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兄妹俩都上当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哥哥是我们司徒府的骄傲和希望,身为司徒世家的一员,二哥哥荣耀,就是我的荣耀,我又怎么会害二哥哥呢!”

“更何况,马上就是荣华杯争霸赛,我还想向二哥哥请教,还想去望天学院。我又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呢!”

司徒静月平时一直都是冷冰冰的坚强模样,忽然这样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反倒更让人相信她。

“来人,请五小姐过来!”

司徒易实在是想不出来司徒静月害司徒青云的理由,毕竟兄妹两个都去望天学院,日后相互之间也有个照应,司徒静月不会不明白这道理。

所以,从内心,司徒易还是相信了司徒静月的话,认定这件事情是司徒汐月做的。

藕香园里,司徒汐月早就知道了司徒青云身上发生的一切。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她猜着司徒汐月回来偷洗髓丸,只是没想到司徒青云也动了这样的心思。

这次倒是给他们长教训了!

等司徒汐月过来,所有人都盯着她,就连躺在床上的司徒青云,也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司徒青云认定这次的事情是司徒汐月和司徒静月中的一个人害了他,但是不确定是哪个。

一想到自己被整的这般狼狈,司徒青云就恨不得把这两个女人严刑拷打一番。

司徒楚月此时也恶狠狠地看着司徒汐月,她怎么会忘了对方送自己的礼物。

虽然没有证据,但司徒楚月肯定,那天的事情是司徒汐月动了手脚。

如今,她好好的四小姐做不成,只能成天躲在院子里,这像什么样!

这都是司徒汐月害的!

被人这样盯着,司徒汐月的心理素质却很好,冲司徒易浅浅行礼之后,笑着看向司徒青云。

“听说二哥哥生病了,我这里有一只百年老参,特地送来给二哥哥补一补身子!”

司徒汐月的落落大方,让司徒易心里再次犹豫起来。

真的是司徒汐月做的么?

看她模样,也不像啊!

司徒易想到司徒汐月的师父,那个地阶上品的宗师,便一改以前的咄咄逼人,换了个温和方式来询问,“汐月,你的洗髓丸呢?”

“洗髓丸?”

司徒汐月一愣,随后从衣兜里拿出个锦囊,倒出一颗乌黑的丸子,“在这儿啊!”

“不可能!”

司徒静月尖叫起来,明明洗髓丸被她偷走了,司徒汐月怎么还会有?

这,这是个陷阱么?

从一开始诱惑她进藕香园开始,就是司徒汐月的陷阱?

“三姐姐,你怎么了?是不是洗髓丸,闻大药师在这里,他看了不就知道了!”

闻泷接过司徒汐月手里的丸子,检查了一边,“的确是洗髓丸,千真万确!”

听到这个结果,司徒静月直盯盯地看着司徒汐月,仿佛要把对方看出两个窟窿似的。

好手段!

她真的小瞧司徒汐月了!

居然被人牵着鼻子戏耍了一番!

不过,司徒静月并不打算就这样放弃,她声音悲凉,指着司徒汐月。

“五妹妹,既然这是洗髓丸,你昨天送我的是什么?”

“你把真的洗髓丸留着,却给我假的药丸,现在害得二哥哥这样,你到底是什么用心?你好歹毒啊!”

司徒静月这般抵赖,司徒汐月真想拍手为她的演技叫好。

“三姐姐,大白天,你睁眼说什么瞎话?”

“洗髓丸这么珍贵,我当然是要留着自己用,又怎么会送给你呢!”

“而且昨天我带着师父逛京城,一整天都不在家,什么时候约了你?”

说到这里,司徒汐月眉头皱了皱,看向司徒易。

“父亲,昨天我的藕香园遭窃,丢了好多珠宝首饰,我刚才已经让丹朱报官了,想必一会儿就有官差会来。”

司徒汐月这一招先斩后奏,让司徒静月呆住了。

这个死丫头!

明明有那么多宝贝,自己不过顺手拿了几件小小的珠宝,没想到她现在居然还报官了!

司徒易这会儿也清醒过来,到底谁是谁非,他心里有了模糊的定论。

可司徒汐月居然报了官,这不是让司徒世家丢脸么!

“报官就不必了!爹爹一定帮你把丢了的珠宝追查回来!”说道这儿,司徒易扫了司徒静月一眼。

不成器的东西!

这叫做的什么事儿!

司徒易不是傻子,只是猜这里面的缘由,就知道是司徒静月在撒谎。

去藕香园偷洗髓丸也就算了,居然还拿人的珠宝,难道他平时短了她的么?

堂堂司徒府的小姐居然是个贼,说出去不是让人笑话么!

不过,司徒易的话显然说晚了,渔阳府尹周宇已经带着衙役过来,同行的还有楼破。

“阿楼——”这似乎是上次富贵楼之后,他们第一次见面。

司徒汐月觉得时间好像过了很久似的,这少年依旧一身明艳艳的红装,笑得张扬,只是眼里的温柔已经被他浓密的长睫毛遮掩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

“听说我送你的珠宝丢了,所以跟来看看。”

楼破说话的时候,似笑非笑地看向司徒静月,“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即便楼破年岁不大,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却让司徒静月一阵胆怯。

他知道是她偷的?

这不可能啊!

可是,为什么这少年的眼神那般吓人?

明明是一对琉璃似的美眸,此时却含着冰霜,虽然嘴角带笑,却比寒王轩辕彻发怒的样子更可怕!

“不知道五小姐的珠宝上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记号?比如你的名字?”周宇询问道。

“没有。”司徒汐月摇了摇头。

“没有记号,要寻回来恐怕就难了——”周宇沉思道。

这话,让司徒静月瞬间松了口气。

对嘛!她也是看到那些首饰上并没有司徒汐月的名字,所以才大大方方的拿走的。

没有凭证,难道他们还敢搜她的院子不成!

司徒静月的表情,自然落在了楼破的眼里。

蠢女人!

以为这样就过关了么?

“周大人恐怕不知道,这一批首饰在送来之前,我特地让人用蝴蝶兰熏过,首饰上都有蝴蝶兰的味道。”

楼破掏出一只小瓶子,打开,一只蝴蝶飞了出来。

“若要寻到,只需要这小东西就成。它可是寻香的高手——”

楼破话音刚落,将蝴蝶放飞空中。

司徒静月猜不出对方到底是不是在吓唬自己,在看到蝴蝶后,她还是后退了一步。

【作者题外话】:小金宝的读者群:83984103敲门砖:文名,或者文中人物名皆可欢迎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