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做贼心虚/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昨天她可是触碰了那些珠宝啊,不知道洗澡的时候有没有把蝴蝶兰的味道洗掉!

万一这蝴蝶真的像楼破说的那样神奇,那怎么办?

司徒静月的小小举动,显然出卖了她。

只是那蝴蝶并没有在屋里停留,而是忽闪着翅膀,直接往外飞了出去。

“到底是谁偷了珠宝,很快就知道了——”楼破意味深长地笑着,看着司徒静月一阵毛骨悚然。

“蝴蝶也能找小偷,太神奇了,我去看看!”

司徒静月想找借口离开,无奈被司徒汐月挡在门口,“五妹妹,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昨天明明不在府中,三姐姐刚才却口口声声说洗髓丸是我昨天交给你的,我倒是想请问三姐姐,可有证人?”

“你若是说不出来,就是污蔑我!”

“二哥哥被人害成这样,我也难过。但是我不能平白无故被人冤枉!”

司徒汐月的强硬,让司徒易又回想起了那日他向她索要洗髓丸时的场景。

平时软弱乖巧的司徒汐月那日散发出来的威慑力,似乎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就好像是错觉一样——

就在司徒易仔细回想那天的情景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徒儿,谁冤枉你了?说出来,师父帮你出气!”

郭老的出现,让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那些对司徒汐月充满了敌意的人,暂时将他们心里的怨恨藏了起来,生怕得罪了这位地阶上品的宗师。

“没有什么,是误会!误会一场!”司徒易连忙出来打圆场。

这郭老不止一次在他面前表现出对司徒汐月的疼爱,看上去就是个极其护短的人。

要这事儿真的是司徒静月做的,那郭老一定会为司徒汐月讨回公道。

前几天那一脚,让司徒易现在还有些行动不便,他自然知道郭老虽然长得面善,却不是个心慈的。

“误会?谁误会我徒儿了?”

郭老一哼,众人心里都是一颤。

“我告诉你们,谁要是让我徒儿受委屈,我会千百倍地讨还!哼!”

郭老的态度,让司徒静月不得不低头。

地阶上品宗师的话都说到这儿,而且摆明了不打算善罢甘休,司徒静月无论如何,都得认栽。

“妹妹,许是我弄错了!”

“是我身边的双儿拿了药丸给我,说是你给我的!”

“我真的以为就是你……我,我不是故意的!”

无耻啊——

自己做的事情,现在推得一干二净,真是让人不得不膜拜!

就在这时,周宇带着寻找到的珠宝过来。

“这是在三小姐房里找到的珠宝,麻烦五小姐看一看,是不是你的!”

司徒汐月仔细地翻看了一遍,“没错,都是我的!”

得到司徒汐月的确定,周宇看向司徒静月。

“三小姐,这珠宝是在你房间里找到的,麻烦你跟我们去衙门走一趟!你的丫头把什么都招了!”

一同被周宇带来的,还有司徒静月的丫环双儿,她怯生生地看了司徒静月一眼,赶紧躲在周宇身后。

司徒静月现在想生吞活剥双儿的心都有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她没想到双儿会这么快就招供,还把她供了出来!

“大人,我是被冤枉的!”

“这一切都是双儿做的!我根本就不知道!”

事已至此,司徒静月什么都不想,直接咬着双儿不放。

“双儿,我对你像亲姐妹一样,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明明是你拿了药丸给我,骗我说是洗髓丸,这些珠宝,也是你在藕香园里偷的,你现在怎么血口喷人!”

听了司徒静月的指责,双儿一时半会儿还没醒悟过来,小姐这是,要让她顶罪?

“小姐,你——”

双儿刚开口,一口血喷射出来,身子软软地倒在地上,身后站着司徒易。

“司徒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重要的人证被司徒易杀死,让周宇很是不满。

“府尹大人,分明就是这丫环见财起意,还想挑得我们司徒世家鸡犬不宁,对这样的人,留不得!”

几个回合,司徒易已经清清楚楚地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边恨司徒静月不成气候,一边又怨司徒汐月这般扫司徒府的颜面,所以司徒易才趁机杀了双儿,以免闹出更大的笑话来。

司徒易这般坚持,周宇也不能在多说什么。

毕竟司徒世家是他惹不起的,周宇只能将这件事情定在双儿身上,带着衙役离开司徒府。

看着司徒静月恢复元气,后又挑衅地看自己的模样,司徒汐月心里感慨万千。

果然是偏心啊!

司徒汐月完全能想象得到,若非楼破露面,又有白发老人护着,今天这个黑锅她肯定背定了。

只是现在双儿被推出去成了替罪羊,可惜一条人命,就这样没了!

大约在他们眼里,奴才不过是连猪狗都不如的生物,想打就打,想杀就杀——

“既然真相大白,那我先回去了!”

司徒汐月忽然觉得呆在这儿,看着这些人的丑恶嘴脸,很恶心。

司徒汐月走了,白发老人和楼破随后也跟着离开,屋里只剩下看热闹的闻泷。

闻泷不是傻子,谁是谁非,他看得真真切切。

不过他对别人家的私事不感兴趣,他现在关心的只是司徒青云的情况。

现在已经确定病因,是司徒青云服用了假的洗髓丸,可如何诊治,这还是个大问题!

到这会儿,司徒青云已经出现严重的脱水状况,而且开始昏迷高烧,这哪里是普通的痢疾呢!

想了想,闻泷开了药。

“喝下去如果有效,就去找我。如果没效的话——”闻泷拖长音调,“那就另请高明!”

闻泷的话吓坏了司徒易和薛姨娘,两人同时来到闻泷面前。

“大药师,你这是什么意思?您的药怎么会没效果呢!”

“是啊!您这么说,我心里七上八下的,老不踏实!”

听了这些话,闻泷笑了起来,“除非知道司徒公子服下的药是什么,研究出里面的成分,我才能对症下药。否则,我真的很无力!”

“可是,可是双儿已经死了——”

司徒易纠结地说道。

“噢?真的么?那我就没有办法了!你们还是请别人吧!”

闻泷抬脚要走,突然听到一声重重的耳光声,“啪——”

“爹爹,你——”

司徒静月被打得鼻子冒血,她捂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司徒易。

【作者题外话】:小金宝的读者群:83984103敲门砖:文名,或者文中人物名皆可欢迎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