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楼破的迂回政策/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今,你和太子同时求娶司徒汐月,让陛下心里已经有了芥蒂,你要是再有什么举动,恐怕陛下会不念旧情。”

“什么?!”

这消息,真如晴天霹雳,让轩辕彻直接傻愣在了那里。

“这不可能!”

轩辕彻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脑子里也浮现出了那个男子的影子。

他之所以奋发图强,就是因为看到自己国家军队溃不成军,败在那男子的铁骑之下。

君威,尊严,所有的一切他原以为可以永久,可以一辈子的东西,被那个男子践踏得不成形,这才激发了轩辕彻……

“虽然只是传闻,不知道有几分真假……”

“可是如果你继续这样逼迫你父皇,说不定皇上真的会把汐月嫁给那个人。为了国家,为了太平,你父皇是不介意牺牲汐月的。”

一想到穆旭国冥王敖广的那些手段,苏雪儿忽然打了个寒颤。

当年敖广为禾姜国质子的时候,她见过那孩子。当时苏雪儿就觉得他非池中之物,还劝轩辕敬德善待敖广,不要让人欺辱他。

可是,作为得胜者,轩辕敬德并没有听进去苏雪儿的劝告。

结果,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是,敖广的复仇会来的这么神速,那么猛烈。

火烧连城,血染江河。

苏雪儿至今都无法回顾当初的情形。

而那个一袭红袍,浑身弥漫着萧杀之气的男子,宛如地狱死神一般,站在重重烈火中,带着天下无双的尊贵。

相信那样的场景,经历过的人都不会忘记。

“母妃,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轩辕彻很清楚地想明白了这里面的关联,再次恢复了平时冷冰的xing子。

“母妃,我会等,等这段时间平息过去。这是为了汐月!不过,我不会放手的!请母妃不要阻拦我!”

唉——

看着轩辕彻那般坚持,苏雪儿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自然希望轩辕彻能安安心心地迎娶舒月国公主迟雪云,这是轩辕敬德对他的维护,他应该惜福。

可是,打内心,苏雪儿还是希望轩辕彻能高高兴兴的,娶一个自己喜欢的人。

一方面是因为她疼爱自己的儿子,另外一方面,一旦轩辕彻迎娶迟雪云,这就意味着帝位争夺战拉开了序幕……

轩辕敬德当初为了皇位,争得头破血流,兄弟反目,充斥着各种杀戮血腥。

苏雪儿,不希望轩辕彻过早的经历这些。

只是,历史的齿轮似乎并不以她个人的意志为转移。

轩辕彻和轩辕咫这一战,迟早会打响。

她这个母妃唯一能为轩辕彻做的,是守着宫里!

太子和寒王的婚事,改变了政治风向,让文武百官开始揣测圣心的同时,顺便开始站队。

司徒易这次可是有苦难言。

司徒新月嫁给轩辕咫,这是他期待很久的。

如果轩辕咫能顺利登基,他以后可就是国丈了!

可是事情并没有按照司徒易期望的方向发展,轩辕敬德在给了他一个甜枣后,又重重地打了他一棍。

司徒易万万没想到,皇帝会把舒月国公主指给轩辕彻。

之前一点儿风声都没有,就连宫里都没有透露出丝毫的消息。

这事儿肯定是皇上心里早就暗自下了决定的,这不是明摆着偏心么!

而且,因为司徒新月的关系,司徒易原本是中立,不偏不倚的,如今已然被划分为太子党。

天知道,司徒易根本不想这么早站队!

更何况圣上已经有了私心,他这样,不是自寻死路么!

司徒易焦急的寝食难安,司徒汐月却拿着楼破的请帖,去富贵楼参加拍卖会。

无论外界议论与否,司徒汐月大概是最为淡定的人。

轩辕咫如何?和她没关系。

轩辕彻如何?和她也没关系。

胭脂水粉店装修了一半,丹朱和青瑶购买的作坊已经在批量生产,就等着上市了。

至于欧阳智的双腿,恢复的很快。

她的确没有看错欧阳智,即便他现在还没有完全复原,却已经设计出了好几张首饰。

司徒汐月毕竟有着现代人的经验,所以只要稍加点拨,欧阳智就能举一反三,将一样,做出一个系列来,这让司徒汐月觉得自己是捡了个宝。

只等着欧阳智双腿好了,她就会给他治疗。

欧阳智底子好,是习武的料子。

用不了几年,这大陆上又会多出一位青年俊杰!

至于四海他们,已经在路上了,相信能赶上荣华杯争霸赛。

他们可是她亲自教出来的,而且实战经验丰富,不会比那些学院里的优秀生差!

等安排好这一切,让大家伙儿都有了出路,她就可以功成身退,去慈悲城寻找轩辕雅兰了!

轩辕雅兰,始终是司徒汐月心中的惦记。

自从在石棺里没有发现轩辕雅兰的尸骨,她内心一直有个声音在呼唤她。

去望天学院,去慈悲城,去寻找真相,去寻找她丢失的五年记忆……

这不单单是当初她继承了这身子后,对原本的司徒汐月的承诺,更是,她自己想要寻找的。

这几天,楼破并没有来找司徒汐月,只是各种小玩意依旧差人往司徒府送。

无论是小吃点心,还是美味佳肴,或者街边美味,甚至各地特产……

楼破总是会变着法子,换着花样,来讨司徒汐月欢心,好像知道司徒汐月是个吃货似的,总是投其所好。

就连丹朱都连声赞叹,说有这样的耐心,若是年岁再大上小姐一些,倒是个合适的相公人选——

相公……

司徒汐月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婚姻问题。

总觉得这事情离她太遥远,似乎不需要那么焦急。

可是楼破的出现,倒是扰乱了司徒汐月原本平静的湖水。

他如今不bi不问,还是一副挚友的模样,在信里嘘寒问暖。

大约是怕司徒汐月看着他会躲,楼破干脆连面儿都不出现,只要司徒汐月开心,让他如何,他就如何。

楼破在外面是如何骄纵跋扈,不可一世,司徒汐月不是没有见过。

而他却肯为了她,放下自己的骄傲……

反倒让司徒汐月有种愧疚。

十来岁的少年,是真爱么?

司徒汐月想着就觉得头疼,还是维持现状好了。

至少,在现阶段这样,等她离开后,楼破初恋时期的懵懂,就会随着时间而消逝。

【作者题外话】:小金宝的读者群:83984103敲门砖:文名,或者文中人物名皆可欢迎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