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陈年往事/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弄玉摇曳地站起来,纤细的腰肢,仿佛轻易就会被折断似的,即使穿着普通的宫装,也妖媚十足。

“47号,宫主派我敦促你,命你早日找到《五龙天书》。”

“我不管你过程如何,但是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实在不行,直接抓了她严刑bi供得了!”

见花弄玉这般说,刘敏连忙摇头,“左使大人,万万不可。”

“当年宫主也用过此招,甚至对她下咒,可司徒汐月被咒反噬,不但没有问出答案,反而失去记忆,很长一段时间都有些呆傻——”

“呆傻?”

在听到这个词后,花弄玉笑了。

“47号,你看现在的司徒汐月和呆傻可有丝毫关系?说不定她早就恢复记忆了。”

“不可能!”刘敏否认,“宫主的离心咒没有任何人能解开——”

“要是她手里有《五龙天书》呢?那解咒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花弄玉瞥了刘敏一眼,对她的智商表示怀疑。

“宫主着急寻找《五龙天书》的目的,你是清楚的。”

“风之谷的《五龙天书》原本就是我万魔山庄的克星,所以宫主才急切地想找到《五龙天书》,要毁掉它。”

“如果《五龙天书》真的在司徒汐月手里,47号,你可是失职了——”

花弄玉的轻笑,让刘敏顿时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刘敏一直都认为司徒汐月是个胆小怯懦的废物,毕竟她明里暗里盯了司徒汐月这些年,从来没有任何纰漏。

可现在花弄玉这么一说,刘敏忽然觉得有这个可能xing,而且是很大的可能。

回想司徒汐月这次回京后的那些举动,无论是当众训斥太子,还是拿下芙蓉剑,又或者斗败欧阳德……

尽管她的每次行为都不至于一鸣惊人,可是和之前的司徒汐月相比,还是有了很大的反差。

至少,性格不那么懦弱,脑子也变得机灵起来,甚至,更加吸引人目光……

难道,司徒汐月真的得到了《五龙天书》?

想到这儿,刘敏脑子里浮现出了宫主的面容,立刻打了个寒颤。

若这假设是真的,她这么久竟然没察觉,定是会被宫主责罚!

她不是轩辕雅兰,没那么硬的骨头,扛不住那么多刑罚——

见刘敏脸上露出怯意,花弄玉“哈哈”大笑起来,笑的,花枝乱颤,乌发里的金步摇一阵摇晃,轻轻地拍打着她美艳的脸。

“47号,几年不见,你胆子还是这么小!”

花弄玉一直笑出了眼泪才罢休,她伸手,娇柔地擦去泪珠,笑盈盈地看着刘敏。

“当年,你和轩辕雅兰可是义结金兰的姐妹,一同侍奉大宫主。没想到,你倒是差她太多太多——”

花弄玉话语中的轻蔑,刘敏如何不知。

只是许久没有人拿她和轩辕雅兰作比较,外加这些年身居后位,也学会了后宫的那些谋略,又有花弄玉左使的身份压着,让刘敏硬生生地将这口气咽下,依旧笑得温和。

“左使大人说笑了……”

“呵呵,我是不是说笑,你心里清楚。”

“不过话说回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她比你强,下场却是那么惨淡。而你,成了禾姜国皇后,将来会是尊贵的太后,最后还是你赢了。”

作为宫主的左右手,花弄玉自然有她骄傲的资本。

她的名字是宫主亲赐,自幼养在宫主身边,得宫主真传,在万魔山庄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当然不会把刘敏这种在万魔山庄只有编号的小奴放在眼里。

又打了个呵欠,花弄玉扭着腰肢,来到床边,懒洋洋地躺在刘敏的凤凰床上。

“算了,不逗你了!我已经查了,《五龙天书》不在司徒汐月身上!”

“至于怎么找到它,那是你的任务了!你出去吧,别扰了我睡觉——”

花弄玉这般捉弄自己,让刘敏非常恼火。

好歹她也是一国之后,高高在上了这些年,现在突然被人压了一头,刘敏心里怎会不生怨愤。

“怎么?你不服?”

大约是察觉到了刘敏身上的阴晦之气,花弄玉睁开眼,单手撑着下巴,看着刘敏。

“没有。”刘敏连忙恭敬地低着头。

笑话,对方身份比她高,身手也比她强,这世上原本就是能者居上,她又怎能说一个“不”字。

花弄玉笑而不语,一双美目紧盯着刘敏,想要把她看穿似的。

一直等刘敏头上有了汗珠,身形也有些摇摇欲坠后,花弄玉收回了眼神。

“47号,看来你成了尊贵的皇后娘娘,就不把本左使放在眼里了——”

“不,47号不敢。”

刘敏撑着身子,跪在花弄玉面前。

刚才花弄玉使出那一手,刘敏如何不知道对方是在教训自己。

花弄玉可是宫主的爱徒,又岂是她能得罪的!

“不敢就好!不过,你惹了本左使不开心,从今以后就睡在偏殿,你这里正宫暖和,以后就是我的地盘了。”

堂堂一国皇后,被人赶出自己的正殿,刘敏觉得自己找个皇后也太窝囊了。

不过,她又能怎样呢!

现在刘敏只希望自己能快点儿找到《五龙天书》!

等她立下大功,宫主一定会重重奖赏。

到时候她就不再是只有编号的小奴,一定会升为“花”字号的人,那就再也不用受窝囊气了!

一想到除夕夜,轩辕敬德丝毫不顾及这么多年的夫妻情分,在文武百官面前这般扫她和轩辕咫的面子,刘敏心里就有委屈,还是天大的委屈。

你们等着吧!等我拿到《五龙天书》,这一切就会改变!

这江山是我儿子的,我以后会是天下最尊贵的女人!

到那时,轩辕敬德这个皇帝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一想到幸福的未来再向自己招手,刘敏信心大增,终于露出了今天第一个会心的微笑。

“来人,传本宫懿旨,司徒汐月蕙质兰心,忠勇仁孝,深得本宫喜爱,特赐雨蝶令一枚,可随时进宫。”

刘敏的赏赐,让司徒汐月有些“受宠若惊”。

说起来,她和这个皇后并没有太多交集。

冬祭上司徒汐月忙着应对欧阳德,只是远远看了刘敏一眼,除夕夜刘敏还没坐下,就被轩辕敬德赶走了,司徒汐月也没有时间好好观察这个皇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