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敢不敢比试?/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啊!”司徒汐月手指抚在面罩上。

“如果她不多事,顶多晒半天太阳就好。偏偏有人学艺不精,还喜欢卖弄,那就只能让人受苦了!”

司徒汐月的讽刺,李嫣如何听不出来。

她恨不得上去撕了司徒汐月的面罩,只是害怕对方身上藏着别的毒物,只好狠狠的用目光瞪着司徒汐月。

“姑娘,别把眼珠子瞪掉地上,免得脏了地。”

听松笑嘻嘻站在司徒汐月旁边,说完后特地向司徒汐月邀功,“公子,我这样说对不对?”

“说的真棒!”司徒汐月伸手刮了一下听松的鼻子,“晚上加餐,做红烧肉你吃!”

“多谢公子!”一听红烧肉,听松高兴地蹦起来。

被六岁的小孩这般说,李嫣如何忍得。

只是当着这么多人,她不可能针对听松,只好指责司徒汐月。

“你这样的人简直是带坏小孩子!作为医者,你没有善心,作为长辈,你没有良心,你——”

“吵死了!”就在李嫣说话的时候,一个蛮横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话。

三楼,楼破终于忍不住开口,他一早就认出了风之谷的这四人,对这个青衣女子更是记忆犹新。

风之谷落败成这样了么?

居然教出这样的二球徒弟来?

“你到底是来竞拍的,还是来砸场子的?”楼破挑起窗帘,好声没好气地说道,“不买飞羽令,就滚开!别耽误本少爷的时间!”

楼破来了?!

司徒汐月双眼一亮。

她原就想等着吃透《五龙天书》后就给楼破治病,没想到他居然找上门来了。

这次可不是个好机会么!

“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在看到对方是绝美少年后,李嫣后面的话吞进了肚子里。

这大陆上什么时候开始盛产这么多的绝色美男?

之前的男子是,现在眼前的少年也是!

“花痴!擦擦你的口水,真恶心!”

对方又是那种呆滞的模样,让楼破忍不住皱紧了眉头。

一想到那天就是因为这花痴打扰,他和司徒汐月的二人世界才告吹,楼破对李嫣的厌恶又更近了一步。

“羽鹤公子,本公子出二十万黄金,购两枚飞羽令!”

懒得去看李嫣,楼破直接看向司徒汐月。

之前他一直不确定羽鹤是否有真本事,可经过李嫣这么一闹,楼破反倒对羽鹤公子充满了希望。

至少,这人是有真本事!

希望他对咒术有所了解,就算解不开自己身上的禁锢咒,能有所缓解也成。

这两枚飞羽令,一枚是为他自己,另外一枚,则是为了司徒汐月。

自从知道司徒汐月身上有万魔山庄的离心咒后,楼破就寝食难安,很担心她。

如今,这也算是个机会!他怎么会忘记司徒汐月呢!

作为当事人的某神医,自然不知道楼破这番良苦用心,不等她开口,就有人出言反驳。

“这位公子好生霸道!飞羽令一年也不过五枚,你一下就拿走两枚,让我们怎么办?”

说话的是一灰衣男子,楼破只是浅浅地瞥了一眼,嘴角弯出了一个讽刺的弧度:

“你们如何,我不知道。我只清楚,这五枚飞羽令中有两枚是我的!不服气,就出钱啊!”

那语气,竟和司徒汐月异常相似,听松听了之后,笑了起来。

“公子,居然有人和你一般狂妄自大!你们倒是可以做朋友!”

听松原本就是童真稚子,说话也未加掩饰,这话让楼破听了个清清楚楚。

关于羽鹤公子在宅院前为几个童子教训轩辕咫的事情,他早就听说过,对这个年轻的神医性格也颇有好感。

他早就看不惯轩辕咫了,没想到被羽鹤公子教训了,真爽!

楼破举了举手中的茶杯以示敬意,司徒汐月也回应了一个笑容,而这二人的互动,直接让叫嚣的人闭了嘴。

是啊!人羽鹤公子开场白就是,她喜欢黄金。

要想得到飞羽令,可不就是得往里面砸金子么——

有了楼破的起头,另一边的窗帘也被挑开,竟是轩辕尘渊。

“本王也出十万黄金,请羽鹤公子移驾皇宫,为本王皇嫂治病。”

有了这两人的带头,被李嫣打乱的竞拍终于进入正常环节,最后五枚飞羽令共以五十万黄金的数目卖了出去。

“这个羽鹤公子真是敛财高手啊!”

在看到那么大一沓银庄的票据进入听松背着的竹篓中,胖老头忍不住叹了口气。

如今的风之谷不但因为没有主事人而衰败,就连银钱,也紧缩得厉害。

哪儿比得上羽鹤公子,随随便便一出手就是黄金。

真是阔气!

“哼!利用医术敛财,这样的人是最无耻的!”

一连在司徒汐月身上吃瘪好几次的李嫣对羽鹤公子不过一炷香功夫就得了五十万黄金的举动自然是非常看不惯的。

“喂,那个什么羽鹤!你不是自诩药王么!”

“我师父和师伯是风之谷长老,两人皆是二品药王,你若真有本事,敢不敢和他们比医术?!”

李嫣的话,引起所有人兴趣。

这对那些没有拿到飞羽令,又对那几个财大气粗的“款爷”十分不满的人而言,这可不是个好机会!

虽然李嫣口口声声说他们是风之谷的人,没有个参照物,怎么证明?

若这两方能比试一番,一则让人开眼界;

二么,若是证明那四人真是风之谷的人,他们又是免费行医,岂不是正好可以请他们治病!

所有人心里都有自己的小算盘,思量了一番,不断有人开始迎合李嫣的话。

最后,居然除拿到飞羽令的人,其他所有人都支持李嫣,认为司徒汐月应该和风之谷长老比试一番。

看着那些,刚才还巴巴地求飞羽令,现在一转脸却站在李嫣阵营的人们,司徒汐月越发认识到人心的变幻莫测,和丑陋。

不给他们治病,就临阵倒戈,那些看热闹的笑脸,似乎都在等着她出丑——

只是,真的比试,还不知道谁胜谁负呢!

“我没意见,只是这几位得了飞羽令的客人还等着医治,他们若愿意等,我不介意和两位前辈切磋。”

【作者题外话】:小金宝的读者群:83984103敲门砖:文名,或者文中人物名皆可欢迎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