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和皇后的第一次接触/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于对雨蝶令的感谢,司徒汐月在养伤七日,在离开皇宫那天,亲自去了晋华殿拜见刘敏。

虽然刘敏被禁足,可并不代表人不可以去看她。

这一次,司徒汐月终于见到了端庄方高贵的刘敏。

“好孩子,快过来让我看看!”

不等司徒汐月行礼,刘敏就上前拉住了她的手,十分亲和,一点儿架子都没有,称呼上也没有用“本宫”,倒和轩辕咫的骄傲不大相同。

刘敏执意要求司徒汐月坐在自己身边,见推脱无效,司徒汐月只好“小心”地坐下。

“你长得真像你娘——”

刘敏定定地看着司徒汐月的五官,心里翻起了千重浪。

当初,轩辕雅兰事事比她强,处处压她一头,也常常被人拿来与她作比较,让刘敏恼怒不已。

现在,正如花弄玉说的,无论轩辕雅兰如何强,都是死人一枚,她才是禾姜国的皇后,未来的太后。

她的儿子英俊潇洒,是未来的一国之君,反观轩辕雅兰的女儿,根本就没有继承母亲的出色——

这真是……风水轮流转,大快人心啊!

一想到自己终于胜了一筹,刘敏嘴角露出了一个快意的笑容,而这笑意,被司徒汐月敏感地捕捉到了。

皇后,似乎想到了很开心的事情!

司徒汐月心里的警钟敲打了起来,莫不是皇后还想把她和轩辕咫凑在一起?

这事是万万不能的!

大约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刘敏连忙用咳嗽来掩盖。

“来来,喝茶!”

刘敏亲自倒了茶,递给司徒汐月。

“我和你母亲当年情同姐妹,刚才看到你,让我不禁想到了你母亲的很多趣事。”

“你不要笑话我!人真是上了年纪,就开始喜欢回忆了!喝茶吧!”

刘敏像个和蔼可亲的长辈,一直温言细语地跟司徒汐月说话。

说话的内容,无非是爱吃什么,平时喜欢做些什么,读过那些书等等,都是些再普通不过的家常话了。

而司徒汐月,也保持着她的“本xing”。

偶尔迷糊,偶尔结结巴巴,偶尔窘迫回答不上来,完全符合她的“废物”形象。

见从司徒汐月嘴里套不出什么话来,刘敏有些失落。

难道真的只是她妄自揣测么?

仔细想想,司徒汐月其实也并没有多大能耐。

冬祭那日的比试,她在事后听说是安国公府的世子教导了司徒汐月。貌似,这废物和安国公世子挺有缘分,几次都出手相助……

这么说来,也并不是她的真本事!

司徒汐月的表现,将刘敏心里的疑惑打消了一点点。

可是事关《五龙天书》,花弄玉又是那般半真半假地说了一些话,让刘敏不得不慎重对待。

一直看着司徒汐月吃完了盘子里的点心,坐实了“吃货”这个名头,刘敏缓缓地松了口气。

又过了一会儿,司徒汐月的小脑袋开始一点一点,似乎有些困意。

“汐月?汐月!”

在轻声叫了两次,确定司徒汐月入了“谜”,刘敏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伸手捏着司徒汐月的下巴,打了个响指。

奇怪的是,在这响指之后,司徒汐月突然地睁开了眼睛,只是眼神有些木讷,像木头人一样。

“司徒汐月,本宫问你,《五龙天书》是不是在你手里?”

“不……不在……”

刘敏对自己的催眠术很是自信,在听了司徒汐月的话后,她有些泄气。

果然,不在司徒汐月的手里。

可是刘敏不甘心,继续问道,“那你知道《五龙天书》在哪里?你娘藏在哪儿了?她是不是告诉你了?”

一连串的问题,让司徒汐月有些“无所适从”,皱着眉头,纠结了好一阵后,摇了摇头。

“不知道……不知道是什么……”

司徒汐月的话彻底将刘敏的信心击垮。

虽然十年前对司徒汐月的审讯刘敏没有资格在场,是宫主亲自做的,可事后的结果尽然是司徒汐月被离心咒反噬,失去记忆。

现在刘敏亲自催眠司徒汐月,得到了这样的结果,让她一直以来心里有的念想,彻底被摧毁。

怎么能这样!

刘敏现在恨死了轩辕雅兰,连同她的女儿司徒汐月,刘敏也恨上了。

一想到《五龙天书》下落不明,离宫主要求的最后期限却越来越近,刘敏捏着司徒汐月下巴的手忍不住暗暗施力,在她白嫩的下巴上,留下了一快青紫。

该死的轩辕雅兰,自己不识时务,讲究忠义也就罢了,何必祸害他人!

连她的女儿都不知道《五龙天书》在哪儿,这让刘敏从何下手!

“你再不松手,她会被反噬的——”

就在刘敏心里咒骂轩辕雅兰的时候,手上一阵痛,花弄玉一巴掌打了过来,让刘敏不得不松手。

“左使大人,既然司徒汐月不知道《五龙天书》的下落,轩辕雅兰到底会把它藏在哪里呢?”

在看到司徒汐月下巴的淤青后,刘敏有些懊恼,怕露了痕迹,拿了膏药给她涂抹了上去。

“司徒府。”

花弄玉抚摸着自己修长手指上的蔻丹,轻声说道。

“为什么左使大人这么肯定?”

刘敏的声音中充满了怀疑。

若《五龙天书》真的在司徒府,梅夫人这十几年怎么可能没有找到蛛丝马迹?

难道梅夫人有隐藏?

不可能!梅夫人是她一手培养出来的,不可能背叛她——

看出刘敏多疑的xing子又开始蠢蠢欲动,花弄玉轻嗤了一声。

“虽然没证据,但是我有直觉。”

“47号,你也不想想,这次的事情,司徒府为什么会闹那么大的动静?”

“虽然我不知道是谁坑了我,可是我应该感谢这人。正是他打草惊蛇,才让我看到了司徒府的态度。”

“那天,司徒易的表情可不是一般的慌张,定是丢了什么珍贵的东西。”

“我知道你安cha了棋子在司徒府,可是你确定你的棋子能进藏宝阁?能进司徒府的核心内部?”

花弄玉的话,让刘敏瞬间清醒了不少,似乎看到了行动的方向。

等司徒汐月醒来,花弄玉已经不在,刘敏依旧是一副慈爱的面孔,一脸关切,“睡好了么?看来你伤还没大好,需要好好休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