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天降婚约/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那一段早已经消逝的是非恩怨,他没有资格去评说,只能轻声叹气,却愈发怜惜眼前的少年。

“主子,羽鹤公子的身份还需要近一步确定!她,未必是云梵。”

楼楠身子肥胖,体积大,跪在地上,就像一头巨型的牛。

“倘若她和万魔山庄没有关系,却能够解除你身上的禁锢咒,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

“就算您不为了自己,也要想想司徒小姐!”

楼楠这话一说,楼破转过身来,冷眼看着他,只盯得楼楠身上发毛,身体发寒后,楼破才笑了起来。

“你倒是懂得拿捏我的弱点!”

楼破自然清楚楼楠话中的含义,司徒汐月身上中的是离心咒,他又那般在意司徒汐月。

无论羽鹤公子身份到底是什么,为了心爱的女人,他就算不能忍,也得忍。

毕竟这是唯一的机会!

而他,最是心疼司徒汐月,宁可自己疼着,也不愿意见到司徒汐月痛苦——

“主子,我没有别的意思。”

“我只是希望主子冷静处理羽鹤公子的事情,万一错杀,损失可就大了!”

楼楠说得口干舌燥,楼破轻哼了一声,“我知道你的意思!她的身份我会仔细查,等确定了,再作打算。你起来吧!”

“是!多谢主子!”

得了楼破的准信,楼楠总算是松了口气。

见楼破表情凝重,似乎还在为羽鹤公子的身份而纠结,楼楠连忙笑了起来。

“主子,宫里传来了好消息。”

“轩辕敬德联姻的圣旨今天就会送到司徒府,司徒小姐打今儿个起就是冥王妃。恭喜主子!”

楼楠的确懂楼破,在他说了这话之后,楼破原本幽冷的五官,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竟然融化开了。

“不知道那个女人听到这消息后会是什么表情!”

“你说,她该不会逃婚吧!”

“这——”楼楠顿了顿,“主子亲自去瞧瞧,不就知道了?”

司徒汐月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楼破列为重点勘查对象,在打发走了迟雪飞后,她回了司徒府。

刚进门,管家李进便嚷嚷起来,“五小姐回来了!五小姐回来了!”

这情形,和之前司徒易索要洗髓丸一样,让司徒汐月不由得心生警惕。

却不想这一次迎上来的人不止司徒易,还有宫里的公公。

“恭喜五小姐,贺喜五小姐!”

公公笑眯眯地上前,展开一卷黄色的圣旨。“圣旨到——”

一干人全部下跪,只有司徒汐月站得笔直,司徒易急得不行,连忙对司徒汐月使眼色,“跪下啊!快跪下!”

跪?司徒汐月冷冷一笑。

即便她心理素质再好,这突然而来的“好事”,也让她措手不及。

圣旨?是个什么东西?来做什么?

“给我!”司徒汐月走到公公面前,伸手直接将圣旨拿了过来,粗略地扫了一遍。

月淑公主?冥王妃?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司徒汐月看向来宣纸的公公。

今天起来司徒汐月眼皮发跳,还觉得诧异,没想到是这事儿在等着她。

虽然对面的蓝衣少女面相和蔼可亲,声音也软绵甜糯,但是那双明亮却充满寒气的眼睛竟让人打心底慎得慌,这公公不由得说了实话。

“回……回公主的话。是昨天……昨天夜里陛下拟的圣旨。”

“噢——”

司徒汐月眯了眯眼,从兜里拿出一颗东珠,放在公公手掌心,“多谢公公,权当是酒钱了!”

“谢……谢谢月淑公主!”

即便这位公公见过不少市面,可对方一出手就是鸡蛋大的东珠,可不亮瞎了他的眼睛。

“公公,皇上怎么突然让我和亲?”

司徒汐月问的慢条斯理,公公得了人的好处,自然拿人手短,将事情一五一十地抖了出来。

“你是说,这是迟雪云的提议!”

“是!”

宣旨的公公心里有些同情司徒汐月,毕竟冥王敖广的名声可不好,而且穆旭国和禾姜国面和心不合已久。

这样娇滴滴的少女嫁过去,面对那样的冷面魔王,能有好日子过么!

“她为什么要针对我?”司徒汐月又拿出一颗东珠,在公公面前晃了晃。

“因为寒王,云公主担心寒王对你旧情未了——”

公公的话刚说完,司徒汐月将东珠给了他。

宣旨太监的话说到这儿,她自然明白迟雪云的意思。那个公主真是喜欢背后捅刀子啊!

躺着中枪是什么感觉,司徒汐月这次清楚知道了。

等司徒汐月回到藕香园,青瑶、丹朱已经在这里等着她。

“小姐,这皇帝老儿也太欺负人了!怎么能让你和亲!小姐,咱们不呆这儿了,直接走人!”

青瑶一脸气愤,为自家小姐鸣不平。

丹朱没有青瑶那么冲动,却也是有些担忧地看着司徒汐月。

“小姐,你打算怎么做?我和青瑶都听你的!”

“怎么办?”

司徒汐月有些头疼,她正想专心研究如何解开楼破身上的咒术,没想到老天却给她来了这么大一个“惊喜”。

还好婚期是在荣华杯争霸赛之后,她还有时间应对!

“按兵不动。”

司徒汐月的回答,让青瑶和丹朱平静了下来,姐妹俩相视一眼,笑了起来。

是呢!多大的事儿啊!

怎么会难倒小姐呢——

“小姐,要不要我去查一下冥王敖广的过往?”

青瑶凑到司徒汐月旁边,“那日小姐从富贵楼回来,对冥王赞口不绝,若他真的优秀,做我们家姑爷也是未尝不可的!”

“青瑶,少给小姐添乱子了!”丹朱戳了下青瑶的额头。

“没见小姐有心事么!走,跟我去小厨房,给小姐做绿豆百合粥!郭老也不知道去哪儿了,等他回来又要吵嚷着吃东西了!”

青瑶被丹朱拽走,司徒汐月耳边才清净下来。

“出来吧!”

司徒汐月话音刚落,一红衣男子落在地上,正是妖孽。

“你怎么来了?”

自从进入地阶上品后,司徒汐月的耳力比以前更加聪敏,细微的声音都逃不过她的耳朵。

还好丹朱和青瑶没说别的,这妖孽可是来了有一会儿,她一进屋就察觉到了他的存在!

“阿鸾要嫁作他人妇了,我心里难过,就来了!”

妖孽寻了个地方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

“阿鸾,我看你也不愿意嫁给敖广,不如跟我私奔吧!我们去做一对逍遥自在的快活神仙,如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