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牛哄哄的师父/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易也是有苦难言,那个楼破贼滑头,似乎害怕洗髓丸被人吞了,所以派了个哑奴送来。

偏生那哑奴是蓝段六品,身边还带着一头巨型的藏獒。

一奴一犬就这样守着装有洗髓丸的盒子,就算司徒易想抢,也没那个本事。

哑奴倒还好,不过是蓝段六品,这府里还有地阶下品呢!

可是那巨型藏獒,看上去非常凶悍,单是它的獠牙,都有人的指头长。

而且,那盒子还被藏獒叼在口里,光看着它的牙齿就让人心惊胆战的,更别提从它嘴里夺东西了。

这,这不是要人命嘛!

司徒易敢肯定,楼破绝对是故意的!

他现在恨死那个贼小子了!

无法弄到洗髓丸,所以司徒易菜和梅夫人才会从司徒汐月这里下手。

不过,这样的糗事,司徒易可不会跟司徒汐月解释,怕她有了依仗资本,更加不听话。

所以,当务之急,就是给司徒汐月一顿教训,让她知道,在司徒府,到底谁是天,谁最大!

“我打你个不孝女!”

司徒易直接忽略司徒汐月的提问,抡起藤条,向蓝衣少女身上抽打过去。

“谁敢打我徒儿!”

就在这时,一声大喝,随后,司徒汐月看着司徒易像断了线的风筝似的,被打飞到墙角,又重重地落在地上。

疼!

单是看着这情景,司徒汐月就觉得疼,更别说司徒易,直接疼晕了过去。

再一看,“救”下自己的,竟然是刚才街边的白发老人。

还有,他说什么?“徒儿”?

谁是他徒弟了?

怎么乱认亲戚啊!

察觉到司徒汐月的好奇,白发老人腼腆一笑,“徒儿,我又饿了,我要吃馒头!”

吃货!

司徒汐月差点儿吐血。

这老人是什么来历?

司徒易好歹也是紫段七品的水准,他那么轻而易举的打飞司徒易,就像小孩子过家家酒似的,难道是地阶?

“徒儿,为师饿了!”

老人来到司徒汐月面前,摸了摸肚子,“你给的金豆子不够,我没吃饱!”

“不可能!你买了几个馒头?”

司徒汐月记得清清楚楚,她可是数给老人十颗金豆子,别说买馒头,就算买一座宅子,钱都够了。

“我都给了小二,可是他就给了我十个馒头。”

老人一脸委屈,嘴唇上的胡须微微颤抖,像两条水草一样。

“才十个!他坑你!你上当了!”

那么多金豆子,只换来是个馒头?

那酒店的老板今天晚上做梦都要笑醒了。

司徒汐月和胖老头在这边叙旧,那边,梅夫人已经哭天喊地,顺便唤来一大帮家丁,把司徒汐月和白发老人围了起来。

“来人,给我打死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打死了我负责!”

白发老人有多少本事,梅夫人不是瞎子。

可她就不信,对方能一直护着司徒汐月!

这么多人一起上,只要有人闷头一棍,司徒汐月就上西天了,到时候洗髓丸还不是司徒新月的!

很显然,梅夫人这一次的估算错误。

一盏茶的功夫不到,那些手拿棍子的家丁一个个像叠罗汉似的,堆在了院子的一角。

而他们根本就没有沾到老人的衣角,更别提对司徒汐月下黑手了。

这老头是高人!

司徒汐月双眸一暗。

最近,出现的稀奇古怪的人已经够多了,这白发老头也挺奇怪的……

“徒儿,为师的功夫不错吧!”

白发老人拍了拍手,肚子随后发出一阵“咕咕”的声音。

“徒儿——”

“我知道,你饿了。跟我走吧!保证有好吃的!”

有人帮自己出手解决麻烦,司徒汐月心情大好,也懒得去探寻白发老人的来历,在众目惊呆的目光下,带着白发老人去了藕香园。

等看到哑奴和他身边的藏獒,司徒汐月终于发出会心的大笑。

楼破,帅呆了!

竟然想到这样的办法,难怪司徒易他们会狗急跳墙。

跟哑奴说了几句话,哑奴从怀里拿出盒子递给司徒汐月,随后带着藏獒离开了司徒府。

司徒汐月这才明白,敢情那藏獒口里的盒子,是个摆设,专门吓唬人的啊!

真是有趣!

白发老人现在正在桌边埋头苦干,不一会儿,他面前就出现了一只鸡完整的骨架。

厉害啊!

吃鸡也能吃出这样的水平来!

司徒汐月干脆和青瑶、丹朱一起,坐在旁边,欣赏白发老人吃饭。

原本以为饿极了的他一定会狼吞虎咽,没有吃相,可司徒汐月万万没想到,这老人吃相非常优雅。

即便速度很快,可举手投足的气度都在,就像天生就高人一等似的。

只是,那速度也忒快了点儿!

一直等桌上的美食全部被扫光,白发老人才满足地叹了口气,摸了摸胡子,一脸徜徉。

“舒服啊!太舒服了!好多年都没有吃这么饱了!真是幸福!呼呼——”

“您到底多久没吃了?”

青瑶笑着问道。“您一顿的饭量,够别人吃好几天的!”

“好久没吃饭了?”白发老人想了想,回答了一个让人吃惊的答案,“大概有十年了吧。”

“十年!”

青瑶明显不相信他的话。

“十年不吃饭,那不就死了么!”

“你们啊——”白发老头摇了摇头,“在山里有很多东西可以充饥,比如蜂蜜,比如果仁,比如野果……”

对白发老人的话,司徒汐月是相信的。

野外生存,可不就是靠这些来填饱肚子么!

只是这老人为何十年都呆在野外,这点儿让司徒汐月很好奇。

不过好奇归好奇,她却并不准备询问。

毕竟这老头的来历太奇怪,她清楚“好奇害死猫”这道理。

见司徒汐月不说话,白发老人笑呵呵地搓了搓手。

“不过现在我有了徒儿,以后再也不会饿肚子了。徒儿,你不会嫌我吃的多吧——”

说完,白发老人小心翼翼地看着司徒汐月,甚至带着讨好的笑意,让司徒汐月有些无语。

对这个非常自觉地给自己冠上师父头衔的白发老人,若说他是骗吃骗喝的老油子,可你见过地阶的骗子么?

地阶武者,放大陆上,在哪儿不是被好吃好喝地供养着!

偏生,他就赖着她了,这里面……

不容司徒汐月做出详细分析,一阵匆匆的脚步传来,将藕香园围了起来。

【作者题外话】:小金宝的读者群:83984103敲门砖:文名,或者文中人物名皆可欢迎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