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错综复杂的三角恋/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人会想到司徒汐月会这样将玉佩扔下来,那个是象征着寒王身份的玉佩啊!

迟雪云显然也没意识到这点,她想去拿玉佩,无奈太远。

虽然司徒汐月只是站在二楼,可玉佩从上面落下来,即便不摔坏,也会有瑕疵。

就在大家都举手无措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玉佩快要落地的瞬间,把玉佩救了下来。

于是,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终于没事儿啊——

只是,这口气还没完全松懈下来,场上的气氛又凝固了起来。

“寒……寒王……”

眼尖的人已经看到了来人的模样,此时对方身上散发的寒气,让所有人都感觉到鸭梨山大。

冷冷地扫了一眼迟雪云,轩辕彻直接上了二楼。

刚才那一眼,让迟雪云有一种自己掉进了冰窟窿的感觉。

他是……在厌恶她?

轩辕彻“噔噔”上楼,来到司徒汐月面前。

对方倔强,却又含笑的表情,让轩辕彻心里有种痛的感觉。

“对不起,我来晚了。”

轩辕彻不知道怎么解释迟雪云这件事情,在听说迟雪云找司徒汐月麻烦的时候,他已经飞快的赶了过来。

没想到一到场,就看到司徒汐月扔玉佩的那个场景。

让他的心跳在那一刻差点儿停止,好像她扔的不是玉佩,而是斩了她和他之间的联系似的。

“这玉佩你已经扔了一次,这是第二次。”

“事不过三,下一次我可就不依了!”

相比起刚才寒王身上的冰天雪地,在司徒汐月面前,他却是温言细语。

虽然他的声音依旧是冷的,可这关心的话语,是骗不了人的。

一时间,所有人的心情都像打发了五味瓶一样,怪异的很。

这是什么情况?

莫非寒王的意中人真的是司徒家的废物?

那刚才迟雪云说的话,就是假的?

这玉佩是寒王送给司徒汐月的?可人家还不稀罕?还是轩辕彻求着送上去的?

这,这真是让人脑子转不过来啊!

又是一个情敌啊!

站在旁边的楼破,越来越意识到这女人桃花的魅力。就连不近人情的寒王都这样,他是不是该加快脚步了?

轩辕彻的行为,无疑是打迟雪云的脸。

她原以为自己才是这场较量的胜利者,会让司徒汐月无地自容。

毕竟在迟雪云找来的资料里,司徒汐月是一个胆小怯懦又没用的废物。

最好能羞辱得她上吊自杀比较好!

谁让她和轩辕彻传出绯闻,让她这个未来的寒王妃没面子呢!

可是,千算万算,迟雪云算漏了轩辕彻喜欢司徒汐月这一点。

他刚才用那般犀利的眼神扫视她,差点儿将她的心脏冻住。

反过来,他却用那样温柔的语调对另外一个女人说话,还是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

这是什么?这是她自取其辱么?

迟雪云心情跌入谷底,司徒汐月的心情也没好哪儿去。

这是哪儿跟哪儿呢?

她和轩辕彻原本没啥,可现在这样一弄,搞得她好像破坏人家庭的第三者似的,她可受不了这罪名。

“这玉佩我拿着也没用,你还是送给未来的寒王妃吧!”

司徒汐月退后一步,想和轩辕彻保持距离。

“还有,恭喜寒王!日后我一定去喝你的喜酒!”

司徒汐月快,轩辕彻更快。

一步上前,不容司徒汐月反对,将玉佩塞在她手里。

“除了你,没人配得上它。”

轩辕彻口中的“它”,自然指的是象征着寒王身份的玉佩。

这话一出,即便迟雪云想保持良好的形象,这会儿也丢尽了脸。

“阿彻,你和司徒姑娘,你们……”

迟雪云一副我很受伤的模样,有些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会跌倒似的。

就像抓住丈夫JQ的原配一样,伤心欲绝,又忍辱负重,格外让人疼惜。

真不愧是演戏的高手啊!

若是寻常男子,自然是受不得美人这般心碎,立刻,许多不善的眼神扫向司徒汐月,仿佛她才是罪大恶极的人!

司徒汐月瞬间有种躺着也中枪的感觉。

“丑八怪,别装了!”

“这玉佩她不稀罕,送你好了!”

楼破终于没忍住,从司徒汐月手中夺走玉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向迟雪云。

快!好快!

迟雪云看着迎面而来的玉佩,像躲闪,却发现自己的速度就像被定格似的,慢得像龟爬一样。

“蹭——”

玉佩扫过迟雪云脸颊的面纱,擦破她的脸颊,随后定定地镶入马车里,没入半截。

“哎呀!”

迟雪云一抹脸上,面纱掉了,脸颊还在流血,她差点儿晕了过去。

“呵,果然是丑八怪!还没我长的好看!”

“我说干嘛戴面纱,长那么丑,难怪出来要挡着!”

楼破笑得跋扈,原本嚣张至极,可大家在看到这红衣少年眉眼飞扬的璀璨夺目后,只能认为这少年的确有这个资本。

迟雪云是美,像雕琢出来的瓷娃娃。

可是和楼破比起来,无论是浑身的狂傲气度,还是倾国倾城的容颜,她都直接被楼破比下去了。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走咯!”

楼破上前,将轩辕彻顶开,直接代替了他的位置。

“今天本少爷心情好,待会儿看上什么,我都送你!”

这一次,楼破不允许司徒汐月抽回手,霸道地和她五指紧扣,大摇大摆地带着她擦过轩辕彻,上了四楼。

突然冒出的楼破,让事情发生了转机,也让那些想看戏的人们,大失所望。

按照剧情,寒王不是应该和楼家公子争斗一番么?

为什么现实不是这样?

他们哪儿知道,不是轩辕彻不想,而是,他突然间被人定住,根本就动弹不得。

只能看着楼破抢走玉佩,带走司徒汐月。

一直等楼破走远,四楼的大门“吱呀”一声关上,轩辕彻身上的血脉才通顺畅快,他才恢复行动力。

这楼破……看着顶楼,轩辕彻眉头紧锁。

似乎楼破只有十来岁,为何,他给自己的感觉那样熟悉,那样……

轩辕彻不知道怎么形容刚才那一刹那的感觉,就像,对方捏死自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比捏死蚂蚁还要容易。

难道,这真的是错觉么?

【作者题外话】:小金宝的读者群:83984103敲门砖:文名,或者文中人物名皆可欢迎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