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司徒汐月是我的女人/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破平时“嚣张跋扈”成xing,外加一张魅惑众生的脸,让他看起来带着三分戏谑,七分冷傲,从来都是不沾人间尘埃的妖孽。

如今这罕见的“温柔”,倒是将他的邪魅融化了几分,围观看热闹的人们直接看呆了。

这样小的年纪就这般,再过几年岂不是倾国倾城了?

果然是妖孽啊!

就连原本想要找茬的欧阳莲,这时也看得发愣。

“她的事,就是我的事。”

楼破依旧紧紧地搂着司徒汐月,不容许她挣开,宣示着自己的霸权。

“喂,松手!你别太过分了——”

不知为何,司徒汐月觉得今日的楼破和往日不太相同,似乎改变了很多,但又不知道改变在哪儿。

“死女人,别人都欺上门了,我们要同仇敌忾!”

楼破才不会管那么多,反正他喜欢她的事情迟早要曝光,还不如大大方方。

更何况这么久没见到司徒汐月,她哪儿知道他心里的焦虑和ji渴。

就像干涸了许久的田地忽然遇到甘露似的,司徒汐月就是他生命中的甘露。

两人私下的嘀咕看上去非常亲昵,欧阳莲焕然大悟,心里更是一股子怪味儿涌了上来。

“啧啧,早就听说司徒府五小姐勾人的手段非凡,这次我可是亲眼见到了!”

“司徒汐月,你下手还真是不分老少啊,真不要脸!”

欧阳莲骂得畅快,不等她说下一句,一道风呼扇而来。

“啪啪啪啪——”

众人只听到一阵清脆的耳光声,都没看见楼破如何出手,他已经回到了司徒汐月身边。

“噗——”欧阳莲张口,吐出五颗牙齿。

好疼!

这楼破下手好狠!

那四巴掌打得她耳鸣眼花,一口牙齿全部松动,还有好几颗直接脱落。

“看来,狗嘴里果真没有象牙!”

楼破一脸焕然大悟,“女人,你知道为什么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么?”

知道楼破这是“以牙还牙”,司徒汐月甜甜一笑,声音绵软,“品种不同呗!”

两人一唱一和,把欧阳莲气了个半死。

“你们都是死人啊!”欧阳莲对身边的女伴吼道。

可那几个人一看到地上白森森的牙齿上殷红的血,各个都后退一步,掩住嘴,生怕也遭遇这样的下场。

“楼家小子,我跟你拼了!”

见没人帮自己出头,欧阳莲挥舞皮鞭,冲向楼破,直指他的要害。

呵——

楼破冷冷一笑,妖冶的眸子寒意连连,只是伸手,就勾住了皮鞭的尾端。

“啪啪啪!”

在大家还没看清楚的时候,那三米长的皮鞭断成长短相同的十截。

“去——”楼破低呵。

十截断鞭如同利箭一边,射向欧阳莲。

“啊——”

在此之前,没有人会相信断了的皮鞭会像匕首一样锋利。

只等皮鞭如同锋利的匕首刺入欧阳莲手脚重要关节,她如同废人一样瘫软在地上,所有人才打了个寒颤。

看来,这楼家公子的恶名又要更上一层楼了!

“百川学院所有人你们都给我听着,司徒汐月是我楼破的人。”

“谁要是找她麻烦,就是找我的麻烦,这欧阳莲就是你们的下场!”

楼破声音雄厚,外加他刻意彰显自己的能力,释放内力,将这句话直接送到了所有人耳中,这简直就是赤裸luo的威慑!

楼破的霸道宣言,让司徒汐月的大脑一时间没有转过弯来。

这算是什么?

什么叫“司徒汐月是我楼破的人”?

这话会让人产生歧义的,好不好!

出了武学院,司徒汐月追在楼破身后抗议。

楼破从来不知道司徒汐月还有这样叽叽喳喳的一面。

不容司徒汐月继续“抗议”,楼破猛地回头,双臂将由惯性冲向自己怀中的司徒汐月楼了个满怀。

“喂!”

突如其来的怀抱,让司徒汐月的心脏“砰砰”跳得厉害。

他怎么了?

“女人,你好吵!”一改刚才威武霸气的模样,楼破声音非常疲惫。

“别动,让我靠一会儿——”

天知道他这段时间有多忙,所有的事情都堆积在一起,忙得他晕头转向。

天知道他刚刚处理好就飞奔赶回来,路上累死了三匹马,就是为了第一时间见到她。

“阿楼,阿楼……”

只等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司徒汐月才发现这个小子竟然倚着她,就这样站着睡着了。

阳光,均匀地铺撒在两人的身上,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好长好长。

也将他们笼罩在了浅金色的光环中……

楼破刚才霸道的宣言,显然让整个百川学院都轰动起来。

而这二人在武学院外搂抱着不松手的事情,被好事者迅速传了出去。

立刻,不管有课没课,那些好奇的学生们都纷纷涌向武学院门口,来一睹他们的风采。

司徒汐月哪儿知道,人民群众是八卦的原动力。

即便楼破没有直接说她是他的女人,可大家的想象力是无穷的,外加二人这般“旁若无人”的拥抱,更加坐实了这件事情。

一时间,这对有史以来最奇葩的姐弟恋,成了百川学院新学期开始的重头戏。

对周围人群的围观,司徒汐月很无奈,恨不得一巴掌把楼破拍醒。

可是他脸上的倦容和衣服上的尘埃不似作假。

看到楼破睡得那般酣甜,司徒汐月不忍心叫醒他,只能任由他靠着自己。

至于其他人如何看?

笑话!她什么时候在意别人的想法了!若事事都以别人的看法为准,那岂不是不要活了!

轩辕咫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这“惊人”的一幕。

刚才他正好听到了楼破的话,立刻急匆匆赶过来。

那个一掌就将他打飞的少年,从除夕夜后,就是轩辕咫的梦靥。

现在看到两人这般亲昵,轩辕咫心里像打翻了醋瓶一样,翻江倒海。

不知道从何时起,一道高高的墙耸立在他和司徒汐月之前,那个曾经以他为梦想的少女就像死了似的,再也没有回来过。

取代她的,是冷漠的司徒汐月。

轩辕咫能察觉到司徒汐月每次看向自己的时候,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面淡淡的嘲讽,仿佛一眼就能看穿他,让他无处遁形。

这个该死的女人!

【作者题外话】:咩哈哈哈楠竹终于跨出第一步了!

小金宝的读者群:83984103敲门砖:文名,或者文中人物名皆可欢迎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