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太子殿下的征服欲/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轩辕彻对自己的直觉一直很自信,可这一次却犹豫了。

到底是楼破,还是他身边有高人守护呢?

一想到楼家的守护者楼夜,轩辕彻稍稍松了口气。

作为楼家唯一的独苗苗,身边有过人的高手,自然不是难事。

楼破少年的形象,再次让人产生错觉,而轩辕彻很久以后,才发现自己错的离谱,这些自然是后话。

轩辕彻下楼,走到迟雪云的马车边。

就在众人都以为他是要安慰迟雪云,好歹对方也是舒月国公主,是他未婚妻的时候,轩辕彻却看都没看迟雪云一眼,直接走到了马车旁。

还好!玉佩还是完整的!

轩辕彻松了口气,伸手要将玉佩从车身里拔出来。

就在这时,一阵风吹过。

原本完好无损的玉佩,忽然变成黄色的粉末,“簌簌”地随风落在地上。

马车上只剩下一个凹陷的深窝,就像玉佩的模子似的。

好厉害的武力!

就连轩辕彻这会儿也呆住了。

楼破出手,是他亲眼所见。这么远的距离,能把玉佩镶入马车,最起码是青段五品的能力。

而如今的情形,似乎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楼破已经不是青段五品了……

一个不过十岁的少年,竟然这般厉害!难怪他平时那般跋扈骄纵,的确是有骄傲的资本。

轩辕彻苦笑了一声,收回了手。

似乎他在十岁的时候,也不过橙段二品,对方可是比他强多了。

楼破领着司徒汐月上四楼后,带她去了贵宾室,进门后他立刻松了手,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惴惴不安地看着司徒汐月,生怕她发怒。

对方又委屈又踌躇的小模样,落在司徒汐月眼里,一阵酸。

什么时候,那么傲娇的少年变成了这般?

她情愿他一直是骄傲的,即便惹天大的祸,可是一副天王老子都不怕的样子。

似乎,霸道和狂妄,才属于这个红衣少年。

司徒汐月没有说话,楼破tian了tian嘴唇,率先打破了僵局。

“我要去招呼客人,你就在这儿吧!”

“差什么门外有人候着,别拘束!看上什么就直接说,我送你!”

说完,楼破逃也似的跑了,而他越是这般小心翼翼,司徒汐月越是觉得别扭。

真的,不能像从前那样肆意妄为了?

不能给与他要的爱情,连友情都变得别扭起来了?

经过门口的一场闹剧,富贵楼前又恢复了平静,所有宾客都进入了富贵楼里。

迟雪云虽然脸上受了伤,可是马车上有备用的药物,还是羽鹤公子制作的芙蓉霜,擦了之后不会留下任何疤痕。

她才不会错过这次拍卖呢!

里面有她想要的东西!

轩辕彻也走进了富贵楼,他想更进一步了解楼破。

在刚才,他已经对楼破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想多了解一下这个楼家的独子。

一直等皇太子轩辕咫到场,整个竞拍才开始。

在落座后,轩辕咫才听人说了刚才的那场戏,这才惊觉,原来那个曾经被他弃之如敝屣的少女,已经成了香饽饽。

不单楼破,就连轩辕彻,都为她着迷。

“你可看清楚了?真的是寒王身上的玉佩?”

“小人看得很清楚,千真万确,就是那块!”

在确定轩辕彻把玉佩送给司徒汐月后,轩辕咫笑了。

原来这个不通人情的皇弟,也有在意的人啊——

这样的玉佩他也有一块,当初轩辕敬德得到了一块暖玉,让人雕出两枚,分别送给了他和轩辕彻。

他的颜色偏白,轩辕彻的却是正宗的明黄。

那时候轩辕咫还年幼,不清楚这里面有什么,对玉佩很是喜欢。

只等最后,看到轩辕敬德偏爱轩辕彻,而禾姜国又是以黄色为尊,他才惊诧地发现,原来这个皇弟在父皇心里的位置比他重要。

如今玉佩竟然被人毁了,这下可好!

轩辕咫一直以来阴晦的心情,瞬间好了起来。

这段时间因为婚事的缘故,轩辕咫的心情很不好。

轩辕敬德明明知道他求娶的是司徒汐月,却只是应下司徒新月,还给了轩辕彻那样强的联姻对象,这让他这个太子如何自处。

这个父皇,也实在是偏心的太厉害了!

不过,今天轩辕彻这般“羞辱”迟雪云,相信这位舒月国的公主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看来,他需要推波助澜一把,帮帮迟雪云。

至于司徒汐月,现在轩辕咫想得到她的心更加强烈了。

无论是之前打击了他掩面的楼破,还是这些年一直让他不爽的轩辕彻,都足以成为他想得到司徒汐月的理由。

只要娶了司徒汐月,不但能打击楼破,还可以给轩辕彻沉重一击,那感觉,真是太好了!

想到这儿,轩辕咫竟然笑出声来!

他仿佛已经看到,司徒汐月依偎在自己怀里时,楼破和轩辕彻倍受打击的沮丧模样。

“殿下,有什么开心的事情,说出来也让月儿高兴高兴!”

正在这时,司徒新月来到了包房。

作为未来的太子妃,司徒新月现在是腰杆硬,架子足。

即便外面的传闻不太好听,可司徒新月还是相信轩辕咫一定会成为下一任国君。

轩辕彻有舒月国的公主撑腰,那又如何?

她已经从梅夫人哪儿知道了一些私密的事情,比如皇后刘敏背后的靠山……

无论在这大陆上如何厉害,都是比不过慈悲城的。

只要慈悲城里面的万魔山庄出马,轩辕咫这个皇帝是当定了!

她也会是堂堂正正的禾姜国皇后!

所以,司徒新月一点儿都不担心自己未来的处境,迟雪云神马,在她眼里也不过是浮云一片,不足畏惧。

“月儿啊!坐!”

看到装扮一新的司徒新月,轩辕咫眼睛一亮。

司徒新月是美丽的,这一点轩辕咫无法否认,京城第一美女的名头可不是空的。

从相夫教子,外加赏心悦目的角度来说,司徒新月都是不错的!

这也是为什么刘敏在提出让轩辕咫迎娶司徒新月为正妃的时候,他没有反驳的原因。

男人么,自然是爱美女的,养眼的美女陪伴身边,自然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但是,男人更爱征服,即便那人不是美女,可征服的快感,更加能刺激男人的骄傲和自尊。

【作者题外话】:小金宝的读者群:83984103敲门砖:文名,或者文中人物名皆可欢迎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