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楼破的小算盘/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后,刘敏赏赐了许多精美绸缎和各种精致首饰给司徒汐月,还亲自送司徒汐月出了晋华殿。

若司徒汐月还是以前的那个柔弱的废柴,自然对刘敏的亲近和这番赏赐会感激涕零。

可惜,刘敏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现在的司徒汐月早就脱胎换骨,不是她能掌控的!

从司徒汐月走进晋华殿,闻到异香开始,她就知道对方设了局在等自己。

偏巧,无论茶水还是点心,司徒汐月都从中尝到了异样。

而司徒汐月本身也是催眠高手,自然不会轻易就被刘敏控制,也就听到了刘敏和花弄玉的那番话。

“《五龙天书》——”

马车上,司徒汐月红唇微启,露出了好看的弧度。

“娘,你留给我的,该不是她们苦苦寻觅的《五龙天书》吧!”

至于花弄玉,司徒汐月已经猜到了她的身份——她就是冒充老太太的人。

只是司徒汐月万万没想到,花弄玉和刘敏是一路人,而且,同属于万魔山庄。

自从司徒府出事,即便司徒易遮掩的很好,可楼破还是将打探来的消息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司徒汐月,包括司徒易认定假老太太是万魔山庄的人,这件事情。

万魔山庄……

司徒汐月胸口一闷,难道轩辕雅兰和万魔山庄有关系?

如果去万魔山庄,是不是就能找到轩辕雅兰了?

司徒汐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没有留意到马车里多了个人。

等司徒汐月回过神来,楼破正表情严肃,伸手触摸向她的下巴。

出于身体本能,司徒汐月想躲开,没想到楼破这次任了xing,将她调皮的手捉住,定定地看着她下巴上的青紫。

“谁干的?”

楼破的声音隐藏着一股子即将爆破的愤怒,司徒汐月离得近,正好感受到了。

只是她没想到,楼破身上竟然有这样强势的压力!

“我不知道——”

司徒汐月打算装傻,“大约,是我不小心撞着哪儿了!”

司徒汐月说完,冲楼破呆萌一笑,漂亮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浓密的长睫毛,像两只蝴蝶一样,轻轻地忽闪着,瞬间化解了楼破身上的煞气。

“笨女人!也不知道小心照顾自己,都多大的人了,还这样!”

楼破哼了一声,松开手,拿出一只瓷瓶,到处一滴露水在指肚上,轻轻贴在司徒汐月的下巴上。

“什么好东西?”

司徒汐月抬着头,翘着下巴,任由楼破为她涂抹。

那露水,带着一股果香,闻着异常甜美,让司徒汐月很是好奇。

“美人泪。”

楼破离司徒汐月很近,近到都能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幽幽chu女香。

那股子甜美的味道,完全将美人泪的香味压制下去,让楼破的脸颊立刻红了起来。

在擦好瘀伤之后,楼破赶紧退到一旁,平复他“砰砰”的心跳,生怕自己一个受不住诱惑,现了原形。

“美人泪?!”

司徒汐月没有注意到楼破的窘迫,一把从他手里把瓷瓶抢了过来,“好东西!归我了!”

对方这般自觉,让楼破有点儿“欲哭无泪”。

好在,他的东西,就是她的东西,无差。所以即便这一瓶美人泪,价值连城,司徒汐月想要,那就给她呗。省得她日后受伤,再弄得青一块紫一块——

等心里那股子热劲儿平息下来,楼破含笑含向司徒汐月。

“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都进来这么久,你还在发呆。莫不是,思春了?”

见楼破将自己说的话,原封不动地还给自己,司徒汐月大方一笑。

“思春有何不可!我快要及笄,也到了嫁人的年纪。”

“哪个少女不怀春?我提前憧憬一下,也是正常!”

司徒汐月这番火啊说得楼破心里痒痒,对眼前这个少女是又怜又爱。

偏生他现在只能以这幅少年的模样出现,就算心急,也吃不了热豆腐,更做不了什么,真真是急死人了!

一想到司徒汐月要及笄,及笄之后就能嫁人,楼破妖冶的眼眸一闪。

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她都要及笄了……

看来,有些事情需要提前。

司徒汐月回到司徒府后,各种赏赐跟着来到司徒府。

皇后刘敏阔气地赐给司徒汐月很多礼物,皇贵妃苏雪儿也不甘示弱,奖了一堆礼物。

后宫有了这两位大佬的示范,那些稍微排上名的宫妃都纷纷向司徒汐月示好,各式各样的礼物堆满了藕香园。

女儿得到贵人的喜爱,让司徒易阴沉了几天的脸,稍稍好看了一些。

自从藏宝阁的宝贝丢失,花弄玉潜逃,司徒易的心情一直不好。这几天,无论他用什么办法,司徒青云都咬定自己是无辜的,是被人陷害的。

可司徒剑却认定,那黑衣人就是司徒青云。

因为司徒青云刚进入蓝段六品,偏巧那夜的另一个黑衣人,就是蓝段六品。

一边是亲生儿子,一边是家族中唯一的地阶下品,让司徒易夹在中间非常为难。

好在,有薛姨娘和司徒楚月,还有一干丫环仆役作证。

证明除夕夜这母子三人的确在一起,才为司徒青云解围。

不过即便洗刷了清白,可司徒青云还是有些受挫,他从来就是司徒府天之骄子一样的存在,现在却被当做疑犯关押了好几天,让他骄傲的心如何能接受。

出于安慰司徒青云,司徒易承诺不送司徒楚月去家庙,将她留在司徒府。

既然放了司徒楚月,司徒静月也被司徒易顺便放了出来。

毕竟这女儿也是司徒府的骄傲,而且过不了多久,就是荣华杯争霸赛,还需要司徒静月为司徒府的辉煌再添上一笔。

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司徒汐月并没有太多惊讶。

司徒易原本就是个墙头草似的人物,风往哪儿吹,就往哪儿倒,他这般没原则没底线,又不是第一次了。

好在,自从坠湖的事情之后,司徒明月开始和司徒汐月亲近起来,有事儿没事儿总是跑来找她玩。

有人来找司徒汐月麻烦,也被司徒明月挡了回去。

虽然司徒汐月在司徒府是不受宠的嫡小姐,废物一枚,可司徒明月背后是武林盟主,有洪门,还有玉夫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