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情敌一号/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还有奇怪的事儿就是了,就是原本那个丫鬟的尸体,忽然消失不见了。

呵呵,司徒汐月看到这一团混乱,不由得笑笑。倒是对此次穆旭国之行更加期待了呢。

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根本不会闹出这么多的幺蛾子来。

很好,看样子敌人已经按捺不住,率先出招了。但是难道他们没有读过《孙子兵法》吗?不知道两军交战的时分,先沉不住气的那一方,通常会输得很惨的么?

不过好在接下来的路程倒是相当风平浪静,再也没有出什么幺蛾子。

妖孽的大队人马也都随后跟了上来,有了乘风和破浪的左右保护,司徒汐月也就不用分神担心这个总是爱给她到处闯祸、惹麻烦的妖孽了!

她每天就只要逗逗乖乖,跟乖乖说说话解解闷,晒晒太阳。其他的什么事情她都不去想。

想如果有用的话,那么人们都什么都不用干了,只要想就行了。

花丝雨倒是老实了很多,根据司徒汐月的观察,貌似她有恐狗症。如果连狗都害怕的话,也难怪她那么怕乖乖了。

再加上司徒汐月时不时的用花丝雨的衣服逗逗乖乖,叫乖乖牢牢记住这个女人的味道,花丝雨更是吓得花容失色,不敢轻举妄动了。

这样一路也算是平安,总算是到了穆旭国。

穆旭国的首都是平城,因为提前知道两位皇子要回来,而且据说还带回来了一个准王妃或者是准太子妃,所以整个京城的人民全都涌出来看热闹,道路两旁百姓夹道欢迎,热闹非凡,要不是皇家临时调来了禁卫军维持秩序,这些看热闹的百姓说不定还能把人墙冲开了!

“品心,你说都到这个时候了,怎么敖广哥哥还没来啊。日上三竿了都,咱们派出去探查消息的人不是说上午就能到吗?”穆旭国的曦华公主,娜拉凌玉踮着脚在妖孽的王府门前不住张望着,一张粉嫩娇艳的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焦急神色。

就好像是一个等待良人归来的妻子一样,满眼都是殷切的期盼。

身为蒙古可汗塔吉克的宝贝女儿,娜拉凌玉有着显赫的家世背景。

她的母亲是萧铁茹最疼爱的小女儿敖绮之,是萧铁茹唯一的女儿,也是敖战的唯一妹妹。

敖绮之生下来就备受尊荣,一直在众人的疼爱中长大,后来又被萧铁茹亲自主婚,嫁给了蒙古王子塔吉克。

在萧铁茹娘家的强势扶持之下,塔吉克顺利干掉了其他几位候选人,成为了蒙古可汗,掌握了草原上的百万雄兵。

敖绮之生性骄纵,可是对待塔吉克却是一心一意。塔吉克对这个王妃也是一往情深,甚至为了她宁愿废除了一夫多妻的制度,一心一意只跟这个美艳王妃一起过。

敖绮之生有六个男孩,活下来四个,只有一个女儿,那就是娜拉凌玉。可以说是爱若珍宝,那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娇贵人物。

娜拉凌玉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自然就是天之骄女,骄纵无比的人物。

她每年都会来穆旭国度假,不过大多时候是跟着外婆萧铁茹到深山里修身养性。

其实萧铁茹早就看出了这个外孙女对自己孙子敖广的特殊情愫,知道这个实心眼的女孩子早就悄悄爱上了天资绝伦的冥王敖广。

只是这两个人的身份却绝不容许他们两个在一起。

娜拉凌玉虽然是塔吉克的宝贝女儿,可是也是皇家子孙,必要的时候,婚姻是要用来巩固父亲的皇权和地位的。

所以她纵然骄纵无比,婚事是却绝对由不得她做主!

所以当萧铁茹察觉到娜拉凌玉的小心思之后,就把她圈在自己的身边,不让她有接触敖广的机会。天天带着她吃斋念佛,希望能通过木鱼声声来感化她,让她迷途知返。

可是没想到的是,这样的禁锢反而适得其反,不但没有消除娜拉凌玉心中对敖广的狂热爱恋,反而更在上面加了一把火油,让这把爱情的火焰,烧的更猛烈了!

这不,这次跟萧铁茹回来过六十大寿,娜拉凌玉知道敖广也会回来,早就激动的睡不着觉了。

几乎天天都守在敖广的西华王府,翘首以盼敖广的归来。

“公主,来了来了,来了来了,王爷的车队已经进城了,马上就到啦!”娜拉凌玉身边的贴身宫女品心一溜烟的从前面跑了回来,擦了擦脸上的汗珠,把这个消息汇报给娜拉凌玉。

“是吗?真的来了?”娜拉凌玉扭了扭手里的小手绢,神色紧张。

“不过,好像冥王殿下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还带了一个女人回来……”品心看了看主子的神情,小心翼翼的说。

“女人?你说的那个女人,是那个司徒汐月吗?”娜拉凌玉想必已经对情敌的资料掌握的十分详细,所以一下子就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了。

“奴婢没看清楚,好像是吧。”品心低声说,“不过,奴婢听说那司徒汐月就是个废物罢了,以前就武功很差,后来撞了脑子,整个人就更傻了,听说只有三岁孩子的智商呢。长得还不咋地,这样的女人,又怎么能是公主您的对手呢。”

“品心,不得无礼!司徒汐月再怎么差劲,她好歹也是世家嫡女,身份有别,岂容你一个小丫头在这里置喙?再说了,好歹她也是敖广哥哥看中的人,你这么说,岂不是在背后议论冥王敖广的坏话?你有几个脑袋,也够砍的?”娜拉凌玉一翻脸,吓得品心立刻跪了下来!

“公主饶命啊!奴婢,奴婢只是替公主觉得惋惜而已!想那司徒汐月这么一个人物,却偏偏被冥王看中了!冥王这朵鲜花,真的是插在了一滩牛粪上啊!”品心一边磕头一边替自己辩解。

听到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这句话,娜拉凌玉美艳的小脸上缓缓绽放了一个微笑。

其实这句话,也正是她心里想说而不敢说的话。她虽然看起来骄纵,其实心底明镜似的,在皇室长大的女人,哪个是真正头脑简单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