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防虫药/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打我?!”

司徒静月从小就表现出了优秀的武学天赋,在司徒府的待遇一直都很好,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今天司徒易这一耳光可是把她打懵了。

“孽障!还要我bi问你么!以为我是瞎子么!”

“双儿已经替你顶罪了,丑事儿我也替你瞒下了,你哥哥现在都这样,你还不说实话!”

“这药丸是怎么来的!你给我老老实实地交待!”

即便脸上火辣辣的疼,司徒静月还是一口咬定自己不知道,就算司徒易要把她关进小黑屋,她都不承认这事儿和自己有关。

毕竟,当着这么多人,还有闻泷这个外人在,如果她承认了,那名声就毁了。

司徒青云原本和她不对盘,难保今天的事情不会被泄露出去。

司徒静月知道,对于女子而言,能习武是最好不过的,与此同时,好名声也非常重要。

她还想嫁给轩辕彻成为寒王妃,不能让自己有任何污点——

所以,无论司徒易如何威逼恐吓,司徒静月都一口咬定是双儿做的,她不清楚。

“爹爹,自然双儿偷了五妹妹的珠宝,那药丸说不定也是在五妹妹哪儿顺手拿的。”

“要知道二哥哥到底吃了什么,不如去问五妹妹,看她在屋里放了什么药丸!”

虽然因为司徒青云的事情,司徒易很想重重地惩罚司徒静月,可是荣华杯争霸赛在即。

这次比赛不单对司徒静月很重要,对司徒府也很重要。

要是司徒静月能够在比赛中取胜,进入望天学院,司徒世家的声望又会更上一层楼,对即将要嫁入东宫的司徒新月也会是一个不小的助力……

出于种种利益的考虑,司徒易最后还是放弃了惩治司徒静月的念头。

只是对司徒青云母子也要有交待,司徒易便责令司徒静月呆在自己的院子里,哪儿都不许去,直至荣华杯竞赛。

等司徒易派李进去藕香园,知道对方的来意后,司徒汐月笑了起来。

“我能有什么药丸呢!双儿拿走的该不是我用来防蛀虫的丸子吧!”

司徒汐月要青瑶拿了一颗递给李进。

“我屋子里除了这个药丸,没有别的了。”

等李进走后,青瑶笑嘻嘻地来到司徒汐月身边给她捶背。

“小姐,您怎么不揭穿司徒静月的真面目呢?明明是她做的,却推卸责任到丫头身上,还枉死了一条人命!”

“揭穿又如何!司徒易一定会想别的法子保她。”

司徒汐月眯着眼睛,眼前不断浮现司徒易一掌拍死双儿的残忍画面。

这情景,和当初司徒易将风寒入骨的司徒汐月赶去家庙的狠绝何其相似——

“来日方长,不是还有荣华杯比赛么!我有的是机会。”抚摸着指尖的蔻丹,司徒汐月笑了起来。

姑且,让这些人先的得意几天吧!

司徒汐月唯一有些惆怅的是,楼破并没有像以往那样黏糊她,似乎刻意地跟她保持着距离。

楼破今天过来,一是帮她找回珠宝,二是将银卡给她。

知道司徒汐月放那么多钱在身边不方便,所以楼破送来的是楼家银庄的特制银卡。

无论司徒汐月在哪里,只要拿着专属她的银卡去楼家银庄,都能取到钱。

回想起楼破离开时不舍,却又匆匆的模样,司徒汐月叹了口气。

两人现在这样相见真是尴尬,即便她心里没有什么,可总是有种辜负楼破,伤害了对方的感觉。

等荣华杯赛事后,这一切就会结束吧……

李进从藕香园拿来的药丸,的确和司徒青云服用的一模一样。

只是这种防虫的药闻泷没有见过,只能先拿回去研究里面的成分,才好给司徒青云对症下药。

“闻大药师,麻烦你了!”

薛姨娘虽然心急,却也知道这种事情不能急,药方要好好研究才行,所以只能含泪送闻泷出去。

等所有人都走后,薛姨娘扑倒在床边痛哭。

“娘,都是司徒静月那个jian人,她肯定知道药有问题,故意让我吃,她嫉妒我,嫉妒我在望天学院——”

司徒青云在昏迷之后的片刻清醒中,依旧不忘记诅咒司徒静月。

他此刻恨不得亲手宰了司徒静月!

如果昨天他没有上当,就不会像现在这样!

他完全忘了,这药是他硬从司徒静月手里抢过来的。

如果司徒青云对洗髓丸没有任何贪念,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薛姨娘听了司徒青云的话,牙齿也磨得“咯咯”作响。

“儿子,你放心,我不会让她得意的!你才是司徒世家唯一的希望,她不过是jian奴生的下jian胚子,什么都不是!”

“你爹今天居然这样维护她,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作为司徒府里和司徒青云一样有武学天赋的司徒静月,一直都是薛姨娘的眼中钉肉中刺。

比较起来,薛姨娘对司徒静月的讨厌,要比对司徒汐月这种毫无杀伤力的废物更多!

毕竟司徒汐月只是占据着嫡女的位置,司徒府族长的位置不传废物,所以和司徒汐月无关——

可司徒静月就不同!

她的天赋比司徒青云还要好一些。

这就直接影响了司徒青云在司徒易心中的位置,甚至威胁到了司徒青云的地位!

司徒世家也有优秀女子继承族长之位,招女婿入赘的先例。

如果司徒静月在武学上的成就比司徒青云高,日后她若成为女性族长,岂不是始终压司徒青云一头!

司徒镜月和司徒汐月到底谁是最大的威胁,这一点儿,薛姨娘一直都知道的很清楚。

“娘——”

等出了司徒青云的房间,司徒楚月一脸不忿。

“您还是在意哥哥更多,你光念着为哥哥报仇,就不想为我报仇!”

司徒楚月至今都恨着司徒汐月,她失身失名,都是因为司徒汐月啊!

“你给我住口!”

见女儿这么不懂事,薛姨娘立刻呵斥道。

“你自己被人当枪使,还好意思埋怨别人!”

“早就让你别跟司徒新月在一起,她是个貌美心毒的人,你怎么都不听!”

看出司徒楚月的难过,最后薛姨娘还是放软了声音,握着她的手。

【作者题外话】:小金宝的读者群:83984103敲门砖:文名,或者文中人物名皆可欢迎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