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羞涩的傲娇少年/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天再见,迟雪飞才真真正正地仔细打量楼破,在发现对方容貌比自己更胜一筹,迟雪飞有些兴奋。

舒月国爱美成疯,全国上至国君,下至平民百姓,都喜欢美的事物和长相美的人。

虽然大陆尚武,可在舒月国,只要容貌拔尖的人,无论男女都能获得名誉地位的双丰收,若是能习武,且武功高强,更会加官进爵,成为人上人。

反之,那些容貌普通,甚至丑陋的人,在舒月国可是一点儿地位都没有。

被一个男人当面夸奖“美”,对楼破而言,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他虽然喜爱红色锦袍,那是因为红,是火的颜色,是生命的张扬,符合他的性格。而且,红更掩盖身上的伤痕,能遮挡流血的身体……

他才不是眼前这个粉嫩的小娘娘腔能比的!

明明是个男人,偏偏身着粉色桃花衫,还喜欢男人……

想到这儿,楼破不怀好意地看了眼一旁的蓝衣少年。

这二人该不是真有什么吧!若真如此,到底谁是攻,谁是受呢?又是谁扑倒谁呢?

一时间,楼破小邪恶了一把。

司徒汐月和楼破相处久了,自然了解他。

对方一个眼神,一个坏笑,她都清楚里面包含的深层内容。

现在楼破凤眼上挑笑得妖冶,明显是想到不健康的方面,司徒汐月决定好好地“敲打”楼破一番。

这少年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我要做事儿,你在这儿等着!”

司徒汐月随便指了个位置给迟雪飞,自己走向楼破。

再次见到这少年,司徒汐月不知道自己现在心情如何。若他知道自己就是神医羽鹤,那张俊美的小脸,会不会变得呆滞?

一想到楼破平时傲娇的模样,司徒汐月的表情就松缓了很多。

不过,神医羽鹤是她的底牌,她可不想那么早对楼破摊牌。

“你来了——”

大约是因为司徒汐月也偏爱蓝色的缘故,所以楼破看眼前这个年岁不大的蓝衣公子很是顺眼。

外加她的医术得到了风之谷的认可,应该不会差到哪儿去。

所以楼破心里原本的期望,也由三分提升到了五分。

楼破领着司徒汐月去了里间,“让我怎么做?把脉?还是有什么独门秘方?”

楼破坐下后,认认真真地看着司徒汐月。

“脱了上衣!”对方难得认真的表情,让司徒汐月一阵乐,想到刚才楼破的小邪恶,司徒汐月也有了捉弄他的心思。

“脱衣服?”

楼破有些呆滞。

没听说给人诊治一开始上来就要脱衣服的啊!

“真脱?”楼破看了眼羽鹤公子,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端倪来。

无奈,对方带着金丝面罩,根本就看不出人家的表情来。

“嗯!脱掉上衣!”

司徒汐月说话很一本正经,心里却乐开了花。

因为她已经从这个傲娇少年的脸上看到了一片绯红,莫不是,害羞了?

司徒汐月的猜测非常正确!

当着陌生男人脱衣,对方还是有那方面嗜好的,让楼破有些鸭梨山大。

这些天神医羽鹤的名声鹊起,伴随着她牛13医术的,还有她和舒月国皇子迟雪飞之间的同性之恋,被人传得惊天地泣鬼神。

即便流言三分真,七分水,但今日羽鹤公子可是带着飞皇子一起来楼府的,这二人之间……

一时间,楼破的表情怪怪的,原本白嫩的脸颊,也渐渐染红。

可爱的少年啊!

见对方上当,司徒汐月一个没忍住,伸手在楼破脸颊上捏了一下。

天知道以前蹂躏习惯了楼破,这些天因为被他突然告白,她一直忍着想捏对方的冲动,差点儿给郁闷坏了。

若不是碍于现在伪装成男子的身份,她一定好好地捏这个傲娇少年一番。

“喂,你干什么!”

楼破猛地从椅子上弹跳起来,蹦到离司徒汐月三米远的地方,一脸警惕。

对方下手实在是太迅速,而且非常纯熟,让楼破措手不及。

只是,他明明很讨厌别人离的太近,只接受司徒汐月一人对自己亲近。

可为何这个蓝衣男子捏他的脸颊,他竟然有种熟悉的感觉,而且,不那么排斥?

难道真是爱屋及乌,因为喜欢司徒汐月,所以但凡穿蓝衣的人,他都没抵抗力?这,这不对劲啊!

“小弟弟,你脑子里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司徒汐月一本正经地“教训”楼破,可她现在其实憋得慌,想狂笑,却又害怕露馅。

哎呀!

没想到这个傲娇少年这般羞涩!

为何之前告白的时候那般,没脸没皮的?他到底有多少面孔啊?!

司徒汐月凶巴巴地扬了扬手中的听诊器,“你穿的太多,脱掉外衣,解开中衣,留一件单衣。快点儿——”

司徒汐月的正经,让楼破意识到自己刚才是多想了,一阵窘迫后,楼破按照司徒汐月说的,一一做了。

戴上听诊器,司徒汐月将另一头放在楼破的胸口。

“咚咚咚——”

另一头,传来的是楼破结实的心跳。

这一次,反倒是司徒汐月有些脸红。

我是医者,医者父母心!司徒汐月连连安慰自己,这是治病时间,乱想什么呢!

平息了心情,司徒汐月开始进入状态。

因为羽鹤公子离自己很近,楼破能清楚地看到她的蝴蝶面罩。

这个羽鹤公子到底有多喜爱黄金呢!就连面具都是用纯金打造,那些金丝细如发丝,该是多高的工艺水平啊!

单是这蝴蝶面罩,就价值不菲!

不过,虽然黄金土豪了一些,而且蝴蝶造型略有些脂粉气,可在蓝衣少年的脸上,却那么融洽,也亏得她这样的气质,才能撑起来。

投入到工作中的司徒汐月非常认真,专注,甚至忘记了时间。

放下听诊器,司徒汐月为楼破把脉。

之前她瞅着空档,捏拿了楼破的脉搏,但是时间很短暂,只查探出他身体有问题,却没更多时间去检查。

如今有了这机会,司徒汐月自然是要仔仔细细地给他检查一番。

只是越检查,司徒汐月越是心惊,脸色也越发难看。

若非她带着面罩,她紧锁着的眉头,一定会出卖她内心的担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