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拍卖芙蓉剑/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殿下,公主是客,要不我们就让给她吧!”

司徒新月已经感受到了轩辕咫身上蠢蠢欲动的好斗因子。

作为女人,她非常不喜欢轩辕咫和迟雪云眉目之间的“较劲”,那种感觉非常不舒服。

如今人们事事都把她和迟雪云做比较,无论家世,还是能力,她都落下风,所以对迟雪云也没什么好感。

如今,迟雪云摆明和轩辕咫杠上,她可不想这二人摩擦产生出什么火花来。

毕竟,夺弟妻的事情在禾姜国历代国君中并不少见。

而且这迟雪云也是难得的美女,司徒新月不想给自己找来麻烦。

司徒新月的话,打破了僵局,轩辕咫听了之后想了想,随后微微一笑。

“月儿说的对!公主远道而来是客,而且还是本宫未来的弟妹,这串项链是公主的!”

说完这话,轩辕咫当着众人,牵起司徒新月的手,含情脉脉地看着她。

“月儿果然善解人意,不枉本宫对你一片心意。等会你如果再遇到喜欢的,本宫一定买了送给你!”

轩辕咫说这话的时候,四楼的司徒汐月差点儿笑出声来。

没想到这个太子现在也学会玩阴的了!

和司徒新月在大家面前秀恩爱,无非是想打击迟雪云。

他竞拍金珠是为了司徒新月,这个未来的太子妃,充分体现出他们的恩爱,感情好。

反观迟雪云,之前在富贵楼前被轩辕彻忽视,这会儿一串珠子都要自己买,这不是明白着打击迟雪云么!

场上的人哪个不是精得似猴儿,自然懂轩辕咫的意思。

这场较量,算是迟雪云输了。

作为事件的当事人,迟雪云此时双颊绯红。

不是因为羞涩,而是因为气愤。

打人不打脸,轩辕咫这般高调秀恩爱,不就是刺激她么!

果然,司徒家的妖精就是让人讨厌!

“这串金珠是云公主的!”

管事最后一锤定音,金珠被人送到了迟雪云的包厢里,这场闹剧也告一段落。

之后迟雪云似乎和司徒新月耗上,每当司徒新月看上什么,轩辕咫喊出价格,她都要一争高下。

竞拍会似乎成了这两方的较量,只等上半场结束,他们之间的争斗才稍微平静下来。

“真无聊!”

虽然最开始司徒汐月对这双方狗咬狗,表示很感兴趣,可重复的多了,就一点儿意思都没有。

巧的是,轩辕彻在这场你来我往中始终保持沉默。

仿佛迟雪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似的!

即便迟雪云兴致勃勃地跟轩辕咫抢东西,他的包厢始终是半掩着着,不露面,也不解围,仿佛他是局外人似的。

“这个寒王果然无情!”

“不过,在你面前倒是挺多情的!连贴身玉佩都送给你!”

妖孽见司徒汐月目光停留在轩辕彻的包厢,想到轩辕彻之前的行为,心里有些不舒服。

“你怎么知道?”

见妖孽这么说,司徒汐月警惕地看着对方。刚才人群中明明就没有这妖孽啊?

他躲在哪里?难道,他是偷窥狂?

司徒汐月脑子里的这些小九九,自然没逃过妖孽的眼睛。

“寒王那么高调,我就算不想知道也难。”

“不过,他还算是有眼光!竟然慧眼识珠!比轩辕咫好多了!”

妖孽一边说话,一边把玩司徒汐月柔软的乌发。她的头发,比他想象中要柔软多了。

虽然司徒汐月偶尔有些刺头,有些小倔强,可她的头发,却如同丝滑的牛奶一般。

据说,一个人的头发软,心肠也软。

就是不知道这女人为什么对他这么狠心,真真是个冤家!

妖孽说的话,被司徒汐月直接归纳为莫名其妙。她可不想招惹轩辕咫和轩辕彻中的任何一人,也不想和他们有瓜葛。

不管别人怎么稀罕他们,把这二人当作宝贝,她却没想过和他们有交集。

短暂的休息之后,下半场的竞拍正是开始。

如果说上半场的拍卖只是热身似的小打小闹,那么下半场才是真正的重头戏。

刚才看戏的人们,这会儿也都打起了精神,想看看这一次富贵楼到底能拿出什么真正的宝贝来。

第一样,自然是大家都知道的——芙蓉剑。

自从司徒汐月从镇妖塔里取出芙蓉剑,这把剑一直被保存在富贵楼里。

虽然期间也有人很想夺剑,过都是有去无回。

如今,上古四大名剑之手的芙蓉剑终于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让这些人如何不兴奋。

毕竟,崇拜英雄,是这个时代的特征。

芙蓉剑原来的主人创造的辉煌被载入历史,成为许多人的偶像。

而陪伴他成长成名的芙蓉剑,身价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楼夜亲自拿着芙蓉剑走上展示台,在看到黝黑发亮的芙蓉剑后,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都激动起来。

关于芙蓉剑,有许多传说,能成为名剑之首,自然是有它的道理。

传说那高人最后坐化的时候,曾经将他多年积攒的宝藏藏在秘密的地方,而要寻找这个地方,必须拿到芙蓉剑。

妖孽轻声在司徒汐月身边讲述关于芙蓉剑的过去,让司徒汐月现在有些后悔。

搞不成那藏宝处真的和芙蓉剑有关系?

早知道这样,或许她会考虑考虑不出售芙蓉剑。

万一找到宝藏,那岂不是赚大了!

一想到白花花的银子,金灿灿的金子,司徒汐月就双眼冒金光。

她这模样落在妖孽眼里,有种无可奈何——

“这些都是传说,就像镇妖塔里的八尾狐一样。不可信的!”

妖孽一句话,直接浇灭了司徒汐月心头的热浪。

妖孽说的对,传说,经过几百年的添砖加瓦,早就被改的面目全非了。

之前还有人说镇妖塔里的八尾狐是吃人的妖怪,可里面除了那个傲娇的少年,什么都没有。

想到楼破,司徒汐月忽然发现从竞拍到现在,似乎都没有看到他。

“你在找什么?”

看出司徒汐月的眼睛四处寻觅,妖孽好奇地问道。

“找一个臭小子!自家的生意也不顾,不知道躲哪儿去呢!”

司徒汐月这样说,妖孽自然知道她是在找自己。

有那么一瞬间,妖孽恨不得抓着司徒汐月的肩膀告诉他,“我就是楼破!我在这里,一直都在你身边!”

【作者题外话】:可怜的楠竹。。。

小金宝的读者群:83984103敲门砖:文名,或者文中人物名皆可欢迎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