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洗髓丸!/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洗髓丸?

当这个名字出现的时候,整个富贵楼里炸开了锅。

关于洗髓丸,那只是出现在医学典籍里的宝贝。

据说这洗髓丸能打通人的经脉,让普通人,变成武者。

虽然古籍中有记载,可是现实中没有人见过洗髓丸,如今洗髓丸出现在拍卖会上,还是神医羽鹤亲自制造的,就更加为这个传说中的宝贝增添了神秘色彩。

“我出十一万!”

不等管事说开始,一个人就叫了起来。

众人一看,这不是禾姜国的宫廷御用四品大药师闻泷么!

闻泷原本是来凑热闹,顺便看看有什么宝贝药材,没想到会遇到羽鹤公子炼制的洗髓丸。

那可是好东西啊!

闻泷曾经也想自己试着炼制,但失败了上百次。

如今有人拿出了洗髓丸,他当然要第一时间买回去研究里面的成分。

闻泷非常热情,并不代表所有人都这般热情。

毕竟洗髓丸只是古籍中记载过,现实生活中并没有出现过洗髓丸,更没有人服用洗髓丸,最后一步登天的例子。

这洗髓丸到底是真是假,效果如何,都有待考究。

十万银子可不是小数目,怎么能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牛逼的名字,就砸进去呢!

“闻大药师,您觉得这洗髓丸是真的?”

有人凑到闻泷跟前,询问道。

“不管是不是真的,就冲羽鹤这个名字,我也要买。”

一提到神医羽鹤,闻泷的两只眼睛就只冒金光。

这两年来,他陆陆续续地收集了羽鹤公子制作的一些药丸,也试着研究了药丸里面的成分。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那些药丸的纯度,要比他提炼的高十倍,药效也更加显著。

还有些药丸,是他听都没有听说过的。

更可气的是,闻泷虽然能分辨出药丸中的主要成分,可是每种药丸里,总有一两种成分是他不知道的。

他堂堂四品大药师,医术在大陆上即便不是第一,也是前五的,可居然在这儿碰壁。

若不是他在宫中任职,身上还有责任,闻泷早就追着羽鹤公子身后,向他求教了。

闻泷的回答,显然打消了许多人心里想试一试的念头。

毕竟,羽鹤公子到底医术怎么样,不是所有人都见过,也只是传闻而已。

为了一个传闻冒险,这不是大多数人的作风。

一时间,洗髓丸有些冷场。

第一颗洗髓丸最后以十一万白银的成交价格,被闻泷拿走。

十一万,在司徒汐月看来也算不错。

这不过是她根据《五龙天书》里的记载,研究出来的小东西。

让青瑶送到富贵楼来,就是来试试水。

能卖十一万,不错了!

不过,司徒汐月没想到,楼破会把洗髓丸拆开来拍卖。

只是,青瑶送来的应该是四颗洗髓丸啊?

为什么拍卖的只有三颗?

在第一颗药以十一万白银成交后,第二颗药的起价直接变成了二十万。

“二十万,这是打劫呢!”

“就是!谁知道是真是假!万一是假的,吃死人了怎么办!”

不断有负面的声音传到竞拍台上,可富贵楼管事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粗狂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就是二十万么!爷买了!”

众人回头一看,这说话的人大家都认识,是京城里的张屠户。

这张屠户当初靠卖猪肉起家,后来搞养殖赚了钱,最后盖了大房子。

如今,京城市场的猪肉,都由他来供应。

他也由当初的一个屠户,跻身成了有钱的老爷。

张屠户为人仗义好shuang,xing子痛快,唯一的遗憾,就是他的儿子不能习武。

虽然如今的张屠户已经成为京城富人中的一员,可大陆好武,他不希望儿子和自己一样,只是一个地位低jian的商人。

所以看到这洗髓丸,张屠户哪儿管那么多,直接拍了下来。

当场“刷刷刷”数了银票,张屠户直接招手,叫来了自己儿子小张。

“吃了!”

比起张屠户魁梧的身材,他的儿子略显得有些弱不禁风。

在看到张屠户手里黑乎乎的药丸后,小张明显后退了一步,“爹,您不是当真吧?您这可是让我试药啊!”

“给老子吃了!”

张屠户没那么好的脾气,当下上前,拧着儿子的衣服,一把将药塞进他的嘴里。

“咳咳!”小伙子想吐出来,张屠户哪儿会给他这个机会。

他连忙从旁边拿了一壶水,直接给儿子灌嘴里。

“吃了!吃了也!”

一时间,大家的注意力都移动到了张屠户的儿子身上。

“爹,好热!”

那小伙子扯着领口,脸色通红,就像充了血似的,看上去有些恐怖。

“这药有问题!”

不明事理的人尖叫起来,立刻富贵楼嘈杂声一片。

张屠户这下也急了,只能求助地看向闻泷。

从刚才到现在,闻泷一直在关注这对父子。

在这小伙子倒下的时候,闻泷飞快地走了过去。

“大药师,您给瞧瞧——”

张屠户擦了把脸上的汗,不敢打扰闻泷,只在旁边担心地看着,生怕儿子有个什么闪失。

“奇怪……奇怪——”

闻泷伸手为小张把脉,一边扶着小伙子坐好。

闻泷说奇怪,大家也不敢吭声,只是盯着闻泷和小张,想看出个一二三来。

见这些人都这般看稀奇,司徒汐月轻嗤了一声。

等他们知道洗髓丹的厉害,最后那一颗一定会被炒作成天价。

楼破这个贼小子,真是做生意的好手!

就是不知道他现在躲哪儿去了!

司徒汐月以为楼破被她的态度伤着了,在躲着她,一心有些担心楼破。

如果楼破的感情是真的,据说初恋会影响一个人的性格发育。

万一,被她拒绝的楼破性格上出现什么偏差,岂不是她的过错了?

妖孽见司徒汐月神游,忍不住伸手掐了下她的脸,“人在我身边,心不知道飞哪个男人身上去了!”

妖孽的话,让司徒汐月一阵脸红。

“你瞎说什么!人家只是个孩子!”

司徒汐月的话不打自招,妖孽瞬间明白,对方是在想自己。

【作者题外话】:小金宝的读者群:83984103敲门砖:文名,或者文中人物名皆可欢迎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