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咒术?!!/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了?很不好么?”

凝滞的气氛,还是让楼破察觉到了异样。

司徒汐月紧抿着唇,没有说话,又重新诊断了一番,结果还是一样。

楼破这哪儿是病,分明就是被下了咒!而且,这咒跟着他多年,血肉相连,已经融合在一起,想解咒没那么容易。

“你和万魔山庄有什么关系?”

终于,司徒汐月开了口,不谈病情,直接进入核心主题,让楼破错愕的同时,也笑了起来。

“你既然提到万魔山庄,想必已经知道我得了什么病。”

“没错。”司徒汐月点了点头。

“那你能治好我么?”楼破这样问,心里的希望从五分已经升到了七分。

这么多年,看了那么多名医,没有人能够识别他身上的咒术,羽鹤公子是唯独的一人。这是不是就代表着她能治好自己呢?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和万魔山庄有什么关系,他们为什么会对你下咒!”

司徒汐月不喜欢楼破左顾言它,他似乎刻意避开了万魔山庄,这让她很是担心。

《五龙天书》中记载,万魔山庄擅长毒术、蛊术、咒术。

这三种,一层高于一层,其中以咒术最为恐怖,对人的伤害最大,也最难医治。

因为咒术不是单一的,它是将毒术和蛊术综合,又加入传说中的巫术。

咒术对下咒之人的要求非常苛刻,下咒之人不但要精通医术,还要擅长巫蛊,更需要强大的精神控制力和武力。

下咒,原本就是对下咒之人的考验,倘若功夫不到家,不但下咒不成,反倒会有损自身。

所以说咒术对下咒之人来说,原本就相当凶险。

若非有天大的仇恨,万魔山庄的人不会轻易动用咒术。

楼破,不过是禾姜国首富之子。

楼家虽然在禾姜国地位显赫,可是放在大陆上也不是特别顶尖的家族,更别说在慈悲城了。

楼家的存在,不可能威胁到万魔山庄的地位,为何楼破身上会有万魔山庄的咒术,而且年代似乎还很长?

羽鹤公子的聪明,让楼破有些头疼。

若对方和闻泷一样,只是个喜好医术的呆子倒也罢了!

偏偏她这般刨根问底,而且还有誓不罢休的趋势,这该怎么办——

两人的僵持,让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司徒汐月紧紧地盯着楼破,丝毫不放过他的任何表情。

对方眼里有bi问,还有担忧,当楼破想恼,却恼不起来。

终于,在眼光交流中,楼破抵不住司徒汐月的眼神,摆阵下来。他倔强地撇开头,轻哼了一声:

“我请你来给我医治,你追究那么多做什么!”

“这是我的私事,还请你弄清楚!你只管给我治病,我又不会少你的诊金——”

只是楼破不知道,他这句话,把司徒汐月气得够呛。

没良心的家伙!

司徒汐月咬着牙,恨不得撬开对方脑瓜看看他到底在想什么。

“不知道病因,我也无从下手。”

“既然你这么不配合,那等你想好怎么告诉我的时候,我再来给你医治!”

说完,司徒汐月直接走了出去。

“喂,走了!”

招呼了迟雪飞,司徒汐月冲等候在外的楼楠拱了拱手。

“令郎很不配合,我拿他没办法。只是我的时间金贵,既然他不担心自己的身体,我就先去皇宫给皇后治病。”

“等你们什么时候想通,什么时候再来找我!不过,那时候我可未必有时间!”

司徒汐月的这番话,让楼楠一愣,他并没有听到楼破和羽鹤公子的对话,现在对方这样,他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开。

等羽鹤公子走后,楼楠匆匆地走了进去。

“主子……”

楼楠话还没问出口,就被楼破打断,“她诊断出我被人下了咒术。”

“真的?!”

一听这话,楼楠有种喜极而泣的感觉。“这真是太好了!主子怎么不留羽鹤公子给您治病?”

“她想知道我和万魔山庄的关系,我不肯说。”

楼破这样说,楼楠也沉默了下来,他能够理解楼破不解释的原因。

这世上能诊出咒术的人简直就是凤毛麟角,即便是风之谷的药师,除非是长老级别的人物,否则根本辨别不出来。

这个羽鹤公子年岁不大,前几天的情形已经证明,她和风之谷的长老并不认识——

不是风之谷的人,那么她很可能来自万魔山庄!

毕竟,万魔山庄擅长下咒,万魔山庄的人自然是认得咒术。

“主子,她该不是万魔山庄的人吧!”楼楠眉头紧锁。

若羽鹤公子来自万魔山庄,那么,她以神医的身份出现,目的是为了什么?

难道,这又是一个阴谋么?

“万魔山庄少主已经闭关了近三年,你说,他到底是闭关,还是到大陆来了?”

楼破靠着椅背,笑得凉薄。

“主子,你怀疑她是万魔山庄少主云梵?这不可能!云梵和主子齐名,怎么会是个矮子,你们可是——”

之后的话楼楠没有说,也不敢说。

反倒是楼破,把话接了下来,“我们可是同母异父的兄弟,必定有相似之处。楼楠,你是这个意思么?”

“主子恕罪!”

楼楠“啪”地一声,跪在地上,战战兢兢。

“呵呵,你何罪之有……”

虽然这么说,可楼破眉梢和嘴角的寒意,却出卖了他的内心。

“我和万魔山庄如同水火,势不两立。他既然做了万魔山庄的少主,自然不是我兄弟,若见面,也只能是仇人。”

“可夫人的遗嘱——”

楼楠还想说什么,可在触碰到楼破犀利的眼神后,把之后的话吞了下去。

“楠叔,你真是老糊涂了!”

楼破轻笑,上挑的凤眼如同千年古井一样幽凉。

“娘离世的时候,我尚在牙牙学语,如何听得懂那些情仇爱恨——”

楼破这般说,楼楠一阵心痛,却又不得不再次提点楼破,“主子,夫人希望你们都好好的!”

“我么,当然会好好的,至于他……”

楼破站起身,走到窗边。

此时,正是正午,温润的阳光照射进来,将楼破的身影拉得好长好长。

“送上门来,岂非找死!”

楼破的话已经表明了他的立场和态度,楼楠知道自己阻拦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