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司徒汐月受伤/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人,把他捆起来!”

见侍卫们呆呆的不动,轩辕敬德一拍桌子。

“怎么,你们都不听朕的话了,都要造反么!”

被轩辕敬德的怒斥“吼”醒,立刻有人来到轩辕咫旁边,“太子殿下,得罪了!”

不等这人动手,轩辕咫将他推开,顺便拔出侍卫腰间的宝剑,指向楼破。

“都是你这个小鬼,害得本宫被父皇误解,本宫要杀了你!”

说时迟,那时快,大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轩辕咫动手,都隔得远,根本没有人能够阻止他。

“小心!”

就在轩辕咫的剑要刺中楼破的时候,一个蓝衣女子将楼破推开,锋利的剑直接刺进了她的左臂。

“女人!”

楼破翻滚在地上,刚站起来,就看到司徒汐月被刺中这一幕。

立刻,楼破眼睛红了,冲过去,一掌将轩辕咫打飞,把司徒汐月抱在怀里。

“女人,你怎么样?”楼破伸手按着司徒汐月的左臂为她止血,“你这个蠢女人,我会武功!谁要你多事的!”

被楼破一顿骂,司徒汐月恨不得咬他几口。

她怎么知道他会武功?!!

看楼破一副傲娇少年,小正太模样,还那么弱不禁风的,怎么都不相信他是个武者!

她还不是见轩辕咫来势汹汹,顾不得那么多么!

难道好心救人,反而还要挨骂么!

真是好心没好报啊!

“我没事,找机会带我离开!”

司徒汐月咬着牙,心里大骂着轩辕咫,这混蛋下手也太狠了!

她今天可是亏大了,左臂好疼,应该刺破了吧!

希望不要太严重,她还想借机会金蝉脱壳,回司徒府呢!

司徒汐月很快就被搬进了安静的偏殿,立刻有医女来为她包扎。

在听说司徒汐月左臂被刺穿,失血过多,晕厥过去,需要好好休息时,轩辕敬德上前,当着所有人给了轩辕咫一个耳光。

“咳咳——”

轩辕咫咳出一口血,模样非常狼狈。

刚才楼破那一掌差点儿把他的心肺震出来,他竟然不知道那个楼家的病秧子武功这般好,起码是青段五品。

十岁,青段五品,这比轩辕尘渊还要天才的天才啊!

轩辕咫心里忽然有些恐慌。

回想起方才楼破看他的眼神,冷得快要把他冰冻似的,仿佛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鬼,看着就让人害怕。

“给朕把这个孽障关起来,不许任何人为他说情!”

刚才的那一幕,可是把轩辕敬德给吓坏了。

万一轩辕咫刺中了楼破,杀死了他,那到时候地阶上品的楼夜发威,这个太和殿也就灰飞烟灭了。

就算刘敏身后有万魔山庄,可若是楼夜硬要来个玉石俱焚呢?

那他轩辕敬德岂不是要为这对愚蠢的母子陪葬?!

“陛下……”

刘敏还要为轩辕咫求情,直接被轩辕敬德打断。

“皇后身体不适,就要好好休息。”

“来人,送皇后回去。药师之前就说皇后需要静养,是朕忽略你了!”

“皇后先休息着,后宫暂时由苏贵妃帮忙打理,你就安心养病吧!”

轩辕敬德这话,直接剥夺了刘敏对后宫的管理权,让她脸上一片死灰。

轩辕敬德,你这是要赶尽杀绝么?

一直等刘敏和轩辕咫离开,太和殿才从刚才的惊悚一幕中恢复过来。

“司徒爱卿,医女说汐月流血太多,不易搬动,不如留她在宫里养几天,你看呢?”

在看到司徒汐月这个柔弱的小女子英勇地救下楼破后,轩辕敬德对她的印象大好,这样的勇气,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轩辕敬德发了话,司徒易自然站起来应下,并说这是司徒汐月的福气。

原本被轩辕咫的鲁莽行为打断的宫宴,没多久再次恢复了歌舞升平的热闹,仿佛一切都没发生似的。

对这歌舞,司徒明月没有什么心思看,干脆偷偷跑到司徒汐月所在的偏殿。

“你这个笨蛋,明明自己什么都不会,还这样救人!”

看到司徒汐月左臂被包扎的严严实实的,司徒明月开口骂了起来。

“真是不知道你怎么这么笨了!”

虽然司徒明月说话难听,但司徒汐月还是能感觉到她对自己的关心。

大概,那天在湖边,司徒明月的心态就发生了变化。

司徒明月的生母玉夫人原本是江湖中人,是个不拘小节的豪迈女子。

受她影响,司徒明月也不像平常的大家闺秀一样有那么多规矩,很讲江湖义气,现在,在司徒汐月在她眼里,就是个仗义的人。

“二姐,你好啰嗦。我睡了……”

“喂喂,你别睡啊!”见司徒汐月说着话就睡着了,司徒明月有些着急,连忙看着旁边的医女。

“她怎么了?”

“我给她的药力开了安神的药,她需要好好休息养伤。”医女解释道。

听说司徒汐月是真的睡了,司徒明月才放心。

“真是个笨蛋!”

司徒明月咬了咬嘴唇,给司徒汐月盖好被子后,才轻手轻脚地离开偏殿。

一直等医女和司徒明月走后,楼破才出现。

他已经脱下了刚才染血的衣服,换上一身干净的衣衫。

床上的人儿已经睡着,楼破轻轻地撩开她散落在额前的发,露出了司徒汐月的五官。

虽然司徒汐月闭着眼睛,可依旧能看出来她今天的妆容很仔细。

楼破笑了笑,拧了湿润的毛巾为她将脸上的妆容小心擦去。

“女人,没事儿整这么漂亮做什么?招蜂引蝶么?以后可不许打扮这么好看!只能让我一个人看!听到没有!”

司徒汐月没吭声,楼破最后为她擦了双手,又小心将她的手放进被子里。

“下次不许这么莽撞了!”

“我能保护自己,也能保护你。女人只需要站在男人背后,不需要抛头露面!天塌下来都有男人扛着,这是为人、妻的第一条准则!”

楼破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话才离开。

确定肯定门关上,脚步声消失,司徒汐月才缓缓地睁开眼睛。

这个楼破,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他一个小屁孩知道什么妻子丈夫的!真是浪费她的时间。

检查了左臂,司徒汐月确定没事儿,赶紧起身,借着夜色猫腰出了偏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