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冥王来救驾/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迟雪云不开腔还好,一说话,立刻引来轩辕彻的怒视。

那眼神,像要吞噬了她似的,是迟雪云从来没有见过的,吓得她连忙躲在轩辕敬德身后。

“来人!把司徒汐月推出去,斩了!”

轩辕敬德刚缓过气来,立刻下旨。

这道旨,让御书房的气氛一时间变得诡异起来。

“怎么?耳朵都聋了么!把司徒汐月给朕抓起来,推到午门斩首!斩首!”

现在,司徒汐月在轩辕敬德眼里已经成了红颜祸水。

能让他最疼爱的儿子变得这般没有理智,司徒汐月留不得!

轩辕敬德还期望轩辕彻继承皇位,成为一代明君。可是他心里有人,这不是个好事儿!为君者,怎么可能随心所欲放纵自己的情感!

所以,司徒汐月就是轩辕彻的魔怔,他必须除掉!

这一次,司徒汐月真心觉得自己无辜,躺着中枪的感觉,有木有——

“你们谁敢!”见御前侍卫将司徒汐月围住,轩辕彻站起来,大喝一声,将那些人震退。

“反了反了!”

轩辕敬德气得差点儿抽风。

“不孝子!”

就在轩辕敬德骂轩辕彻的时候,迟雪云连忙给他顺气。

“皇上,您别生气!王爷只是被那个妖精迷惑了,王爷不是故意气您的!”

到了这个时候,迟雪云还不忘给自己泼污水,让司徒汐月真心佩服她。

在听了迟雪云的解释后,轩辕敬德也认为是如此。

“啪——”

他弹了手指,御书房里忽然多出一人来。

见到此人,轩辕彻的脸色变了。

“看住寒王,别让他添乱子!”轩辕敬德一道令下,那人直接将轩辕彻定住。

大世家,特别是皇族,都有自己的秘密。

如今这多出来的这人,就是轩辕皇族的地阶上品。

看到这人,轩辕彻当下眼里就充满了绝望。

与此同时,御前侍卫再次上前,将司徒汐月围了个水泄不通。

见到这场景,轩辕彻双眼血红,“父皇,你不要伤害她!这一切都和她无关——”

即便轩辕彻苦苦哀求,却依旧改变不了轩辕敬德想除掉司徒汐月的心。他不能让轩辕彻被情所困,那样成不了大事!

就在剑拔弩张,千钧一发的时刻,一阵“咔咔”的木屐声,由远而近,慢悠悠的传了过来。

那声音,像敲打在人心上似的,轩辕敬德当下就变了脸色,就连轩辕皇室的那位地阶上品宗师,也皱了皱眉。

“陛、陛下,冥……冥王敖广求见……”

提到冥王的名字,门外的小太监上下牙齿开始“咯咯”作响,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害怕。

“小公公似乎很怕我呢!呵呵……”

一道清华高贵的声音飘了进来,随后来人不经允许,直接大步踏入。

只等这人离开,门口的太监腿一软,直接瘫坐在地上,再一摸,额头上一把汗,裤裆也湿漉漉的。

妈呀,这冥王实在太恐怖了!

“哟!挺热闹啊——”

司徒汐月当初只是在富贵楼里远远见过冥王,而他今日的装扮和那天一样,依旧带着纱帽,挡住了容颜。

听说冥王长相另类,异于常人,大约是因此,他才一直戴着纱帽吧!

在看到司徒汐月安然无恙后,纱帽后的妖孽终于松了口气。

“冥王,你怎么来了!”

轩辕敬德有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当初眼前这人可是将他打得落花流水,差点儿成了亡国之君。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好几年,可轩辕敬德始终记得对方那双犀利的金眸,甚至还会做噩梦,梦见对方围困渔阳城,血洗禾姜国的情景。

“来接本王的王妃出去赏春啊——”

妖孽冲司徒汐月伸出手,“听说你进了宫,这宫里就那么好玩儿么?你若是喜欢,等去了穆旭国,我为你造一座华丽的宫殿!”

突然冒出来的冥王,在司徒汐月看来简直就是及时雨。

她方才还在纠结,到底是束手就擒,还是杀出血路,没想到这个冥王敖广就出现了,真是天助我也!

“不好玩!我不喜欢太大的房子,容易迷路!”

司徒汐月摇摇头,慢慢地走过去,站在对方旁边。

不过,她可没大方到让对方牵自己的手,毕竟只是第二次见面,她连他是圆的扁的都不知道呢!

司徒汐月的细微表情,并没有逃过面纱后妖孽的眼睛。

这小女人!

妖孽恼她不让自己牵手,又喜她这样矜持。

他甚至在脑子里幻想,若他露出本来面目,她会不会还似这般拒绝,还是直接扑入自己怀里求抚摸求安慰?

“方才,我似乎听到有人说要打杀我的王妃!不知道她做了什么事情,惹陛下这般恼火!”

妖孽看向轩辕敬德,虽然他们之间隔着面纱,可轩辕敬德还是觉得身上发毛。

“误会,误会!哈哈……”

轩辕敬德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一个毛头小子面前失态,可事实证明,他对上敖广的时候会情不自禁的胆怯。

难道是当年战败的后遗症?

“是误会么?”妖孽并没有听信轩辕敬德的话,只是询问地看向司徒汐月。

“月淑公主,你说呢?”

刚才还那般气势汹汹的人,现在带着讨好的笑意看着自己,让司徒汐月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如果敖广不及时出现,司徒汐月敢肯定,轩辕敬德会真的杀了她。

在轩辕敬德眼里,她不过是个臣女,还是个废物,杀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再指派一个女子嫁给敖广。

如今对方换上一张笑脸,这是想将刚才的事情一笔勾销么?

那她今日岂不是白白躺枪?

想到这儿,司徒汐月忽然露出惶恐的表情,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直接躲在敖广身后,只露出一张怯生生的脸。

做得好!

妖孽差点儿笑出声来!

他哪里不知,司徒汐月是想借自己敲打轩辕敬德呢!

既然这小女人这般依赖他,唬唬对方又何妨——

就在司徒汐月躲到敖广身后的时候,轩辕敬德心里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敖广这时候发了话。

“陛下既然有心联姻,为何背地里这般恐吓本王王妃?莫不是想和我穆旭国结怨?又或者,想再打一场,以报当年血耻?”

【作者题外话】:哈哈,该出手时就出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