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麻烦来啦/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司徒汐月喜欢手链,欧阳智松了口气。

这手链是他跑了好几家首饰店,亲自设计图纸,让首饰店老板做出来的。

司徒汐月喜欢蓝色,这点儿他早就猜到了,所以送礼也投其所好,果然不辜负他的一番功夫。

见司徒汐月将手链戴上,欧阳智脸颊微微发烫。

她喜欢,真好!

看着这个笑容清澈的少女,欧阳智觉得心里的一盏灯被点亮了。

要是能一直这样看着她,多好!

欧阳智被自己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着了,连忙心虚地打量四周。

还好,其他人都在和司徒汐月打招呼,没有人留意到他的心思,也让他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小秘密。

只是,一想到自己气魄没了,欧阳智低下了头,眼眸晦暗起来。大家都认为司徒汐月赢了欧阳德是侥幸,甚至是使用了伎俩,不是真本事,只是运气好。

可只有他知道,司徒汐月一定不是她外表表现出来那边无能。

作为欧阳世家子弟,欧阳德接受的是欧阳世家正统武学。他有多少本事,欧阳智清楚,绝对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能打败的。

唯一合理的解释是,司徒汐月根本就不是废物,反而很厉害!

若真是这样,那他和她的差距也就太大了……

不过,事情也不是没有转机。

一想到羽鹤公子就在渔阳城,欧阳智的信心又如同火苗一样,燃烧了起来。据说普天之下没有羽鹤公子治不好的疑难杂症,说不定他就能治好自己呢!

关于欧阳智少年懵懂初恋的心,司徒汐月自然不知情,更不知道在未来的岁月里,这少年会以他的方式,成为她的忠实铁杆。

校园的生活是司徒汐月憧憬了很多年的。虽然现在换了大背景,可她依旧很享受在百川学院的生活。

自从除夕夜,“舍身”司徒汐月舍身救下楼破后,就被楼家当做了大恩人。

各种珍奇玩物,稀有药材,都被楼楠送到司徒府,并派专人护理。说是护理,其实是楼楠派人看着这些东西,省的被司徒易弄走了。

有人扮黑脸,司徒汐月自然乐意。

可是自从那日她从皇宫出来,楼破再也没有出现在她面前。

若不是楼楠派来的人每日都会带来楼破的亲笔信,司徒汐月甚至觉得楼破消失了。

所以一下课,司徒汐月去了楼破所在的武学院,想去看看他。

虽然那个傲娇的少年平时总是跋扈张扬,可他是她在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甚至,算是密友吧!

武学院在百川学院的南侧,占地面积广,不是初级班能比拟的。

穿过练武场,司徒汐月正准备去武学院的教室,四个女生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将她拦住。

为首的少女一身艳紫色紧身服,气势汹汹,看司徒汐月就像看待仇人似的。

“你就是司徒汐月?”

欧阳莲捏紧了手中的皮鞭,上下审视司徒汐月。

“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弟就是死在你手里?”

原来是来找茬的!

欧阳莲,欧阳德的亲姐姐,也是武学院的学生。

司徒汐月抬头,看到了不远处正在冷笑的司徒明月,心里立刻若明镜一般。

欧阳莲这么快知道她的行踪,一定离不开司徒明月的推波助澜。

没想到司徒明月这般恨她!

“喂,你说话啊——”见司徒汐月闷不啃声,欧阳莲上前推了她一把。

虽然是“推”,可欧阳莲手里藏着一股阴气,不等她靠近,司徒汐月后退两步,假装被bi退,直接化解了这股阴气。

她退的急促,没有注意到身后来人,只等落入那人怀抱,司徒汐月才惊觉过来。

谁?!

司徒汐月反手成掌,回头看到楼破亦梦亦幻的笑脸。

“怎么,想谋杀——”

“亲夫”二字,楼破很想说出来,但是怕司徒汐月羞恼,更怕误了自己擒美的大事,所以硬生生吞了进去。

“阿楼……”楼破的出现,打消了司徒汐月内心的担忧。

那日在宫宴上,亲眼见到楼破打飞轩辕咫的情景,司徒汐月诧异不已。

没想到楼破竟然是深藏不露的人,只是他身子病弱的确是事实,两人平时打闹时,她曾偷偷为他把过脉。

原本她还担心楼破身体是不是生病,要不是楼楠一口一个保证楼破没问题,她早就去楼府了。

现在见到楼破依旧是跋扈嚣张的模样,司徒汐月的担心真的放下。

“阿楼,你似乎长高了许多!”

司徒汐月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惊讶地看着楼破。

他以前明明和她一般高,这才几天时间,他怎么比她高出一截了?

即便是青春期发育,也没这么快的啊!

见司徒汐月终于观察到重点,楼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珍珠似的牙齿,在阳光下莹莹生辉,为他的俊容更增添了几分颜色。

“这样才能英雄救美啊!”

楼破说这话的时候,司徒汐月才察觉自己还在他怀里。

这傲娇少年虽然性格臭屁,可是怀抱似乎,并不那么单薄,甚至有种温暖可靠的感觉。

一想到这个,司徒汐月连连摇头。

她这是怎么了?

老想一些有的没得,对方不过是个小少年啊!

就在司徒汐月想从楼破怀中挣脱的时候,欧阳莲冷笑一声,皮鞭指向楼破。

“喂!病秧子!这是我和司徒汐月的恩怨,你要是不想惹事,就滚开!别杵在这儿!省得刀剑无眼!”

“我可不管你是不是楼家的独苗苗,我欧阳莲的鞭子可不认这些!”

“病秧子”?!

在听到欧阳莲这般称呼楼破的时候,司徒汐月原本温和平润的表情,变得冷冽起来。

不错!

她的确喜欢扮猪吃老虎,然后趁机给人沉重一击。

可这并不表示她是真的废物!

楼破是她司徒汐月认可的挚友!无论他身份如何,本事如何,她绝对不允许人这般欺辱他!

司徒汐月的变脸,楼破自然看得清楚。

她这般在意他,恐怕是司徒汐月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

想到这儿,楼破脸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温柔来。

【作者题外话】:小金宝的读者群:83984103敲门砖:文名,或者文中人物名皆可欢迎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