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阿鸾,你只能嫁给我/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出去了?”

在听到乘风传来的消息后,楼破皱了皱眉。

这个女人,受了伤还不安分,她这样急匆匆的,是要做什么呢?

一想到司徒汐月刚才说的,带她离开,莫不是她早就算计好了?连自己都在她的计划里面?

“找个人替代她,不能人发现她失踪了。”

“是——”

一身夜行服的司徒汐月,此时已经和黑暗融为一体。

虽然她左臂受了伤,可那只是轻微的擦伤,蹭了破,有道伤口罢了。

现在,趁大家都知道她受伤,在偏殿养伤,正好可以去司徒府的藏宝阁和宗祠一探虚实。

轩辕雅兰到底留给她什么?

她失去的记忆又是什么?

这些答案,司徒汐月一定要找到!

司徒府对司徒汐月来说,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就在她要到达藏宝阁的时候,一个身影将她拦住。

虽然来人一身黑色夜行服,一改他往日的装扮,可是他的琥珀金眸还是出卖了他的身份。

“怎么又是你!”

司徒汐月瞪大了眼睛。

真是阴魂不散,走哪儿都能遇到这妖孽啊!

“看来,阿鸾很不欢迎我啊!”

妖孽伸手,将司徒汐月拦在墙边,低头看着她。

“那天弃我而去,那么不仗义,阿鸾竟然一点愧疚都没有,反倒一见面就指责我,真是让人伤心。”

妖孽一出口,正敲打在了司徒汐月心虚的地方。

立刻,她换上一张呆萌的笑脸。

“我不是担心你,所以请帮手去了么!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晕过去了!我真心不是故意的!”

司徒汐月内心有些鄙视自己,见到这妖孽她必须摆出谄媚的笑脸。

可没办法啊!

人家是天阶高手,两人势力相差太大,她只能审时度势,屈服在某只妖孽的“淫威”之下。

对方的乖巧,让妖孽很受用。

特别是那双明艳娇美的眼睛,此时如同猫儿一般温顺,更是极大地满足了妖孽的虚荣心。

“真的是去搬救兵?不是弃我而去?”

见妖孽话语有所松动,司徒汐月连忙笑得殷勤。

师父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语——

师父还说,面对强大的敌人,要将自己压得很低,低到让对方放下防备才行。这世上,没什么比活下去更重要。

面对死亡,尊严神马都是浮云——

作为现代最优秀的赏金猎人,司徒汐月始终牢记着师父的每一句话。

譬如现在,这妖孽分明就是一副“我想玩死你”的表情。

她若不降低身段,变成橡皮泥,圆的扁的任由他捏拿,今天这事儿算是躲不过去。

“嗯嗯!”

司徒汐月乖乖地点头。

“你要相信我!就我这小胳膊小腿,能跑哪儿去呢!还不是躲不过您老的五指山!”

五指山,这是妖孽第一次听说这形容词,随后张开右手,仔细观摩了一番。

“阿鸾说的真好!你的的确确是逃不过我的五指山!”

说到这儿,妖孽突然一把扯开司徒汐月的衣服。

若不是这地方离藏宝阁近,司徒汐月不想惊动驻守藏宝阁的司徒世家地阶下品的武者,她一定会一口咬在妖孽不安分的手上。

“别动——”

见司徒汐月挣扎,妖孽干脆将她禁锢在怀里。

他的两只结实有力的长腿,直接将司徒汐月准备攻击他下盘的不安分的腿夹住,让她动弹不得。

“好狠心的阿鸾,你想让我断子绝孙么!”

妖孽妩媚一笑,一双凤眼含笑,看得司徒汐月一阵脸红。

妖孽!真是妖孽!

平白无故地抛什么媚眼嘛!难道不知道她也是凡胎肉身,对美男没有抵抗力!

见司徒汐月不说话,妖孽小心翼翼解开司徒汐月左手臂的绑带,随后摸出一只玉瓶,挖出一坨膏药涂抹在上面。

“雪肤生肌膏!”

在闻到幽雅的清香后,司徒汐月大吃一惊。

“喂喂,你这个败家子,不需要涂抹这么多!这简直是浪费!”

司徒汐月心疼地看着妖孽把一大坨雪肤生肌膏轻轻地敷在她的伤口上,立刻,一股清凉从手臂上传来。

“真是败家子!”

虽然嘴里还在嘟囔,可司徒汐月知道这妖孽是为她好。

这雪肤生肌膏是万金难求的疗伤圣品,用来对付这小小的剑伤,着实有些浪费。

“你这个女人,真是不安分!若是留下丑陋的疤痕,我就不要你了!”

“呸呸呸!我又不嫁你!谁稀罕!”

趁妖孽松开自己,司徒汐月连忙闪身离开他的怀抱,赶紧把衣服穿好,包裹得比刚才更加严实,生怕这妖孽再下“毒手”。

“阿鸾,你的身子不但被我看了,还被我摸了,以后你不嫁给我,还能嫁给谁?除了我,谁敢娶你?”

妖孽笑眯眯地一步逼迫上去,以一米九的身高优势,俯视着司徒汐月。

对方的话,让司徒汐月一阵脸红心跳。

“喂,你不要乱说,坏我名声!我可是清清白白的好姑娘!”

司徒汐月伸手抵着妖孽的胸口,阻止他更加靠近自己。

“还有,你别离我这么近!地方那么大,你站远点儿!”

妖孽见逗弄够了,收起了嬉笑的表情。

“阿鸾,你带着伤,还这般装扮回来,该不是想偷自己家的东西吧!”

被妖孽点穿,司徒汐月知道瞒不过这人,干脆大方地坦白了出来。

“才不是偷东西!我只是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噢?”

妖孽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不错!自己的东西当然要拿回来!阿鸾,要不我帮你?”

妖孽主动提出要帮忙,反而让司徒汐月心里起疑。

她刚回来,这妖孽就出现,分明就是一直盯着她,难道他也是为了轩辕雅兰留给她的宝贝而来?

见司徒汐月眼里有防备,妖孽无奈地笑了起来。

“阿鸾这般看我,莫不是以为我要夺你的宝贝?”

“你放心,我对这些没兴趣——”

我有兴趣的,是你!

这话妖孽在心里,没说出来,一双金色的眸子,却含笑地看着司徒汐月。

“阿鸾,要不要我帮你?我的酬劳很低,而且,绝对是你最得力的助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