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二货皇子登场/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她刚才不顾自己的身份,直接伸手就打,能看出来他也是傲气十足的人。

所以,轩辕咫在现在拉低了自己的身段,因为他要羽鹤公子给刘敏治病!

“本宫今日来,是因为本宫的母后得了急症,想请你进宫帮母后治病。”

请?

这种语气和态度?

还气势汹汹,带着一干御前侍卫?

这明摆着是一副,你不跟我走,我就用强的。

如果这一套能够吓着别人,可在司徒汐月这里,是毫无用处的。

“你应该知道我的规矩!没有飞羽令,我是不会出手救人的。”

“今年的飞羽令三天后发布,如果太子真得担心皇后娘娘,还请三天后带足银钱!”

即便早就料到羽鹤公子可能会是难啃的硬骨头,可轩辕咫没猜到她会这般不配合。

“羽鹤,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轩辕咫哪儿管得了那么多礼貌,他凶狠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他的内心。

如此,直接绑着羽鹤进宫。

若对方能只好刘敏,说明她有真本事。

到时候就算找轩辕咫的麻烦,那轩辕咫也是孝心所致。

若她没有那么本事,正好找借口杀了她。

因为,轩辕咫真的看这个拽拽的羽鹤公子很不顺眼,非常非常不顺眼!

“看来,太子殿下真的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啊!”

“我初来渔阳城的时候还听人夸奖太子,恭顺大度,谦虚谨慎。今日一看,我怎么觉得太子和传闻中一点都不一样呢?”

“莫不是那些美好的传闻,都是殿下自己放出来,给自己贴金的?”

“这样说来,本公子还不得不佩服太子殿下,真真厚脸皮啊!”

“噗嗤——”司徒汐月的话刚刚说完,下面就有人偷笑起来。

这个羽鹤公子真有意思,竟然敢这样说轩辕咫,真是胆子大!

司徒汐月的讽刺,无疑触怒了轩辕咫,见她这般给脸不要脸,轩辕咫直接下令,让御前侍卫上前捉拿司徒汐月。

“本殿下在此,谁敢!”

就在司徒汐月被御前侍卫围住的千钧一发之刻,一个犀利的声音传来。

随后,一阵兵荒马乱。

数十骑铁骑,将轩辕咫和御前侍卫团团围住。

领队的,是一个身着桃花服的俊美公子。

“小羽羽,我来了!”

在见到司徒汐月后,迟雪飞立刻一个大大地拥抱飞扑过去。

“噌!”司徒汐月摸出一根金针,立刻,迟雪飞定在了离她只有一米的地方。

“小羽羽,你快把这个可怕的东西收起来!我可不想变成刺猬!”

迟雪飞别的不怕,就害怕司徒汐月手里的金针。当初他可是饱受金针之苦,后来见到司徒汐月亮金针,他就浑身之发麻。

“你来干什么?”

司徒汐月的金针让迟雪飞害怕,可是迟雪飞的缠功,也让司徒汐月头疼。

似乎,自从她救治好迟雪飞之后,这个桃花皇子就缠上了她。

那种依恋,甚至有些像幼兽对母兽的依恋一样。

莫不是因为当初迟雪飞昏迷多时,睁开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司徒汐月,所以才会这般?

司徒汐月懒得想这些问题,总之,自从发现迟雪飞的缠功了得后,她不得不打包卷款携逃,只是没想到对方会一直追到渔阳城。

“小羽羽,本殿下当然是要来英雄救美啦!”

迟雪飞这才想起来轩辕咫,立刻挡在司徒汐月面前。

“喂,轩辕咫,本殿下可不管你是谁,敢动我的小羽羽,你试试看!”

原本一个司徒汐月已经够难缠了,现在又突然冒出个迟雪飞来。

这个迟雪飞是舒月国皇后的心头肉,就算轩辕咫想动他,也得考虑迟雪飞背后的舒月国。

一想到舒月国,轩辕咫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

他怎么忘了,迟雪飞的亲姐姐迟雪云是未来的寒王妃,这么说来,眼前这个粉衣桃花面的小子,日后岂不是轩辕彻的小舅子?

轩辕咫从昨天到现在一直沉浸在自己进阶的快乐中,自然是没听到关于迟雪飞向羽鹤公子表白的事情。

只是现在看到二人这般亲昵,轩辕咫多少还是能猜出他们两个人关系不错。

“飞皇子,你肯定是误会本宫了。”

“本宫只是请羽鹤公子去皇宫给母后治病,并没有别的企图。”

在确定迟雪飞是个不容易打发的大麻烦之后,轩辕咫压低了嗓音,让自己看上去更和气一些。

“你有飞羽令么?”

迟雪飞生长在皇宫,虽然外面看着不着调,但宫里的孩子,又怎么会简单呢?

所以,即便轩辕咫好言好语,迟雪飞还是没有让步,直接点了重点。

“没有。”轩辕咫脸一黑。

飞羽令?什么鬼东西!

搞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来,无非就是敛财!

一想到因为洗髓丸,竟然被羽鹤公子刮了十万黄金,轩辕咫的心就在滴血。

“没有飞羽令就免谈!我家小羽羽可不是什么人都给救的!”

说完这话,迟雪飞讨好地看着羽鹤。

只见,迟雪飞一边乐呵呵地笑着,一边使劲地眨着两片浓密的睫毛,似乎在说,“我说对了吧!快夸奖我吧!”

对于这个二货皇子,司徒汐月直接采取了忽略政策。

她今天在外面耽搁的时间已经够多了,也该回司徒府了。

“我累了,你们慢慢聊!”

司徒汐月揉了揉太阳穴,转身要走,却被迟雪飞拦住。

“小羽羽,你的头疼么?我帮你揉!”

就在迟雪飞的头快要挨着司徒汐月的时候,他的掌心多了一枚金针。

“啊——”迟雪飞大叫起来。“小羽羽,你拿金针扎我,你好狠心!”

“我说过,不要碰我!我不喜欢别人碰我!”

说完这话,司徒汐月有些发愣。的确,她不喜欢被人触碰,也不喜欢亲昵的举动。可是,貌似这条例在两个人身上完全行不通。

一个,是楼破,那个傲娇的少年。

一个,是那妖孽,他昨天抱着自己的时候,司徒汐月也没有那么反感。

这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单单对他们二人破例呢?

【作者题外话】:小金宝的读者群:83984103敲门砖:文名,或者文中人物名皆可欢迎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