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我已不是当初的我/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玉夫人素来疼爱她,常常夸她比司徒明月在习武方面用心,还想拉她进洪门……

若是没了司徒明月这个绊脚石,她说不定会被玉夫人养在膝下,有了玉夫人和洪门作为靠山,她的未来可就一片光明了——

司徒静月心里的小九九盘算的很好,她在想的同时,也这么去做了。

“五妹妹,小心!”

司徒明月在发现司徒静月的小动作的时候,已经晚了。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司徒静月一掌打在司徒汐月的后背上,“五妹妹!!!”

真的出手了!

司徒汐月眼里含笑,身子往前倒。

就在司徒汐月快栽进冰湖里的时候,一个矫健的身影出现,将司徒静月横扫在地的同时,将司徒汐月拦腰抱起,另一只手将水中的司徒明月提出水面,丢在岸上。

“你没事吧!”轩辕彻的冰山脸终于露出了焦急的模样。

“咳咳,我没事。”司徒汐月咳嗽了两声。

妈呀!

这个司徒明月下手真是狠毒,这可是要置她于死地啊!

还好她穿着楼破送的金丝软甲,将这一掌的力道化解,否则这次不死也伤,心肺绝对会被震伤。

再看司徒静月,狼狈地坐在地上,唇角染血,模样要多难堪有多难堪,完全是一副被摧残的小花模样。

“二姐姐,你没事吧!”

司徒汐月好心询问司徒明月。

在听到司徒汐月的声音后,司徒明月才反应过来。

“我,我没事。”

司徒明月被刚才的情形吓呆了,这会儿看到司徒汐月没事,她“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还好你没事,我还以为你会被她打死呢!吓死我了……”

面对偶尔表露出孩子气一面的司徒明月,司徒汐月有些无可奈何。

看来这个小辣椒也不是那么坏嘛!

“你让我很失望!”轩辕彻看着一声不吭,紧抿着嘴唇的司徒静月。

“师兄——”

一句失望,让司徒静月眼里最后的坚持,如同玻璃杯一样,破裂成碎片,割得她心里滴血。

“本王不是你的师兄,也没有你这样心肠歹毒的师妹!”

一想到刚才看着那个小人儿差点儿亡命的模样,轩辕彻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

若是,他晚来一步,司徒汐月的下场不堪设想!

离开司徒静月,轩辕彻走到司徒汐月面前,将她一个拦腰,抱了起来。

“喂,我没事!有事的是二姐姐!”

忽然被公主抱,司徒汐月有些惶恐,偏巧这轩辕彻的身高不低,那种一下子不接地气的空荡感觉,真是难以形容。

“我送你回去!”

发生这样的事儿,司徒易很快就知道了。

在司徒明月的哭哭啼啼中,司徒易终于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混账!混账!”

即便司徒静月是司徒易最疼爱的女儿,最有希望进入望天学院,可她今天做出这样手足相残的事情,还是让司徒易有些寒心。

更何况,这事儿还是寒王亲眼目睹,定不是诬赖!

若寒王透露一丝半毫出去,那司徒静月的前途算是毁了!

“把三小姐给我关到小黑屋去!谁都不许送饭,给我饿她几天!”

轩辕彻还在司徒府,司徒易的惩罚即便装模作样,也要做得彻底,不能让人诟病。

轩辕彻亲自把司徒汐月送到了藕香园,见自家小姐被抱回来,青瑶和丹朱吓得不行,连忙上前检查。

“我没事儿,就是背后有些疼,闷得慌。”

司徒汐月给了两个丫头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后对轩辕彻行礼,“多谢寒王相救!”

“很好玩么!”

轩辕彻忽然抓着司徒汐月的手,将她带入怀里,逼着她和他对视,脸上的寒气却愈发严重。

“若我没有及时出场,你打算怎样?和司徒明月一样泡在冰水里?”

“王爷,你说笑了——”

司徒汐月在轩辕彻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她觉得这样姿势别扭极了。

没错,她正是因为看到轩辕彻的身影,才会说那样的话刺激司徒明月,从而激怒司徒静月出手。

只是,司徒汐月没想到这些都被轩辕彻给发现了。

真是流年不利啊!

“小月月,你变了……”

见司徒汐月死不承认,轩辕彻叹了口气,将她松开。

“你以前,不会这样工于心计,非常单纯,非常可爱……我以为你是不同的,没想到你个其他女人一样。”

轩辕彻的这段没头脑的话,让司徒汐月有些恼火。

什么青梅竹马的回忆,乱糟糟的!

轩辕彻口口声声“小月月”,可是那个倒霉的司徒汐月早就已经死了两年!

“王爷,你也说了,那是以前。”

“正是因为司徒汐月以前单纯,没脑子,才失去记忆,才在这个司徒府过着连奴婢都不如的生活!才会被人陷害,被丢到家庙自生自灭!”

“如果我今天还是那么头脑简单,就不能站在这里被你教训,早就是一抔黄土了!”

被司徒汐月“吼”了一顿,轩辕彻紧抿着嘴唇,一声不吭,那张冰山脸阴沉的厉害。

“既然王爷看不惯我,我也不劳烦王爷关心。”

司徒汐月掏出轩辕彻送给她的玉佩,扔在他怀里。

“曾经的司徒汐月已经死了!”

“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过独木桥,我走阳关道!”

“再遇到今天的事情,麻烦王爷高抬贵脚,躲远点儿!省得被我利用,我还要挨您教训!”

司徒汐月转身,刚要走,却被带入一个硬邦邦的怀抱。

“喂,松手!”

司徒汐月用手肘猛地撞击轩辕彻的胸膛,反倒被他结实的肌肉撞得生痛。

在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后,轩辕彻将司徒汐月别扭的小肩膀掰过来,亲自把玉佩系在她的腰间。

“小月月,别闹了!这玉佩我送你了,就没想着要回来。”

“是我不好,没有顾虑你的感受。”

“我一直以为你在司徒府过得很好,就算看在雅兰姑姑的面子上,他们也不会为难你……我竟不知道你这般委屈,是我错了!”

轩辕彻的道歉,当司徒汐月有种天上下红雨的感觉。

这,这是个什么情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