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冥王的逗趣儿/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百五十一万!”

轩辕咫咬着牙,盘算着自己带的银钱。

还好之前的竞拍,他大多都让给了迟雪云,所以并没有抛洒多少。

如今,敖广似乎有意为难禾姜国,这脸面,必须争!

毕竟无论他和轩辕彻之间如何矛盾,这都是人民内部矛盾。

而敖广,那是禾姜国的敌人,他现在这样,就完全是敌我矛盾了。

轩辕咫这样想,轩辕彻也是这般想的。

作为皇族,不能在这时候输了气场!

五年前的耻辱,他一定会找回来,但是现在,今天,绝对不能输!

“两百万。”

敖广似乎有心调戏这对兄弟,抛出的数字越来越大。

轩辕彻这时候干脆来到了轩辕咫的包厢里,兄弟俩相视一眼,心中明了。

这对明争暗斗了很多年的兄弟俩,头一次同仇敌忾,站在统一战线上,决定联手,一致对外。

“两百万零一两。”

轩辕彻似乎比轩辕咫还要小气,只是在对方的筹码上,加一个零头。

在轩辕彻抛出这个价格后,场上人开始哄笑。

不知道是在轩辕彻,还是在笑敖广。

“阿鸾,你说他们两兄弟身上带了多少钱?”妖孽似乎对这场争斗很感兴趣,看得井井有味。

司徒汐月看看轩辕咫,又看看轩辕彻,二人神态有些紧张,看来身上银钱不多,想了想,司徒汐月笑了起来。

“不管他们身上带了多少,这芙蓉剑他们一定会联手拿下。”

“没那么多银钱,写欠条也成啊!”

“再说,一个是太子,一个是王爷,身上总有象徵身份的东西,扣下来不就得了,难道还怕他们赖账不成!”

“噢?阿鸾说的有道理啊!”妖孽夸奖道。

“不过——”司徒汐月似乎想到了什么,眉头微皱,看向富贵楼管事。

“这芙蓉剑是我的,若是价格太高,我怕皇上付不起,会向我父亲施压,让我把芙蓉剑捐出去。”

“那样我可是一分钱都没有,亏大了!”

看着司徒汐月小巧的嘴唇,微微嘟囔着,妖孽微微一笑,倒是个见好就收,不贪心的人。

“既然这样,保本就好!”

妖孽看向楼下,不一会儿,敖广就抛出“二百四十九万”。

“疯子!真是个疯子!”

轩辕咫有些发狂,一把芙蓉剑,卖两百多万?

有这么多钱,就能打造许多把惊世宝剑了!谁会这么傻!

可这芙蓉剑原本就是禾姜国的,对方又是禾姜国的仇人,怎么能让芙蓉剑落到敖广手里,让他来羞辱禾姜国呢!

“二百五十万!”

终于忍不住,轩辕咫叫出声来。

在他发声之后,轩辕咫原以为敖广会继续跟进,没想到对方微微一顿,声音中带着笑意。

“二百五?果然二百五!太子殿下,这芙蓉剑是你的了!”

什么叫语言杀人,敖广就是。

在回味过来敖广话中的意思后,有人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禾姜国的人大多是闷着暗笑,可其他国家的人不会这般估计轩辕咫的脸面,都“哈哈”大笑起来。

特别是刚才在轩辕咫那儿受气的迟雪云,笑得最为开心。

敖广似乎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在调笑完之后,顺便加上了一句。

“我听说富贵楼从不赊账,不知道太子和寒王身上的银钱够不够,若是不够,我可以先借给你们。”

“气死了!气死我了!”

轩辕咫满脸通红,原本英俊的五官,在敖广的奚落下,也变得扭曲起来。

反倒是轩辕彻,非常冷静,他冷冷地看着敖广,依旧像冰人一样。

“多谢冥王挂心,不过是区区一点银钱,皇兄和本王还是有的!”

“呵……”敖广轻声笑着,声音低沉,说的话,却传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寒王倒是比太子顺眼多了!真不知道轩辕敬德那个老东西是怎么挑选接班人的,难道,果真是老了?”

这是一句挑衅十足的话,更含带着挑拨离间的意味,就像故意打破这对兄弟的联盟似的。

不过,敖广的话,的确有效果。

当下轩辕咫的脸色就变了变,没有说话。

又是寒王轩辕彻站了出来,“这里是禾姜国,还请冥王说话自重!”

“啧啧,恼了……”

敖广丝毫没有把轩辕彻放在眼里,只是调整了坐姿,靠在椅背上。

“既然不经逗,那我就不逗趣儿了——”

瞧瞧,人家这话,说的多霸气!

禾姜国太子和寒王在人眼里不过是逗趣儿的玩意。

虽然看不到面纱后的男人长什么模样,司徒汐月还是对敖广的表现拍手称赞。

“这人,真是嚣张!不过有性格!很好!”

见司徒汐月夸奖敖广,妖孽笑道,“嚣张,也得有资本才成。给轩辕家的两兄弟长长见识,倒也不错!”

妖孽语调中的轻蔑,司徒汐月早已经习惯了。

没办法,对方是天阶!

天阶放大陆上是什么概念?

那是任你站着还是躺着,都会被人当做神一样,供得高高的!

这妖孽一看,就是横行霸道的主儿!

大约,在妖孽眼里,轩辕咫和轩辕彻都当不得什么,反倒是敖广,颇得他的欣赏。

轩辕咫和轩辕彻搜尽了身上的银票,最后凑了两百五十万给富贵楼管事。

而这钱,没一会儿就被人送到了四楼。

来人并没有进来,只是在门口低声询问司徒汐月,是要银票,还是存银庄。

此时,司徒汐月是多么希望有个人进来,救她脱离苦海,逃离妖孽的魔爪啊——

只是,理想和现实的差距总是很大。

在妖孽的威下,司徒汐月只能回一句,“存银庄”,之后门外再也没了动静。

“怎么,希望英雄救美?”

看出来司徒汐月眼里的祈盼,最后又变成失落,妖孽伸手捏了捏司徒汐月的脸颊。

“喂!好疼!”

司徒汐月叫了起来,一手打在妖孽的手上。

偏生司徒汐月的声音原本就是绵软类,即便恼怒,听着也丝毫没有杀伤力,反而更让人有欺负的欲望。

不过担心司徒汐月会恼了自己,妖孽只是将她囚在怀里,不在做其他举动。

芙蓉剑之后,被拿出来的是一只锦盒。

就在大家都好奇锦盒里的物件时,富贵楼管事揭开了谜底。

“这是羽鹤公子炼制的洗髓丸,一共三颗。第一颗,起价十万。”

【作者题外话】:小金宝的读者群:83984103敲门砖:文名,或者文中人物名皆可欢迎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