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郁闷的小笼包/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词轩辕敬德并不陌生,因为他的皇后就是万魔山庄的人,说起来禾姜国跟万魔山庄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大陆上的强国,哪一个背后没有慈悲城的影子!

只是,不知道万魔山庄这一次派人潜伏在司徒府是什么意思——

当年他们已经毁了一个轩辕雅兰,如今又来做什么!

作为上位者,对一切都保持着怀疑态度,是他们的本xing。

万魔山庄的出现,打破了轩辕敬德多年以来的安逸生活。

按规矩,慈悲城是不允许cha手大陆事务的,所以即便慈悲城里的势力在大陆上各自划分阵营,可他们并没有真的干预过这些国家的事情。

十年前的事情,已经是一次例外。

如今,万魔山庄再次破例出现,让轩辕敬德不得不怀疑这又是一场阴谋的开始。

不过,司徒世家并没有来求他,轩辕敬德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私下里却提高了警惕。

毕竟枕边躺着万魔山庄的“眼线”,这些年轩辕敬德从没有舒服过。

只是,他刚寻了借口让皇后刘敏闭宫反省,万魔山庄的人就出现在京城,这真的只是巧合么?

还是……万魔山庄一直都潜伏在禾姜国,如今只是借机会提醒他?

除夕夜的一场闹剧,吹皱了京城平静的湖水,扰乱了司徒世家,也影响了禾姜国最高执行者轩辕敬德的决断。

唯一没扰的,反而是这闹剧的当事人——司徒汐月。

这人把司徒府搅了个天昏地暗,自己却在皇宫里舒舒服服地养伤,仿佛外面发生的一切都和她没有关系。

可谁又会想到,整件事情是这个司徒府的废物做的呢?!

看着司徒汐月在皇宫吃得好,睡得好,过着猪一样的生活,楼破打心底羡慕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一想着司徒汐月身边一直有人盯梢,向宫里那位汇报她的一举一动,而眼前的女人始终不知情,自己却要忙着为她收拾烂摊子,楼破就忍不住叹了口气。

偏生,他这辈子就栽在她手里,只能顺着她,依着她,让着她,被她欺负,帮她摆平一切……

偏巧,这些他做起来也得心应手,也甘之如饴。

这大约这就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吧!

“喂喂,你游神去哪儿了?”

司徒汐月伸手,在楼破面前晃了晃。

从刚才他进宫看她到现在,已经发呆有一盏茶时间了。

看着楼破吹弹可破的肌肤,司徒汐月手痒痒,捏了上去。

果然,水润光滑,比女子的肌肤还要娇嫩,让司徒汐月羡慕不已。

“阿楼,你想什么呢?”

司徒汐月撞了下楼破的肩膀,眼里都是调笑。

“这春天还没有到,阿楼怎么就开始思春了呢?”

见司徒汐月这般戏弄自己,楼破傲娇地扬着小下巴,“哼”了一声。

“女人,你都要变成猪了!看你吃了多少东西!你就不怕长胖了嫁不出么?”

说话的时候,楼破漂亮的凤眼还扫了眼司徒汐月面前的点心、瓜果、零食……都可以开一个零食铺了。

他第一次知道司徒汐月这般能吃。

那些女儿家不都是为了保持窈窕的身材,努力克制内心对美食的向往么?为什么到这女人身上,完全变了?

“你知道什么!我现在是长身体的时候,不多吃点儿,以后就是小矮个了。”

提到身高,司徒汐月就来气。

她如今十五岁,快到十六岁,可是身高只有160,胸前也只是两只刚发育的小笼包。

要知道她前世可是身高170,胸围36D的大美女啊!

如今反倒变成了萝莉,真是不甘心!

“原来是这个!”

楼破心中困惑被解开,笑了起来,“放心,我不会嫌你矮的!”

楼破的话,让司徒汐月更加恼火,伸手掐在他的脸颊上,又蹂躏了好久,才收手。

司徒汐月和楼破的互动,被一五一十地记载下来,经过乘风之手改了一遍,被送到了晋华殿。

刘敏虽然被轩辕敬德关了起来,而且掌管六宫的权利也下放给了苏雪儿,可并不表示这个皇后徒有虚名。

毕竟,这么多年,这宫里上上下下,早就有了刘敏的眼线。

“没想到,你那么关注司徒家的废物!”花弄玉翻了翻,把本子丢在桌上。

这几日记载在着司徒汐月每天吃了多少,怎么睡觉,谁来探访了她,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而且看内容,怎么都觉得司徒汐月就是个只知道吃喝拉撒的蠢女人。

自从逃离司徒世家后,花弄玉就带着张嬷嬷,也是万魔山庄的61号,进了皇宫,大摇大摆地住进了皇后寝宫。

这渔阳城,没有比皇后的华阳殿更安全的地方了。

更何况就算花弄玉万魔山庄的背景暴露,司徒易他们,也奈何不了她。

毕竟和花弄玉作对,就是和万魔山庄作对!

司徒府想找她麻烦,还要掂量掂量自己的能力!

唯一让花弄玉恨得牙齿痒痒的,是除夕夜的罪魁祸首。

自己原本已经成功的潜伏到了司徒府,没想到被人害得现在只能躲在皇宫里。

若让她知道坑她的人是谁,她花弄玉发誓,一定让对方好看!

“左使大人,司徒汐月毕竟是轩辕雅兰留在世上唯一的血脉,要想找到《五龙天书》,还是要从她身上下手。”

“轩辕雅兰当年既然有胆将那孩子从慈悲城带出来,这《五龙天书》也一定是她藏了起来。”

即便刘敏是皇后,可是在花弄玉的面前,她依旧只是万魔山庄的47号,尊卑有序,在花弄玉面前,刘敏也只能站着。

听了刘敏的话,花弄玉打了个浅浅的呵欠。

“她嘴巴那么硬,当初宫主用尽十八种刑罚,折磨了她三个月,都没有从她嘴里耗出东西来,真是让人佩服!”

“就算最后她自己的亲生儿子死在面前,也没有背叛大宫主。连宫主都非常欣赏她,恨不得将她收做麾下。”

“只可惜,轩辕雅兰一心只认大宫主——”

“若不是她认死理,又怎么会……呵,所以说,自作孽,不得活。”

【作者题外话】:汗滴滴,下次不犯这样粗心的错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