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飞皇子的当众刁难/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富贵楼门口,各种华丽马车云集。

年初的首次拍卖会,让所有人都很期待,而且正好荣华杯争霸赛,其他国家选手也陆续到达京城,各种热闹,都环绕着富贵楼。

司徒汐月原本想低调入场,却不料刚下马车,就被富贵楼的管事看见了。

“汐月小姐,您来了!”

富贵楼管事连忙上前亲自迎接,就像迎接某位大人物似的。

让众人不得不侧目,来看这一位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劳驾富贵楼管事亲自出马。

这几个月来发生的事情,让司徒汐月这个名字并不陌生。

无论是打败欧阳德,还是楼破校园求爱,都让司徒汐月的名字轰动一时。

更何况有好事者把太子和寒王同时求娶司徒家废物五小姐,差点儿兄弟反目的事情散发出去。

使得司徒汐月愈发大名鼎鼎,甚至有了“祸国殃民”的名头。

所以,当听到“汐月小姐”这个称呼后,所有人都停下他们在做的事,在说的话,纷纷把眼睛都落在司徒汐月身上。

在人们的思想里,都认为能让禾姜国尊贵的皇子驻足的,定是人间极品。

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很多人在看到司徒汐月那张净白的小脸上平凡的五官后,都忍不住在心里轻嗤。

那几位瞎了眼么?

就这样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一个少女,会是传闻中的红颜祸水?

还让太子和寒王争得头破血流?这不是瞎扯么!

“切,也不过如此嘛!还以为是美人呢!看来传言也不尽可信!比皇姐可是差远了——”

就在大家都这么想的时候,一个轻飘飘的声音直接把人们心里的想法直接说了出来。

众人一看,一桃花公子挑开车帘,露出一张美轮美奂的脸。

粉色的锦衣上,绣着桃花朵朵。

原本是女子气浓重的装扮,穿在这公子身上,却异常得体,配上他懒洋洋的,精致的五官,更加像春日中的一幅画。

稍微有眼力的,通过马车的打扮,以及男子口中的“皇姐”,已经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这马车里坐着的是舒月国公主迟雪云和皇子迟雪飞。

这二人是舒月国皇后的嫡子嫡女,两人亲姐弟,关系异常好。

迟雪飞在这里,迟雪云应该也在马车里。

一时间,围观众人内心的八卦被调动起来。

一位是正牌的寒王妃,一位呢,貌似是寒王的意中人。

这两人摩擦碰撞,会是怎样的山崩地裂呢?

很多人眼里闪烁着小火焰,期望看到一场两女为爱厮杀的场景。

不过,司徒汐月显然不是被人摆弄的小白鼠,她丝毫没看迟雪飞一眼,仿佛对方根本就不曾入她眼似的,只是冲富贵楼管事点了点头。

“您的包厢已经准备好了,请这边!”

管事在前面领路,司徒汐月从容大方地走在后面,仿佛上T台的女王一样,根本就不在意别人的想法。

原本只是想羞辱一下司徒汐月,可没想到对方完全把自己当做空气,迟雪飞恼了。

“喂,你站住!本殿下叫你呢!”

迟雪飞飞身而起,站在司徒汐月面前,挡住了她。

“怎么,模样不怎么样,脾气倒是挺大啊!本殿下叫你,你没听见?”

对眼前这个桃花男子,司徒汐月非常熟悉。

当初司徒汐月路过舒月国,把这个昏迷半年的人救醒,可是被舒月国奉若神明,也成就了她“神医”的名头。

若她现在是神医羽鹤的打扮,一定会打得这个混小子找不到北。

要知道迟雪飞最害怕的就是她的一手金针,只要拿出来扬一扬,他就会吓得喊“救命”。

可惜,她现在是女装,是他姐姐的“情敌”,这就有些不好办了——

“死女人,你怎么才来!”

就在司徒汐月想着,该怎么应付这个被舒月国皇上皇后宠坏的皇子,一个张扬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等司徒汐月明白过来,楼破已经跨步下来,拉住了她的手。

“都等你半天了!”

楼破的适时出现,为司徒汐月解了围。

“走!咱们上四楼!”

“等等——”就在楼破拉着司徒汐月准备上楼的时候,迟雪飞走了过来。

“凭什么我们是贵宾,只能在三楼,她却可以上四楼?”

富贵楼的分布很严谨,三楼王公贵族,二楼一般富贵商家,一楼是展厅,至于四楼,则是尊贵的豪华包间。

一见楼破带司徒汐月上四楼,事事要强,事事都要最好的迟雪飞自然不答应。

而他这话,无疑惹恼了楼破。

原本迟雪飞针对司徒汐月已经让楼破有些恼火了,如今又这样咄咄bi人,真当他是软柿子么?

“凭什么?”

楼破轻声一笑,妖冶的眸子流光溢彩,让迟雪飞看到一愣。

竟然,有人的双眸能和那人媲美?

一想到那个把自己丢在舒月国,自己却四处潇洒的“混蛋”,迟雪飞就牙痒痒。

“就凭本少爷喜欢她!”

“就凭她是富贵楼的主子!”

楼破果然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一句话,震住了所有人。

看来,传闻是真的?

这位禾姜国首富家的小爷,真的拜倒在司徒家废物的石榴裙下了?

真是,惊天大新闻啊!

对楼破的“宣言”,司徒汐月似乎已经有了承受力。

他总是要“语不惊人死不休”的——

这一次,迟雪飞呆在了那儿。他指了指司徒汐月,又指了指楼破。

“她比你大!”

迟雪飞大概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样大胆的“表白”,有些HOLD不住。

“那又如何,只要我喜欢,管她是男是女,是年轻还是年老!关别人P事!”

楼破显然对迟雪飞很没有好感,至少,离司徒汐月一米距离的男人,他都很反感。

要不是顾及到现在人多,他早就拍飞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

楼破哪儿知道,现在在大家眼里,他才是个“小子”。毕竟年龄和身高摆在那儿,怎么看都是个稚嫩的少年。

而他说的话,也实在是太惊悚了。

只有迟雪飞在听到楼破的话后,如醍醐灌顶。“妙啊!管他是男是女,只要我喜欢,那又如何!”

【作者题外话】:有没有人猜出来迟雪飞喜欢的人是谁?哈哈哈

小金宝的读者群:83984103敲门砖:文名,或者文中人物名皆可欢迎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