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帝后之间的较量/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银衣男子确定的事情,刘敏根本就无法更改,在他面前,她是卑微的,毫无反抗能力。

如果她这时候抗议,恐怕等待她的只有死亡了。

“过两天我亲自来给你下咒。”

“是!”

除了答应,刘敏没有别的办法,她甚至能预见到,自己会面对怎样恐怖的情景。

只希望羽鹤公子是真的风之谷传人,到时候她身上的咒术就有得解。

否则,倘若花弄玉在宫主和少主面前搬弄是非,说不定她如今的一切,花弄玉都会取而代之,甚至成为禾姜国皇后。

而她,以及轩辕咫的未来,都会葬送在花弄玉的手里。

一想到轩辕咫,刘敏连忙看向银衣男子。

“少主,咫儿愿意娶司徒汐月。您看,是不是能让轩辕敬德赐婚?”

对轩辕咫的转变,让银衣男子沉默了片刻。

“也好。希望他不要后悔!”

留下这句模棱两可的话,银衣男子再次消失在晋华殿。

一直等银衣男子走后很久,刘敏都没有恢复过来。

只记得,银衣男子说过两天来给她下咒。

好可怕!

身为万魔山庄的人,刘敏亲眼见过宫主对人下咒。

无论多么厉害的人,在咒术面前,都变得那么脆弱,那么不堪一击!

刘敏越是感到恐惧,花弄玉越是高兴。

刘敏毁了她,让她不痛快,她就要让刘敏后悔一辈子!

“47号,少主的咒术得到宫主的真传,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当年你的好姐妹中焚身咒的样子,你应该还记得。你说,这算不算种因,得果,一报还一报呢!”

“左使大人,我并没有害您!您要相信我!”刘敏一改往日的尊贵,跪在花弄玉面前,抱着她的小腿求饶起来。

“左使大人,求求您帮我在宫主和少主面前说说好话,我还有咫儿,我还不能死……”

刘敏的可怜摸样,并没有感动花弄玉。

“我可怜你,谁可怜我呢?”一脚将刘敏踹开,花弄玉冷冷地看着刘敏。

“当初你算计我的时候,就要做好承受我怒火和报复的准备。47号,只要有我花弄玉在,我就不会让你安生!”

花弄玉走后,刘敏知道事情已成定局。

她不想死,更不能顺了花弄玉的意!

想到这里,刘敏连忙抹了泪,一改可怜兮兮的模样,让人搜集羽鹤公子的情报。

现在一切都已成定局,她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深入了解羽鹤公子。

希望羽鹤公子真的是风之谷的传人。

希望,他能解开咒术,救她一命!

现在刘敏唯一的祈盼就是羽鹤公子了!

调查羽鹤公子的同时,刘敏仍不忘去找轩辕敬德,请他给轩辕咫和司徒汐月赐婚。

在确定司徒汐月身上没有《五龙天书》,是没用的棋子后,刘敏早就打消了让司徒汐月进宫的念头。

可不知道为何,轩辕咫像突然着了魔似的,非要求娶司徒汐月。

她,毕竟只有轩辕咫一个儿子,看着儿子跪在面前不肯放手,刘敏又能怎样呢!

不过,刘敏有两个条件。

一、司徒汐月只能是侧妃;

二、正妃必须是司徒新月。

如今四大世家中,欧阳世家已经败落,楼家只有楼破这个独子,没有女儿。

唯一的司徒世家,司徒易又是个老奸巨猾的狐狸。

好在,梅夫人是刘敏的人,并且掌控着司徒府,这点儿就足以让刘敏放心。

所以,司徒新月必须是太子嫡妃。

在刘敏的坚持下,轩辕咫只好应下了条件,在他看来,给司徒汐月一个侧妃,已经不错了。

御书房里,看着刘敏跪在自己面前,轩辕敬德有些纳闷。

等听说,她是想请皇上赐婚,轩辕敬德乐了。

“咫儿看中谁了?”

难得看到刘敏低头服软的一面,轩辕敬德打算好好欣赏一下,所以直接忽略这个皇后还跪着,只是低头批阅折子。

“司徒新月,和司徒汐月。”

“司徒家的两个闺女?”轩辕敬德手中的朱笔一顿,双眼变得深沉起来。

只要是和刘敏有关的,轩辕敬德很容易把这些和“阴谋”牵扯到一起。

比如他们的婚姻,就是一场交易。

他投靠万魔山庄,娶万魔山庄的女弟子,最后被万魔山庄扶植,成为皇帝。

双方互利互惠,各取所需。

不过,这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万魔山庄也并没有cha手禾姜国的事务,只是要求轩辕敬德适当给与帮助。

所以,他和刘敏之间也算相安无事。

可是刘敏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算计皇位,不该对皇嗣下手。

轩辕咫是他的孩子,可是轩辕彻也是。

若非刘敏在,他的子嗣也不会那么单薄,那些腌臜的事情,多少都有刘敏的影子在里面。

以前刘敏各种算计轩辕彻也就罢了,如今婚姻的事情,也要算计,这就让轩辕敬德有些接受不了。

毕竟,四大世家的形势如今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刘敏一开口,居然求司徒世家的两个女儿,这是要做什么?

是他们害怕了,要提前拉帮结派么?

“皇上,您也知道咫儿这孩子和司徒家的姑娘有缘,求到臣妾面前,臣妾不忍心拂了他的心愿。”

“您也知道,咫儿要强,从来都不能轻易开口求人,所以这一次,臣妾只好求陛下了——”

话说的再动人,也改变不了轩辕敬德对刘敏这么多年形成的印象。

似乎,她做什么都是有预谋,有深意的……

两人长期以来的明争暗斗,各种较量,让轩辕敬德给刘敏早就画上了阴谋家的面孔。

所以这赐婚,轩辕敬德不得不三思。

“这么巧!昨儿个贵妃还来求我,给寒王指一门婚事。”

轩辕敬德并不直接回答刘敏的问题,而是左顾言它。

又是苏雪儿?

听到这个名字,刘敏就来气。

这些天花弄玉欺负她也就罢了,就连苏雪儿也在她面前称赞她大度,献上玉昭仪这样的美人,实则讽刺她这是为了保存自己的后位……

“不知道寒王中意谁?”

刘敏跪得有些膝盖酸软,可是轩辕敬德没有发话,她只能继续跪着。

她甚至认为,轩辕敬德是故意的。

【作者题外话】:小金宝的读者群:83984103敲门砖:文名,或者文中人物名皆可欢迎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