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司徒汐月是杀人凶手/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天受了委屈?难道是你们派人刺杀汐月?欧阳杰,你们欧阳府也太目中无人了!!”

司徒易指着欧阳杰,气得不行。

“是又如何?!”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

一见司徒易知道了白天的事情,欧阳杰干脆坦白了出来。

“就算我父亲因为欧阳德的事情迁怒司徒汐月,可最后她不是被寒王救了,平平安安毫发未损么!”

“可是司徒汐月竟然这样狠心,对我们欧阳家赶尽杀绝。”

“不但杀了我父亲,还杀了大长老。这么仇,无论如何我都要报!”

现在,司徒易总算明白事情经过了。

欧阳诚和欧阳燕死了,他固然开心,可这杀人的罪名被人硬生生地安放在司徒汐月身上,让他非常不开心。

“欧阳杰,你若是真心是个孝子,就要去找真正的杀人凶手。”

“我的女儿有什么能耐,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你就算要找替罪羊,麻烦你聪明点儿,找个不会拆穿你谎言的!”

“来人,把他们给我轰出去!”

就算司徒易平时圆滑得像泥鳅一样,八面玲珑,这会儿也不想跟欧阳杰讲那么多,直接让侍卫赶人。

“司徒易,你这么着急把我赶出去,莫不是心虚!”

欧阳杰见状,大声嚷嚷起来。

而就在这时,司徒府的门口也热闹起来。

原来,欧阳杰早就料到会遇到阻挡,来之前就让人散布消息,说司徒汐月是欧阳世家惨案的凶手。

这会儿,听到这消息的百姓们全部涌到司徒府门口,想目睹两大世家争斗,更想知道事情真相。

被欧阳杰这么一喊,围观的百姓都议论起来。

“司徒家主,既然司徒小姐不是凶手,何不让她出来对峙呢!你到底在怕什么!”

人群中,早被欧阳杰安插好的托儿开始叫嚷起来。

“是啊!只要司徒小姐说出昨天晚上她在哪儿,谁能证明,这事儿不就一清二楚了么!”

立刻,有八卦的百姓也嚷嚷起来。

“笑话!我女儿是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昨天晚上自然是在她的闺房里。难道女儿家的事情,也要向你们这些贱民证明么!”

司徒易见欧阳杰早有准备,气得胡子颤抖起来。

欧阳杰这是要毁了司徒汐月啊!

好不容易这个废物女儿现在有那么多优秀的全贵公子关注,他也很想把司徒汐月捧上去。

可现在欧阳杰弄出这么一出来,切不论真假,这不是明摆着要糟蹋司徒汐月的名声么!

“司徒家主,你这可是包庇啊!既然司徒小姐是清白的,出来澄清一下,又有何妨呢!身正不怕影子斜啊!”

被欧阳杰叫来的托儿继续喊道。

这一声喊,得到的是更多的迎合声。

“混账!你们是什么东西!深闺女子,又怎么可以随便抛头露面!你们不要听欧阳杰瞎说!”

“父亲——”就在这时,旁边的司徒青云突然开了口。

“父亲,我也相信五妹是清白的,只是事情不弄清楚,对五妹的名誉只怕会有更大的损害。”

司徒青云是司徒府新一代中最优秀的子弟,他的话,司徒易自然是会参考。

见司徒易面上露出犹豫,司徒青云上前一步。

“父亲,欧阳杰有意来闹事,如果我们不拿出让大家心服口服的证据,怕是不但五妹的名声,就连她的婚事也会被牵连。”

司徒青云提到了司徒汐月的婚事,司徒易终于皱起了眉头。

司徒青云说的也有道理,如果这事儿最后不了了之,只能让流言愈演愈烈,那后果只怕会更难控制。

“可是……”

就在司徒易想说话的时候,司徒青云微微一笑。

“我知道父亲的疑虑,您疼爱五妹,不愿她直接露面,面对那些贱民。这个问题很好解决!”

“父亲可以请一位名声颇好的贵族来做仲裁。如此以来,五妹也不用出现在贱民面前!”

司徒青云分析的非常到位,到司徒易根本找不出反驳的话来。

见司徒易认可了自己的话,司徒青云嘴角含笑,心里却泛着冷意。

司徒汐月,我可是等了很久。

这机会是你亲手送上门的,就别怪我不客气!

“只是这样,找谁呢?”

就在司徒易犹豫的时候,一个低沉清冷的声音传来,“不知道本王是否可以毛遂自荐!”

听到声音,司徒易大吃一惊,一回头,一身白裘的轩辕尘渊缓缓走了进来。

不单司徒易吃惊,司徒青云更是吃惊。和越王怎么回来?

他原本想随便在京城请一位关系要好的贵族来,顺势给司徒汐月下套,可竟然有人不请自来,还是轩辕尘渊……

“臣司徒易见过和越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司徒易立刻跪拜在地,其他人在听说来的人是九王爷轩辕尘渊后,纷纷跪下口呼“千岁”。

“起来吧!外面没那么多规矩!”

轩辕尘渊从司徒易身边擦身而过,一股力量将司徒易从地上带了起来。

“王爷,您怎么来了!”

司徒易万万没想到,轩辕尘渊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他这……算是救兵么?

“路过,听说汐月姑娘杀了欧阳家主,所以来看看。”

“王爷,冤枉啊!我们汐月可是没有啥欧阳诚啊!汐月是什么样,您是知道的。她连蚂蚁都不敢踩,更别说拿刀杀人了。”

在听了轩辕尘渊的话之后,司徒易连连摆手,为司徒汐月喊冤。

见司徒易这么紧张,轩辕尘渊点了点头。

“你说的我知道,汐月姑娘不能习武,而杀害欧阳诚和欧阳燕的人,起码是地阶上品宗师,这一点儿司徒汐月的确做不到。”

“还是王爷高明!这小子纯粹就是污蔑我的女儿!”

“王爷,欧阳诚昨天白天还派人刺杀汐月!这事情是欧阳杰亲口承认的!”

轩辕尘渊都说杀人的不可能是司徒汐月,让司徒易挺直了腰杆的同时,立刻反咬住欧阳杰。

乘势的时候,应该抓住机会,对敌人穷追猛打,这是司徒易的做人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