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让人失望的真相/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爹爹!”司徒新月小碎步上前,一脸惶恐。

“我们姐妹听说五妹妹昨天遭到刺杀,就约好今天来探望五妹妹。”

“可是她们拦着却不让我们进去,女儿真得是担心五妹妹……”

司徒新月颠倒是非的本事与日俱增。

这话说的,好一个姐妹情深,反倒是司徒汐月身边的丹朱和青瑶不懂事,阻碍人家姐妹团圆。

“司徒汐月呢?她怎么不出来?”

一听这话,司徒易把矛头指向了面前这两个丫头。

这是司徒易第一次看到丹朱和青瑶,在看到二人的花容月貌后,司徒易的心思竟然活动了起来。还是双生子,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没想到司徒汐月身边的丫头这般水灵!

“老爷,我们小姐刚刚睡下……”

“骗人!现在都什么时辰了,才睡下?定是昨天晚上做了什么!”司徒明月一个没忍住,本性再次暴露出来。

“是真的!我们没有说谎!”青瑶脸颊微红,急着辩解道。

可是,她越是这般着急“遮掩”,在大家眼里越觉得这事儿一定有猫腻。

欧阳杰看到这般情景,连忙对轩辕尘渊行礼。

“九王爷,这事情太巧了!我们刚来,司徒汐月就睡下,这里面定是有什么问题。还请九王爷定夺!”

轩辕尘渊看向青瑶和丹朱,“有些事情,我们必须向汐月姑娘求证。还请姑娘通融——”

轩辕尘渊这般和颜悦色,倒是让青瑶和丹朱对他有些好感。

“王爷,不是我们不愿意,只是你们这么多人,会吵了小姐的睡眠。还请你们安静些!小姐睡得浅!”

丹朱叮嘱再三,领着轩辕尘渊等人进去。

到司徒汐月闺房处,丹朱停了下来。

“事关小姐清白,请王爷、老爷和欧阳公子进去。其他不相干的人,麻烦你们留在外面。”

“凭什么!我也要见五妹!”司徒明月话音刚落,一道犀利的目光扫来,吓得她心头颤了两颤。

好吓人!轩辕尘渊的目光!

司徒明月原以为,轩辕尘渊始终是清清淡淡,淡然处世,不骄不躁,不惜不怒。

没想到他的目光竟然这般尖锐,像一把刀似的!

“我们留在这里!免得吵了妹妹!”司徒新月连忙山前,将司徒明月拉到后面。

最后,轩辕尘渊,司徒易和欧阳诚进了司徒汐月的卧房。

屋里有些清冷,即便炉子里添了很多炭火,却依旧抵挡不住严寒的侵袭。

司徒汐月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脸色异常红润,呼吸也不太正常。

“司徒汐月——”欧阳杰刚要把司徒汐月叫醒,轩辕尘渊比他更快,一步上前,伸手抚在她的额头。

“好烫!她发烧了?”

面对轩辕尘渊的“质问”,丹朱连忙跪下。

“昨天小姐受了惊吓,回来之后就有些神情恍惚,夜里开始发烧。”

“我去请老爷,可是梅夫人院子里的人说老爷已经歇下了,我只好求厨房的鸿雁煮了姜汤喂小姐喝下。”

“早上小姐明明好了一些,不知道怎么又严重了……”

丹朱急得红了眼睛,表情真切,不似作假。

听了丹朱的话,司徒易训斥了一声“糊涂”,连忙出去让李进去请药师。

这一路过来,在见到轩辕尘渊刚才的举动后,司徒易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

他真是迟钝啊!和越王这么明显的表示,他怎么就没看清楚呢!

药师很快就被请来,为司徒汐月把脉之后,司徒易连忙凑过去,“我女儿没事儿吧?”

“五小姐受了不小的惊吓,怕是要静养一阵子。”

药师开了药方,让人去抓药。

“这地方太过阴冷,不适合五小姐养病,最好找个温暖朝阳的院子。”

“好好!我知道了!”

司徒易偷瞄了轩辕尘渊一眼,这会儿他恨不得把管家李进抓出去打一顿。

早在之前他就说了,玉兰苑要重装一新,按照嫡小姐的待遇来对待司徒汐月。

可谁知道,这李进只做了表面功夫,把玉兰苑弄得整齐了一些。

在吃穿用度上,根本就没有真正地把司徒汐月供起来。

刚才司徒易看了眼火炉里烧的煤炭,那完全就是小碎炭,根本就不是上好的雪花炭。这些,一定被和越王看见了!

“药师,汐月姑娘这样,能不能翻墙出去杀人?”在药师要走的时候,轩辕尘渊忽然问道。

“九王爷是在说笑么?”

药师眉头一皱,“虚弱成这样,不养十天半月,都很难下床,如何杀人?”

说到这儿,药师忽然想到什么,走到了司徒易身边。

“五小姐身子骨很弱,是长期营养不良的原因。大人要多给她进补,燕窝鱼翅都莫要吝啬了,自然是要多多益善……”

药师这话,让司徒易的老脸都要丢光了。

这个药师也不知道是哪儿找来的,居然就这么实话实说了。

这不是明摆着说他这个当爹的克扣司徒汐月的口粮么,否则她也不会这般单薄,这般不能经事儿。

“咳咳,多谢药师提醒,我知道怎么做了。”

“李进,你送药师出去!”

司徒易用咳嗽要掩盖自己的尴尬。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这样丢脸的一天。

轩辕尘渊并没有因为药师的话就此作罢,又命人叫来了厨房的鸿雁。

“回王爷的话,昨天晚上是奴婢值班。大概子时,丹朱姑娘来厨房,求奴婢熬姜汤,说五小姐病了。”

“后来奴婢把熬好的姜汤亲自送到玉兰苑,奴婢亲眼看着丹朱姑娘伺候五小姐喝了下去,奴婢才收了碗回厨房。”

有了鸿雁的证词,司徒汐月的不在场证据就完整了。

“欧阳杰,这件事情和司徒汐月无关,你可心服。”

轩辕尘渊都这样说了,又有鸿雁的证词,和药师的诊断,欧阳杰只能向司徒易道歉。

“哈哈,都是误会,解开就好!”

“我和你父亲同朝为官,他遇到不幸,我也很难过。”

“希望贤侄早日找到凶手,为欧阳家主报仇!”

客套话司徒易最擅长,和欧阳杰说了几句,就在欧阳杰要告辞的时候,轩辕尘渊叫住了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