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光头公主/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汐月对妖孽无厘头的话早就适应了,也并不当真。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逃,不是办法!而且我也不想过颠沛流离的生活。”

“我这人不但懒,而且贪,最是舍不得荣华富贵和安逸的生活。”

“妖孽,你要是想浪迹天涯,可别拉上我!”

被司徒汐月直接回绝,妖孽并没有放弃这念头,“要不,我把轩辕敬德拍死,我为皇,你为后,如何?”

这话,让司徒汐月想吐血。

随随便便拍死一国之君,也只有这妖孽才能说出这般狂妄的话。

谁叫人家是天阶呢!

拍死轩辕敬德,可不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么!

“当皇后有什么好的!”

“和那么多女人分享一个男人,不但内分泌失调,还会提前进入更年期,我才不要呢!”

司徒汐月懒懒地打了个呵欠。

“妖孽,我心里烦的很,你就别来给我添乱子了!你哪儿凉快去哪儿,别在我这儿晃悠,我不送了!”

这些天忙于照顾剖腹产的孕妇和三个早产的婴儿,司徒汐月原本就有些累。

现在这些事情都堆积到一起,让她心烦意乱,心情自然不好,也越发困倦,干脆和衣躺下,打算休息一会儿,不去想那些。

见对方把背对着自己,而且她脸上的倦容不似作假,妖孽轻轻来到床边,为司徒汐月盖上被子。

“阿鸾,你有心事别闷心里,我会帮你!”

“当真?”

听了这话,司徒汐月脑瓜一转,转身看着妖孽。

那双清艳娇美的眸子,像浩瀚的大海一样,瞬间锁住了妖孽的心。

“但凡你所求的,但凡我能有的,我都会给你!”

妖孽柔声说道,心里却有些紧张,不知道司徒汐月要自己做什么。

万一她要他帮忙退掉这婚事,他该如何做?

即便和司徒汐月相处的时间并不短,可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这小女人的心里在想什么!

虽然这门婚事是她不愿意的,他也“卑劣”的使了一些手段,可他真心期待和她在一起,拜天地,结夫妻——

“那好!”

见妖孽肯帮忙,司徒汐月坐了起来。

“这一次迟雪云在背后坑了我,这个仇我不能不报!”

“你想怎么做?”

原来是这个!

妖孽提起来的心瞬间放下。

迟雪云那儿,他不过是让人吹了吹风,所以那个嫉妒成xing的公主才会跑去和轩辕敬德谈条件。

至于司徒汐月成为冥王妃,其实他这个当事人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可怜的迟雪云只能当替罪羊了!

看着司徒汐月气鼓鼓的小脸,妖孽眉眼温柔。

这小女人狡猾得像泥鳅一样,又有那么多人惦记着,他不早下手怎么行!

等她真正地成了他的妻,他再来道歉吧!

“她既然说我和轩辕彻有私情,我不做点儿什么,还真对不起这顶高帽子!”

就在妖孽松了口气的时候,司徒汐月这话直接把他炸醒了。

“不可以!”

妖孽急忙出口阻止。

果然,这女人天生就不是乖乖女,让人片刻都省心不了!

察觉到自己刚才的失态,妖孽清了清嗓子。

“回敬一个人,有很多种方法,你又何必把自己搭进去呢!”

妖孽虽然五官平和,可心里却像小鼓似的,敲打个不停。这女人说做就做的xing子他清楚,可不能给轩辕彻机会!

“你说的也对!”

听了这话,司徒汐月笑眯眯地拍了拍妖孽的肩膀,眉眼弯弯,像月牙儿似的。

“所以,作为患难与共,一起经历过生死的好兄弟,如何替我报仇,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妖孽,我看好你哟!”

这会儿,妖孽才明白过来,对方在这儿等着他呢!

之前那一大堆铺垫,就是为了让他出头。

“调皮!”

妖孽哭笑不得,伸手捏了捏司徒汐月娇嫩的粉颊,“你放心——”

“死开!”

司徒汐月一巴掌拍在妖孽手上,把他赶了出去。

看着关上的门,妖孽笑得明媚。

她真真就是他的克星,是他心尖儿上的肉,只能疼着,爱着,宠着,任由她肆意妄为,他却无可奈何,心甘如怡……

妖孽的报复,第二天一早就传到了司徒汐月的耳朵里。

迟雪云和轩辕彻二人晚上睡觉的时候被人削了头发,两人早上起来,都成了光溜溜的秃头,一时间闹得鸡飞狗跳。

这妖孽做的事儿可真是不靠谱!

虽然这么想,但是司徒汐月心情很好,吃着早点的时候还在哼歌。

若说怨,司徒汐月对轩辕彻也是讨厌的。

平白无故地被拽入三角关系的漩涡中,还遭人算计,她才是这过程中最无辜的人。

妖孽的惩罚没有漏掉轩辕彻,这样也算帮她出了口气!

一想到不久后,轩辕彻和迟雪云的婚礼上,新娘新郎都是大光头,司徒汐月笑出声来。

这是蛋和蛋的结合么?

那生的孩子是不是应该叫蛋蛋?

司徒汐月的悠闲自在并没有持续太久,一道圣旨把她召进了皇宫。

“公主,您可要小心,皇上正在气头上!云公主来哭闹,说这些都是你做的,皇上非常生气!”

来宣旨的依旧是昨天的太监,一路上叮嘱了司徒汐月好多事情,让她早作准备。

“多谢!”

对自己有帮助的人,司徒汐月向来不吝啬,又一颗东珠送了出去,乐得太监差点儿跪地上叫“祖宗”。

等到了御书房,看到哭得双眼红肿,头上包着纱巾的迟雪云的时候,司徒汐月终于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

这个云公主到底有多喜爱白色啊!就连她头上的纱巾也是白色。

远远看去,可不就是一颗白白的鸡蛋么!

“是你做的,对不对!”

迟雪云顾不得那些礼节,冲到司徒汐月面前,怒气冲冲地伸手指着她,“一定是你做的!”

“云公主,饭可以乱吃,但是话不能乱说!没凭没据就污蔑人,这就是你们舒月国的礼节么?”

司徒汐月后退一步,避开迟雪云。

“肯定是你!”迟雪云双眼通红,一方面是因为哭得太多,一方面也是对司徒汐月恨得牙痒痒。

“你就是嫉妒本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