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二货太子再次中计/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今,司徒汐月佩戴上海蓝宝的首饰,穿着粉蓝色的衣裙,外加丹朱的出色化妆术,可不就是个娇滴滴的小美人!

当司徒汐月出现在司徒易等人面前的时候,司徒易张大了嘴巴,有些呆了。

这还是司徒汐月么?

要知道当初,司徒汐月的废物名号里,有一个响当当的头衔,就是“无貌”啊!

至于梅夫人、司徒新月和司徒明月等人,更是看傻了眼。

“五妹妹这么穿,真好看!”

司徒明月来到司徒汐月旁边,围着她绕了一圈,“蓝色你穿着甚美!不过,我还是喜欢红色!”

自从司徒汐月英勇营救司徒明月之后,司徒明月一改往日凶悍的态度,和她亲近了起来。

等司徒明月能下床之后,每天都会跑到藕香园找司徒汐月玩儿。

这个结果,显然是司徒汐月当初并没有想到的。

“女孩子就应该这样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老爷,您看,汐月是不是有姐姐的风姿!”梅夫人很快回过神,一脸和蔼。

“若是姐姐还在,看到汐月这样,定是会很高兴!”

见梅夫人提到轩辕雅兰,司徒易的眼睛一暗,仿佛陷入对往事的回忆中,很久才回过神来。

“你今天这样挺好!很像你母亲!若是你能有你母亲一半,也就不会……”

说到这儿,司徒易顿了顿,把这个话题掐断。

“还是不像她的好!女儿家找个好婆家,相夫教子平安一辈子就成!”

“好了好了,快上车吧!等会儿进宫晚了可是会被圣上问罪的!”

司徒易的话有些莫名其妙,司徒汐月在车上想了很久,还是不明白他那话里是什么意思。

外加司徒明月和她乘坐一个马车,一直在她耳边兴奋地叽叽喳喳,司徒汐月只好暂时把这个困惑放下。

等终于到了皇宫,司徒易等人在宫人的领导下来到他们的座位。

一坐下,司徒汐月面前的光亮就被人挡住了。

“女人,你怎么才来!我等你好久了!”

楼破嘟着嘴,一脸傲娇。

当他的眼睛落在司徒汐月发间的海蓝宝发钗时,这个傲娇的少年终于笑了,精致的五官在红色锦衣的衬托下,异常绚烂。

“不错,挺适合你的!也不枉费我让人赶工出来!”

“你好些了?”

即便知道楼破是在装病,可是碍于旁边还有其他人,司徒汐月开口关心道。

“嗯,好多了!不过,若是见到什么让我不开心的人,说不定又会犯病——”

楼破说话的时候,指了指不远处。

司徒汐月这才发现轩辕咫正向他们走过来。

在楼破能下床之后,楼楠上书,轩辕敬德顺势把轩辕咫放了出来。

毕竟,轩辕咫是一国太子,大过年的还被关在地牢里,有些凄惨了点儿。

只是,这楼楠一直捱到今天早上才上书。

也就是说,轩辕咫直到今天上午才被放出来,还没时间缓冲,更没时间来恢复,就要参加宫宴。

楼破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压低嗓门,轩辕咫刚好听到,面色一窒,有些难看。

这原本就是楼破下套,让他钻了进去,才吃了这些苦头。

他没找楼破算账就不错了,楼破居然还在大庭广众之下要挟他!

实在是太过分了!

趁这个机会,司徒汐月上下打量了轩辕咫。

大约是关在地牢,虽然身为太子,在吃食上不会受多少亏待,可轩辕咫一直心高气傲,从来没吃过亏,哪里受过这样的羞辱?

这次轩辕咫栽了大跟头,外加上午才被放出来,所以即便他穿着太子服,可脸上的气色还是差了许多。

“小鬼,你给本宫等着瞧!本宫不会放过你的!你等死吧!”

轩辕咫走到楼破旁边,咬牙切齿道。

要挟楼破?

轩辕咫疯了么?

难道他没看到楼破藏在袖子里的扩音海螺!

司徒汐月心里为轩辕咫的愚蠢感到悲哀,她可是早就发现了楼破嘴角的坏笑,可他手里拿着的东西。

扩音海螺,是一种特殊的海螺,海上渔民用来喊话,类似扩音器。

即便轩辕咫刚才声音并不大,可楼破手里的扩音海螺看着就是好东西。

所以,在轩辕咫说这些恐吓的话的时候,扩音海螺将他的声音放大了无数倍,整个太和殿里的人都听到了。

“咫儿,你在说什么混账话!”

偏巧,皇上皇后正好这时候进来。

轩辕敬德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一来,就听到轩辕咫威胁楼破。

之前轩辕咫还一口一个冤枉,说是楼破坑他,现在亲耳听到轩辕咫的话,而且那话语中的杀气这么浓烈,让轩辕敬德如何不生气。

“父皇,儿臣没有……”

轩辕咫觉得自己有些霉,为何说这话正好被轩辕敬德听到。

在看到楼破妖冶的凤眼里的“我就坑你,怎么地”的神情,轩辕咫知道自己再次栽在楼破这小鬼身上。

“都是你这个混蛋!”

“你给朕住口!”见轩辕咫口不择言,轩辕敬德怒了。

“来人,把太子送回东宫,面壁思过三个月!”

“陛下,不要啊!”

皇后刘敏这下急了,立刻看向轩辕咫,“咫儿,快跟你父皇认个错,给楼家公子道歉!”

即便刘敏恨不得把楼破那个小屁孩千刀万剐,可这个关键时刻,还是得放下身段。

“本宫没有做错!是他太坏了,陷害我!”

轩辕咫指着楼破,“父皇,是他在挑拨!您可不能老糊涂,中了这个小鬼的奸计啊!”

“反了反了!”

轩辕咫当着文武百官,这般顶撞轩辕敬德,把他气得不行。

“把这个孽子给朕绑了!看来地牢的生活并没有让你长进,你真是太让朕失望了!”

“你这样凶残狠毒,以后如何善待百姓!朕今天要废太子!要废了你!”

一声“废太子”,让刘敏腿一软,跪在地上。

“陛下,万万不可啊!咫儿只是年轻气盛,所以才顶撞您的!他又没有大的过错,您这样,是不顾父子亲情啊!”

刘敏的话,让原本恼火的轩辕敬德,更加气愤。

“你是说他没错,是朕错了?”

轩辕敬德手指颤抖地指着刘敏,“好好!是朕错了!朕错在不应该让你生下这个孽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