,若真是如此,他以后可以多用“妖孽”的身份骚扰她!

在高兴之余,楼破也下定了决心。

一定要用最短的时间找到《五龙天书》,为司徒汐月解开“离心咒”。

同时,也要解开困扰了他自己二十二年的“禁锢咒”。

否则,始终像这样,白天是长不大的少年,晚上才能恢复本来模样,这媳妇什么时候才能抱回家啊!

司徒汐月在楼家享受国宝级的伺候,司徒府现在却闹翻了天。

“司徒易,把司徒汐月交出来!”

欧阳世家的大公子欧阳杰带着一干人马,怒气冲冲地闯进了司徒府。

“放肆!欧阳杰,这里是司徒府,不是你撒野的地方!”司徒青云在看到欧阳杰等人气势汹汹,立刻将他们拦下。

“司徒青云,你给我滚开——”

欧阳杰想动粗,司徒青云身上蓝光乍现,唬得他停了下来。

“司徒青云,别以为你是蓝段六品我就怕你!我三弟马上就要从望天学院回来了,我不如你,他未必不能!”

见欧阳杰提到欧阳策,司徒青云冷哼一声。

“就算欧阳策来了,我还是这句话。司徒府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来的!”

前厅的吵闹,没一会儿就传到了司徒易耳朵里,立刻带着李进匆匆地赶到前厅。

“欧阳贤侄,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前厅欧阳杰和司徒青云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司徒易笑眯眯地走过去。

这笑,是发自肺腑的。

早起后没多久,司徒易就听说了欧阳世家的“惨剧”。

欧阳诚惨死在爱妾的身上,欧阳家刚晋升的地阶上品宗师欧阳燕也被人斩杀街头……

开始司徒易还不相信,后来多方打听证实,这一切都不是传闻后,司徒易不由得仰天大笑了三声。

没有什么比听到多年的死对头翘辫子更让司徒易高兴的事情了!

这样痛快的事儿,完全就是延年益寿的不二法宝啊!

司徒易真希望每天都能听到这样的好消息!

“哼!司徒易,你少在这儿假惺惺的!你把司徒汐月交出来!今天我就放过司徒府!”

欧阳杰口口声声,一副问罪模样,让司徒易非常不解。

“这和汐月有什么关系?”

司徒易始终无法把欧阳府的惨剧和司徒汐月联系到一起。

“你少给我装糊涂!昨天晚上刺杀我父亲的一共两个刺客,其中个子矮小的,身形很像司徒汐月,大家都看到了!”

欧阳杰这么说,他身后的护卫们连声迎合,“是的!是个女人!”

“对啊!像司徒汐月!”

听欧阳杰这么说,司徒易脸一黑。

“欧阳贤侄,饭可以乱吃,这话不能乱说。汐月到底是什么样,能力如何,这都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

“你说汐月刺杀你的父亲?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嘛!”

“欧阳家主可是紫段七品,我们汐月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她能杀你爹?还有欧阳燕,他一巴掌汐月都承受不住……”

“那可不一定!她身边不是有帮手么!”

欧阳杰根本不相信司徒易的解释,“她是废物,那男人可不是!说不定是她白天受了委屈,晚上找人报复!”

欧阳杰一时嘴快,说漏了话,却不想这漏洞被司徒易明锐地抓住了。

【作者题外话】:求收藏,求塔豆,求订阅,各种求

小金宝官方读者群83984103。敲门砖:《冥王的金牌宠妃》。

圣诞节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