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你被这个死丫头骗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现在知道怕了?”

“别以为老太太护着你,你就有底气了。”

“虽然老太太看着也是一副长寿的模样,但是她能护你几天?等过了年,她就会被送到寺里,到时候你可就无依无靠了!”

司徒明月这话,让司徒汐月心中忽然明亮了起来。

难怪刚才被老太太握着手的时候,她心里有股怪异的感觉。

莫非……这老太太是假的?

若非司徒明月提到老太太长得长寿模样,司徒汐月也许就忽略了这种感觉。

在她的记忆中,这位继祖母,可是长了一双肥厚宽大的耳朵,当初也正是因为她这样有福的面相,才能成为司徒科的继室。

今天司徒汐月第一次接触这个老太太,所以特意观察了她许久。

这会儿想起来,司徒汐月才发现,这个老太太的耳朵,和她记忆中的可不一样。

小了一圈,没那么厚实。

要不是司徒汐月观察仔细,也不会抓住这个小细节。

当初学易容的时候,师父曾经教过她。

无论整容,还是易容,人们常常忽略耳朵这个关键的部位。很多人只会改变脸部的容貌,而忘记了耳朵。

要知道,最上乘的易容术,便是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现在想来,这个老太太可能是假的!

“喂,你发什么呆?”

见司徒汐月半天不说话,司徒明月上前推了她一把。

正巧,司徒明月把司徒汐月推在冰上,而这冰没有凝固厚实,被她踩出了一条裂缝。

听到“咔嚓”的声音,司徒汐月赶紧一步跨到岸上,伸手拍了拍胸口,做出夸张模样。

“二姐姐,我可不要下水喂鱼!你别推我!”

司徒汐月还是那么胆小如鼠,让司徒明月心情大好,她笑眯眯地握着剑,在空中比划了两下,随后指着司徒汐月的胸口。

“不去喂鱼,可以!那你要乖乖回答我的问题。”

“那天,和越王在你屋里都说了什么?”

“他……他有没有提到我?”

之前两句话,司徒明月说的底气十足,嚣张跋扈。

可最后的那句,她竟然有些扭捏,话语中也带着点点羞涩。

原来又是为了轩辕尘渊——

司徒汐月觉得自己有些冤枉,总是被男人连累。天知道这些女人莫名其妙的醋意是从哪里来的!

比较之下,司徒汐月觉得还是楼破好。

年纪小,没有铁杆的花痴粉,也不会给她带来这样不必要的麻烦,关键时刻还能拔刀相助!

交朋友就要交楼破这样的!

“这个么……我说我那天晕了,根本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你信么?”

司徒汐月耸了耸肩肩膀,表示对此毫不知情。

一听这话,司徒明月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脸的失落。

“你真的没有听到什么吗?一星半点都没有?”

即便失落,司徒明月还是不太甘心。

自那天见到轩辕尘渊后,她心里的小鹿乱撞了好久,一直到今天都还没停歇下来。

可是,人家的目光根本就没有在她身上。

反倒是司徒汐月,不但被轩辕尘渊洗刷了清白,还一句话,就让她霸了司徒静月的藕香园。真是,天降好运!

司徒明月完全忘了,这藕香园原本就是属于司徒汐月的。

司徒汐月不过是借轩辕尘渊,拿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已。

“呃……”

见司徒明月完全没有放过自己的意思,司徒汐月故意皱着眉头,思考了片刻,最终摇了摇头,熄灭了司徒明月心里仅存的小火苗。

“不好意思,二姐姐,我真的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她撒谎!”

就在这时,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一身白裙的司徒静月,阴魂不散地出现在司徒明月身后。

“三妹妹,你怎么来了!”

对自己私自跑出来,质问司徒汐月,司徒明月有些不好意思。

平时她总是和司徒静月焦不离孟,每次遇到事情也是司徒静月帮她出谋划策。

今天撇下司徒静月,单独来找司徒汐月,的确有些不够“道义”。

“二姐姐,我不来,你就被这个死丫头骗了!”

比起司徒明月的好糊弄,司徒静月却是非常冷静精明。

她对司徒汐月的敌意并不比司徒明月少,这点儿司徒汐月能清楚的感觉到。

只是司徒静月突然出现,说这样的话,的确是非常莫名其妙。

她要做什么?坐山观虎斗?挑起司徒明月的怒火,然后看戏?司徒汐月依旧笑得呆萌,仿佛不知道危险到来似的。

“三妹,你怎么知道她骗了我?”

司徒明月此时最关心的还是轩辕尘渊,在她心里,没有比和越王最重要的人和事了。

“二姐姐,我的丫头在厨房听见五妹身边的人跟厨房里的人吹嘘,说和越王对五妹如何贴心,如何好!”

“就在前不久,和越王晚上还亲自送五妹回来!你说他们孤男寡女在马车上会做什么?”

“我们这个五妹妹,真是好本事。二姐,你和我都小看她了!”

司徒明月是炮筒性格,一点就燃。

而司徒静月则是抓住和越王是司徒明月的禁忌,煽风点火。

果不其然,她避重就轻的一席话,让司徒明月漂亮的眼睛瞪得好大,凶巴巴地看着司徒汐月,一副“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的模样。

仿佛司徒汐月真的抢走了轩辕尘渊,是横插在他们之间的“小三”似的。

“说起来啊,我们这个五妹妹真是厉害!”

“大姐姐和太子殿下感情那么好,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皇后娘娘非中意她。”

“如今,她明明知道二姐姐你对和越王有意思,偏偏横插一足,让我看了都心寒不已!为二姐姐你不值!”

司徒汐月终于知道,什么叫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了。

别看司徒静月平时一副清高,可远观不可亵、玩焉,多说一句话就会死的模样。

可背地里竟然这般——心肠歹毒!!!

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废话,恨不得司徒明月一剑削了司徒汐月似的,她不累,司徒汐月还替她觉得口干呢!

借刀杀人,这一招的确很妙!

“二姐姐,我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