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一个铜板的诊金/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齐云!”司徒汐月唤道。

“是!”一旁叫齐云的童子端着一碗乌黑的药来到孕妇旁边,小心喂她喝下。

只等孕妇缓缓睡去,司徒汐月才再次开口。

“我主刀,飞鹤、听松辅助,朝霞给鲸须消毒。”

“那我们呢?!”

见司徒汐月不给自己和老四安排任务,胖老头有些着急。

“二位帮忙稳住孕妇气息,等孩子出生,还要麻烦你们为孩子做处理。”

简简单单两句话,分工明确,所有人都听令,按照司徒汐月的要求开始行动。

就在司徒汐月拿起薄薄的手术刀,将孕妇的下腹划开的时候,两个老头都忍不住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这可是刀剖活人啊!那得多疼啊!

奇怪的是,这孕妇昏睡之后想感觉不到痛似的,就连shenyin都没有。真是怪了!

只是现在这样关键,两人如何有精力顾及孕妇是否醒着,是否疼,二人都睁大了眼睛,盯着司徒汐月的那双手。

此时,她白净修长的手已经被血染红。

可是司徒汐月一点儿都不惊慌,用止血钳将伤口夹住,再次下刀。

好胆量!

好稳的刀法!

胖老头和瘦老头对视一眼。

即便他们从医多年,这样的情景还是第一次遇见过。

羽鹤公子身上的淡定从容,让他们自愧不如。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服了!

司徒汐月专注着自己的工作,没有注意胖老头和瘦老头的动静。

就在她再次剖开,将孩子取出来的时候,司徒汐月紧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

“是三胞胎!”瘦老头叫了出来。

难怪这孕妇生产的这般艰难!三胞胎原本就是极其罕见的,又拖延了这么长的时间,可不是把人折腾死么!

他诊出的结果是双胞胎,没想到还有一个!

快速地剪断脐带,司徒汐月将婴儿递给胖老头和瘦老头,“孩子在母体窒息太久,缺氧,你们赶紧抢救!”

说完,司徒汐月回到手术台,为孕妇缝合。

对方都做到这份儿上,若是再不露一手,两个老头都觉得羞愧。

胖老头和瘦老头赶紧抢救婴儿,司徒汐月也在忙着,一时间,手术室的空气紧张得不行,就连帮忙的童子们的小脸,也绷得紧紧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司徒汐月终于呼出一口气的时候,几声嘹亮的啼哭声划破云霄。

“生了!生了!”

等候在羽鹤公子宅院外的那些人叫了起来。

“真的,孩子生下来了!”

孩子的父亲表情有些呆滞,直到大家都来贺喜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

“我当爹了!我当爹了!”

只是,当初羽鹤公子说母子只能保一个,一想到孩子现在顺利出生,那他的娘子岂不是归天了,这男人的脸色当下就变得沉痛起来。

“娘子,我要看我娘子——”

就在村民准备砸门的时候,门吱呀一声打开。

胖老头、瘦老头和司徒汐月一人怀抱一个婴儿走了出来。

看到这情景,人们有些傻了。这是怎么回事?

最后,还是瘦老头解开了谜题,“恭喜你!是三胞胎,两男一女,母子平安!”

“三胞胎……母子平安……”

喜悦冲撞着村民的大脑,让他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只能傻笑,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来,“我娘子没事?太好了”

村民的话,让众人笑了起来。

“没见过这么在意老婆的人!”

即便旁人这般笑话,村民也不做任何反驳,只是傻乎乎地笑着。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大约就是说的这样的情感吧!

司徒汐月有些羡慕地看着村民淳朴的笑脸,这样一生一世一双人,就挺好。

“你娘子身体不适,需要调养,十天后你过来接你娘子回家。”

“而且孩子早产,要好好呵护,就先放我这儿!”

“多谢神医,多谢神医!”

村民刚想跪拜,被司徒汐月一手扶了起来。

“无须感谢我,你若是个无情无义的人,我也不会出手相助,更何况这里面也有这二位的功劳,我不能一人独占。”

见司徒汐月提到他们,胖老头和瘦老头连忙摆手。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不过是给羽鹤公子打下手,若没有她,今天是一尸四命,该谢的是她!”

村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只是翻遍了衣兜,最后仅拿出一块碎银,和十来个铜板。

“我没有太多钱——”村民的脸因为羞愧而变得通红,尴尬万分。

怕司徒汐月嘲笑他,村民抬起头,急切地说道:

“神医,我有的是力气,我会砍柴,会钓鱼,什么活我都能做,我会赚钱付诊金,请你给我时间……”

就在村民想说更多的时候,司徒汐月伸手,从他掌心里拿了一枚铜板。

“诊金我收了,你十天后来接他们回家吧!”

一……一枚铜板!

不止村民,就连围观的人们也惊呆了。

谁不知道神医羽鹤诊金高得吓人,今日是怎么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司徒汐月的行为,再一次洗刷了她在胖老头和瘦老头心中的印象。

别人不知晓,他们可是当事人。

单是吊着孕妇那口气儿的参汤,就是百年老参,更别提这之后还得多少名贵药材砸进去。

真真是个怪人——

“羽鹤公子,凭什么收我们那么贵的诊金,只收他一个铜板?这不公平!”有人嚷了一句,声音愤愤不平。

“不公平?”

听了这话,司徒汐月笑了。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世界原本就没有什么公平可言!”

“那,那你也不能坑我们那么多金银啊!”那人继续抱怨道。

“不是你们巴巴地送上金银求我救人的么?怎么现在成我的过错了?”司徒汐月眨了眨眼睛,一脸无奈。

“既然你不乐意,那我把金银退还给你,人么,我也不救了——”

“别,别!我是开玩笑,开玩笑的!”一听这话,那人急了,连忙道歉。

只是,司徒汐月哪儿是轻易饶人的主。

她直接让童儿查出了他的家世,并且当场宣布,此人,乃至背后家族,无论遇到任何病症,出多少诊金,羽鹤公子都不会相救。

这下,不单是当事人,就免围观人群都傻了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