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浅浅一吻/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了解阵法?”

“不了解,只是以前听我爷爷说过……”

欧阳智越想越惊讶,当初他爷爷说,这世上的高人,是山外青山楼外楼,其中隐族最擅长的就是阵法。

传说只要进入阵法中,除非摆阵人解开阵眼,否则就算困死在里面,也很正常。

莫非,真如传闻一般,这位羽鹤公子真的是隐族人?

一想到羽鹤公子非凡的手段,欧阳智再也不敢小视他。

若说之前是为了气魄,而委曲求全,现在这里面已经带有了臣服。

“你好好养着,腿好了我来找你。”

看天色不早,丢下这句话司徒汐月离开了小楼。

一直看着对方身影消失,欧阳智才回味过来。她就这样把这些人丢在阵法里,不管他们的死活了?

似乎看出欧阳智的疑惑,有童子笑了起来。

“关他们四五天,给他们长点儿记xing!你放心,不会死人的!只要有一口气,我家公子都能救活——”

童子不过七八岁年纪,可说的话却好像这样的事情司空见惯一样。

原来如此!

欧阳智现在算是对羽鹤公子的脾气更加了解了,果然是个随心随xing,我行我素的人。

司徒汐月回到司徒府,却发现有个她想躲避的人正等在藕香园,守株待兔!

在看到司徒汐月后,楼破站着没动。

一双妖冶的眼睛只是深深地看着对方,什么都不说,眼神里的哀怨,却如泉水一般,溢了出来。

一时间,整个藕香园都弥漫着哀愁的气氛,让司徒汐月有些承受不了。

“女人,我饿了。”

楼破咬着嘴唇,原本鲜红欲滴的红唇,配着他珍珠似的牙齿,红似血,白似雪,煞是好看。

司徒汐月现在有些明白,影视剧里,那些人一口一个“我的小祖宗”是什么样子的情形了!

这楼破,可不就是她的小祖宗么……

她的确可以装病不去学校,可人家直接找上门来。

司徒易再怎样,都不可能把楼破赶出去,只好放任他在藕香园一站就是一天。

“小姐,他从早上到现在,一口水也没喝,一口饭都不肯吃,非要等小姐回来。”留在藕香园的青瑶上前,在司徒汐月耳边嘀咕。

邪了!

刚应付完了欧阳智,又来了一个“自残”的。

可是,楼破在司徒汐月心里的位置,哪儿是欧阳智能比的呢!

看着楼破有些清瘦的小脸,司徒汐月叹了口气。

真是个冤家!

“丹朱,你做几个小菜来!晚上煮粥,弄点儿小花卷,什么快做什么,别太油腻了!”

不过是几句平常的话,却让楼破心里生出希望来。

定是知道他饿了一天,怕他的胃承受不了,所以煮粥,弄清淡食物。

果真,这苦肉计还是好的!

司徒汐月走到门口,看着楼破始终不肯上前,定定地站着,像被抛弃的小狗似的,只好走过去“请”他。

“吃了就走,还有,别说些有得没得话。”

这已经是司徒汐月最大的极限了,无论如何,她都接受不了被小屁孩告白的事实。

毕竟,她取向正常,没有恋童癖,更无法向十来岁的少年下手——

“好!”

司徒汐月已经松口,楼破知道自己不能逼迫太过,否则美人跑了,他就只能独守空闺了。

这是楼破第一次进司徒汐月的闺房,不同于女儿家浓厚的脂粉气,这屋里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就连花草都极少。

“送你的那些玩物,你不喜欢?”

见司徒汐月闺房这般冷清,楼破眉头微皱。

“喜欢,但是打理起来麻烦。”

司徒汐月偎在贵妃椅上,懒洋洋的像猫儿一样。

还是回到自己的地盘了舒服,即便楼破在旁边,她也是一副慵懒的态度。

“女人,你去旁边点儿,让我也歪一会儿。”

楼破厚着脸皮凑过去,他打定主意,不管怎样,都要死缠烂打。

都说好女怕缠郎!

司徒汐月,他缠定了!

“滚——别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染坊。再腻歪,我就把你赶出藕香园。”

司徒汐月真的有些疲惫,欧阳智的事情总算是弄好了,她也算松了口气。

只是接下来,事情还有很多要做。

比如店面的选择,招牌如何打响,青瑶和丹朱的胭脂水粉店已经选好了地址,不日就要装修,这些都要她劳心劳力。

外加,荣华杯争霸赛近在眼前,为了去望天学院,她定是要去参加的。

而且这一次的比赛,也该让惊云寨的人们露露脸,对四海他们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更是考验……

年后所有的事情都堆积在了一起,司徒汐月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来。

当务之急,就是胭脂水粉店的装修。

她虽然在逃楼破,但也是不想把时间花费在学校那些功课里面,因为她目前要考虑的事情实在太多。

怎么将现代元素和古典融合一起,让店子的装修更加时尚新潮……

想着想着,司徒汐月有些犯困。

一直等贵妃椅上的人儿发出匀称的呼吸声,楼破才轻轻地走了过去。

几天不见,她没有变,反倒是自己,清减了一些。

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怨不得他栽在她手里!

毕竟,动心的人,都是辛苦的。所以才说无情不似多情苦呢——

楼破轻轻地撩开司徒汐月额前的头发,低头,浅浅一吻,印在她的额上。

正想再仔细看她一眼,一阵脚步声过来,楼破只好作罢。

不过,仅仅是靠在椅子上这样静静地看着司徒汐月,这感觉就很好很好——

司徒汐月醒来,楼破已经走了,丹朱将小厨房里的饭菜端了上来。

“楼少爷已经用过,看小姐睡得香甜,就没有打搅您!他留下了这个给您!”

司徒汐月这才看到一张雕花镶金的请帖,原来楼破把拍卖会定在十天后,芙蓉剑正好在那天拍卖。

作为芙蓉剑的主人,司徒汐月理应到场。

“楼少爷还说,那天不过是开玩笑,他素来贫嘴,小姐别放心上。他和小姐永远都是好朋友,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

丹朱这样说,司徒汐月自然知道楼破说的是什么。

开玩笑?

这样的解释倒是最好的,也省了麻烦,可以松口气了。

只是为何,听到这话,司徒汐月心里觉得怪怪的呢?

【作者题外话】:小金宝的读者群:83984103敲门砖:文名,或者文中人物名皆可欢迎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