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寒王的表白/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原以为轩辕彻会知难而退,没想到对方却更进一步,这让司徒汐月的脑子一时半刻有些转不过弯来。

见司徒汐月呆呆的,一双明艳动人的眼睛萌动地看着自己,轩辕彻坚硬的心顿时柔软下来。

“以前是我年纪小,没有能力保护你。如今,我回来了,定不会让你再受分毫委屈!”

“这玉佩,你不许再取下来!”

“我送出去的东西,还没人敢退回来!你是第一个,下不为例!”

方才还是软语地道歉,这会儿又硬邦邦,变得“凶悍”起来,显现出了一国王爷的威严。

司徒汐月真心想吐槽,皇家的人都是这样善变么?

本着好女不跟男都的原则,司徒汐月表现出前所未有的乖巧。

只等着请来的药师给司徒汐月仔细把脉,检查了身体,确定肯定司徒汐月需要再次静养,并没有大的问题之后,轩辕彻才离开。

轩辕彻出了藕香园,直接去了司徒易的书房。

在听说轩辕彻和司徒易长谈之后,司徒静月就彻底被关了禁闭,连过年都不能出来之后,司徒汐月衷心地笑了。

看来,有个青梅竹马保驾护航,好处的确是大大的!

自从藕香园回归到司徒汐月的怀抱之后,司徒静月这些天总是在她面前晃悠,一双冷冷的眼睛一直盯着她,就等着找出她的小尾巴。

面对这样一个跟班,司徒汐月自然是要想办法,让自己脱离她的视线。

否则,年三十晚上,有这样的一双眼睛盯着,司徒汐月又怎么去藏宝阁和宗祠寻宝呢!

如今,一切都按照司徒汐月的计划进行着,让她很开心。

只是司徒汐月千算万算,把宫里算漏了。

轩辕彻这日来,就是传达皇上的意思,除夕夜的宫宴,轩辕敬德命司徒易带司徒汐月参加。

皇后在这不久后传了懿旨,请梅夫人和司徒新月参加宫宴。

有了这两大佬的“示范”,苏贵妃也来凑热闹,专门点了司徒明月。

这下子,司徒府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其他世家和大臣虽然也有资格参加宫宴,可是他们只有嫡系儿女才能进宫,有幸目睹天颜。

司徒汐月参加宫宴,那是因为她高贵的出身,嫡系的身份。

至于司徒新月、司徒明月和司徒青云,这是怎么回事?

闲暇中的大官们开始揣测上面几位大佬的意思——

自从楼世家的独苗苗楼破出事儿之后,轩辕咫就被关了起来,听说这位太子可是消瘦了不少,皇后也因为太子的事情,大病一场。

原本皇后刘敏在太子妃的人选上,是中意司徒汐月的。

可这次她偏偏召了司徒新月,莫不是皇后爱儿心切,不忍心在拆散这对有情人?

至于苏贵妃那边,大家就更猜不透了。

按理说寒王和安国公府掌握着兵权,寒王已然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有了武将支持,若是能娶一文臣的女儿,自然是如虎添翼。

可是,苏雪儿点的却是司徒明月,那个江湖出身,带着草莽之气的司徒家庶女。

这这这,究竟有什么猫腻?!

上面有任何风吹草动,传到下面,就成大动静了,不亚于一场风暴。

在众人揣测圣意的时候,禾姜国终于迎来了除夕。

因为进宫,不能随随便便,司徒汐月还在舒舒服服地午睡,就被丹朱从床上“挖”了起来。

“啊——疼疼疼!丹朱,你轻点儿!”

司徒汐月还没清醒,丹朱已经开始在为她梳妆打扮。

“小姐,你平时简简单单也就罢了。”

“这次也是皇宫里举办的除夕宴,这可是马虎不得的!”

“今天我一定要把小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让那些平时嚼舌根的人把自己的舌头咬掉!”

“又不是去相亲,弄那么精致做什么!”司徒汐月打了个呵欠,“对了,司徒静月的手好些了么?”

提到这个,青瑶在旁边“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小姐,你说司徒静月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我去那儿的时候,分明闻到了月桂的味道。定是有人把月桂的汁液涂抹在她手腕上,才引来了老鼠,把她咬伤。老鼠可是最喜欢月桂了!”

“不过,她命大。虽然被咬伤了皮肉,却没伤着筋骨。”

“现在司徒易给她找了药师,过不了多久就会好的。只是,我偷听了药师的话,司徒静月的手怕是会留下疤痕。”

听青瑶这么说,司徒汐月微微一笑。

“阿弥陀佛!她用右手推了我,如今右手却被老鼠咬伤,真是报应啊!”

“不知道是哪位大侠为民除害,做了好事。若是见面,我定要好好感谢他!”

主仆三人聊着,时间很快过去,太阳已经西下,暮色铺满天空。

等丹朱说了句“好了”,一面镜子放在司徒汐月面前。

“小姐,您看看怎么样?”

对自己的化妆水平,丹朱是非常自信的。

丹朱这技术可是得了司徒汐月的真传,当初看到司徒汐月把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变成绝色妖姬时,丹朱可是对她的一手化妆术佩服的五体投地。

此时,镜子里的美人双眉修长且温柔,翘鼻挺拔且俏丽,樱唇娇嫩且红润,活脱脱一个美丽佳人。

“不错!可以出师了!”

司徒汐月左右仔细看了看,拿起炭笔,在眼梢点缀两笔。

立刻,原本明艳娇美的眸子,变得异常灵动,像猫眼一般,娇媚中带着犀利。

“小姐,您这是……”

见司徒汐月这般,丹朱眼睛一亮,表情更是欣喜。

“当了这么久的包子,自然是要让那些人开开眼,省得‘废物’这名头一直跟着我,也不枉费你们为我准备这么久。”

司徒汐月淡淡一笑,穿上了锦袍。

因为她偏爱蓝色,特别是娇嫩的粉蓝,而这次宫宴又是一件大事,所以司徒易连夜请人赶制了一套粉蓝的锦服。

衣服甚美,却没有合适的首饰。

就在丹朱发愁的时候,一套海蓝宝的头面被人送来,是楼破送的。

简直就像她肚子里的蛔虫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