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落荒而逃的少女/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楼,你知道什么是爱么!小小年纪,脑子里不知道装的什么!”

见司徒汐月完全把自己的真心话当做玩笑,楼破有些急了,抓着司徒汐月的手放在自己胸口。

“女人,你听,它在为你跳!我有没有说谎,你不明白么!”

楼破妖冶的眼睛,宛若一潭清澈的湖水,干干净净,没有一丝杂质,让人一眼就能看到内里。

指尖传来的热感,让司徒汐月心跳加速。

回想起和楼破相处的点点滴滴,似乎,他很早就表达出了那股情感来,只是她一直把他当做孩子,从来没有当真罢了。

“女人,信我,就那么难么?”

对方带着一丝乞求的眼,是司徒汐月不能承受的。

飞快地收回手,司徒汐月尴尬地笑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不等楼破出手阻拦,司徒汐月直接跳下飞奔的马车,落荒而逃。

“笨蛋!”

楼破急着打开车帘,司徒汐月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街边。

没了司徒汐月的马车,瞬间死寂一片。

“主子,追么?”楼楠的心脏有些承受不住。

刚才那些话,他可是丝毫不差地听在耳朵里。

主子第一次表白就被拒绝,这下打击可大了!貌似,这还是主子的初恋!

这司徒姑娘也太痛下杀手了!

“算了——”楼破有些沮丧,这情景和他设想的实在不同。

难道真的是他太心急了?

看来追姑娘也是个技术活!他还要慢慢学习才是!

“那现在?”

楼楠仔细地听着车里的声音,好半天才传来一声“回府。”那嗓音,依旧雍容高贵,丝毫听不出一丝受打击的模样。

果然,锲而不舍才是主子的本xing啊!

司徒姑娘,您要保重了!

自从被楼破表白后,司徒汐月干脆请了病假,窝在藕香园里。

她原本没打算和任何人发生情感上的纠葛,爱情这东西,是高消费的奢侈品。

可偏偏越是不信什么,越来什么。

姐弟恋?

女大五,赛老母?

楼破莫不是真的缺少母爱,所以有恋母情结?

无数种可能出现在司徒汐月的大脑里,让她纠结不已,不知道以什么样的面孔去对待楼破。

所以,干脆装鸵鸟。

把头埋在翅膀里,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司徒易也从其他途径知道了楼破的异常行径,对司徒汐月请病假,他双手支持。

虽然楼破的确不错,楼家也不错,可楼破不是他心仪的女婿。若是寒王,或者苏世子,又或者太子的话,倒是可以。

楼破,太小了!

谁知道他是不是少年期的一时冲动呢!

司徒汐月这一躲,就是三天。

第三天,司徒汐月从青瑶那儿知道,一个叫欧阳智的少年在她城郊宅院外跪了三天三夜,当时微微一愣。

这少年是要做什么?

“小姐,他很倔强!劝不走!”

“就算是晕了过去,醒来又继续跪着。大概是有什么事情要求小姐!”

欧阳智自然不知道羽鹤公子和司徒汐月的关系,可司徒汐月却清楚欧阳智要求的,是什么。

他气魄被欧阳德毁了,这件事情司徒汐月从初级班同学的嘴里已经知道了。

欧阳智能跪三天三夜,倒是个对自己狠心的人!

“小姐,您要出手么?”

见司徒汐月盯着手腕上的手链,若有所思,丹朱端着热奶走了过去。

“要是小姐破例,为他坏了规矩,日后飞羽令也就不会那么稀罕了!”

丹朱的担心很正常,羽鹤公子治病,素来以飞羽令为主。

只要手持飞羽令,就算入阎罗殿,她都能把人救回来。

欧阳智这次,倒是给她出了难题!

“不理他算了!”

青瑶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

“若是谁都跪上一跪,小姐就答应对方,那岂不是人人都会下跪来要挟小姐治病!”

“再说,自从羽鹤公子名头出现在渔阳城后,上门的人多着呢!盯着小姐的人也多!”

“前一阵子就有人打听小姐的身份,不过被四海打发了。若真的因此引来不必要的麻烦,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青瑶说话素来直接,丹朱听了连连点头,支持自己的妹妹。

“又有人打听我?”

听到这里,司徒汐月眉头微皱。

似乎从她打出神医羽鹤的名号后,就不断有各方势力试探她。

还好她行踪一直不定,所以才没有与那些势力正面交手。

只是,被人紧盯的感觉非常不好。

仿佛黑暗中始终有眼睛在窥视她似的。

现在欧阳智这样,还不知道多少人在暗中观察羽鹤公子的举动呢!

放任欧阳智死跪着?

好歹同学一场,对方和她都有着身为“废物”的经历,也多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赶到城郊宅院的司徒汐月,一眼就看到了跪在地上,身子有些摇晃的欧阳智。

他似乎已经到了极限,可还在强迫自己坚持。

为了不让自己晕死过去,欧阳智手里拿着簪子,狠狠地扎在自己的大腿上。

此时,他双腿的裤子上已经是一片干涸的血红。

“疯子!真是个疯子!”丹朱咬着嘴唇,摇了摇头,似乎很不认同对方这般逼迫自家小姐。

“让我出去会一会!”

司徒汐月没想到欧阳智决心这般坚定,难道他对欧阳世家有想法?

“小姐,您打算救他?”丹朱敏感地察觉到了司徒汐月话语中的通融。

“也要看他有没有这个价值——”

欧阳智现在有些头昏眼花,他不知道自己跪了多久,只是周围看热闹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

那天,楼破的宣言他也听得清清楚楚,让欧阳智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必须变强!

否则连站在她身边的资格都没有!

一想到司徒汐月如清晨阳光一般灿烂的笑容,欧阳智心里又有了无限信心。

“吱呀——”

就在欧阳智把司徒汐月当做自己内心的动力的时候,他面前沉重的朱漆门被打开了。

“羽鹤公子出来了!”

“真的!是羽鹤公子!”

“是他,真的是他!”

司徒汐月刚跨出第一步,耳边就嘈杂起来。

【作者题外话】:小金宝的读者群:83984103敲门砖:文名,或者文中人物名皆可欢迎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