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欧阳智的卖身契/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容大家再更进一步探寻,大门再次关上,朱门高墙,仿佛从来未曾开启过。

那些上门求药的人中,有机灵的,意识到这次机会难得。

说不定羽鹤公子心情好,看谁都顺眼,见谁都肯治,连忙冲过去敲门。

谁知,那门关上后再也没打开。

任人怎么捶打,那门纹丝不动,就像宅院里根本就是空的,不曾有人一般。

立刻,有人恼了。

“呸!什么神医!倒是会装腔作势!”

“不是有飞羽令才给治么!怎么现在人家跪个三天就答应了?”

一人高呼,另外那些心里憋屈的人也开始迎合起来。

外加有心人士的煽动,没一会儿宅院外愤愤不平的声音就连成了一片。

“听到了吧!这就是你给我惹得麻烦!”

司徒汐月剪开欧阳智的裤子,丝毫不手软。

有的血已经干了,裤子和血粘合在一起,司徒汐月下手重,扯得欧阳智生痛,额头只冒汗。

“对……对不起。我没想到这么多!”

“说对不起有用的话,要衙门做什么!”司徒汐月招来童子,让童子为欧阳智擦洗、上药、包扎。

她随手写了一张纸,递给欧阳智。

“《卖身契》?”

看到纸上的字,欧阳智有些发愣。

“同意的话,就签字按手印,当我十年奴隶,十年后我给你自由。”

“条件是我帮你治好你毁了的气魄!”

“好!”完全没看内容,欧阳智在听到对方能治好自己的气魄后,直接夺过司徒汐月手中的毛笔,签名画押。

“呵,你还是仔细看清楚,在我手下做事,可不是混日子——”

司徒汐月这么提醒,欧阳智才仔细看《卖身契》的内容。

说是《卖身契》,其实更确切来说,是一张聘用书。

欧阳智被聘为“凤翔”珠宝店的设计师。

司徒汐月早就想逐步发展商业,惊云寨几百号人吃饭,总是靠她一个人不行。

虽然这两年,惊云寨发展迅速,但现在正是国泰民安的时候,打家劫舍不是长久的路子——

唯一的办法就是发展副业,让惊云寨的老老少少都有自己的事情做,并且能持续做下去,能养活他们。

她,毕竟不能永远和他们在一起。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在她离开之前,至少要将惊云寨安置好。

在看到欧阳智的设计天赋后,司徒汐月的脑子迅速的转动起来。

无论在哪儿,女人的钱是最容易赚的。珠宝、服饰、胭脂、水粉……等等这些,都是来钱的行当。

这两年她已经陆陆续续教会了青瑶和丹朱关于胭脂、水粉的制作方法。

至于设计人才,眼前就是一个人才。

欧阳智万万没有想到对方这般大气魄。

他只是拿设计当平时的兴趣,偶尔玩一下,可对方直接上升到了事业的高度,这让他又惊又喜。

司徒汐月让欧阳智全权负责,并不干涉他,给了欧阳智极大的自由。

而且那么多钱,直接交给他,这,是非寻常人能做到的。

虽然是世家的公子,可欧阳智对官途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他生母原本就是商人之女,所以对经商,倒是了解一些,只是碍于商人身份卑jian,他在这方面的才华并没有得到充分的展示。

如今,司徒汐月完全是给他提供了一个平台,让他越来越惊讶羽鹤公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就不怕我卷款携逃?”

回想起《卖身契》上的钱财数目,欧阳智有些诺诺地看着司徒汐月。

“噢?”

司徒汐月扬手,手中一道璀璨的光圈,“你确定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就试试看!”

这下,欧阳智彻底呆了。

地阶……下品?

欧阳智吞了吞口水,觉得自己刚才那话说的无比愚蠢。想从地阶下品的武者手中逃走,除非他生了翅膀。

不,即便他生了翅膀,他相信眼前这个眉眼含笑的温雅公子也会一根根拔掉他的毛,折断他的翼。

因为,对方虽然是在笑,那种囊括天地的从容,却是他如何都比不上的。

“我知道了,主人。”

识时务者为俊杰!

欧阳智很聪明的知道这一点,羽鹤公子适时露一手,无非也是想让他清楚,自己的主人是什么样的人。

如今,知道对方这般年轻,看上去和自己不相上下年纪,就是地阶下品,欧阳智彻底服了。

要知道大陆上这般年轻的地阶下品武者,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我喜欢聪明的孩子!等你养好腿上的伤,我就给你治病。”

“不过丑话说在前面,成了我的人,就要和过去划清界限。我不管欧阳世家如何,你如今只能听我的。”

司徒汐月对欧阳世家原本就没有好感,要是欧阳智还和欧阳世家黏糊,那她是如何都不能接受自己身边有个外人的。

欧阳智低着头,想了很久,点了点头。

“对欧阳世家来说,我不过是个废弃的棋子。既然弃之不可惜,我便重活一次好了!”

欧阳智很快就做出了选择,让司徒汐月对这个少年的认识更深了一步。

大概如同他名字中的“智”一样,知道怎么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的确聪明!

神医宅院外的人越闹越厉害,甚至有人翻过围墙,冲进了宅院里。

“公子,有人闯进来了!”

一个童子走上前,打开了窗边的帘子。

他们所在的地方,正是宅院正中央的三层楼上,可以清楚地看到院子里的情景。

看着那些人不知死活地往里闯,司徒汐月没有丝毫表情,声音很是淡泊,仿佛在说不相干的事情似的。

“那就,让他们玩玩呗!”

童子点头下去,欧阳智还没有弄明白“玩玩”是什么,就听到有人大叫起来。

“有鬼啊!阎王爷饶命!别抓我啊!”

“美女,别走啊!美女等等我!”

“救命啊!我陷到沼泽里去了,救我!”

……

不断有各种各样的声音传来,欧阳智顾不得腿上的疼痛,挪到窗边。

只见院中的梅花开得繁茂,那些硬闯进来的人纷纷陷在梅花中,绕来绕去,像中了魔障似的,嚷嚷个不停。

“阵法?”

欧阳智轻声嘀咕,引来司徒汐月的侧目。

【作者题外话】:小金宝的读者群:83984103敲门砖:文名,或者文中人物名皆可欢迎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