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来敖广都是以“我”自称,如今换上“本王”,威慑力自然增了不止一分。

敖广说话的时候很是漫不经心,可偏偏是这样的淡定从容,让轩辕敬德心跳加速。

轩辕敬德没想到司徒汐月竟然入了冥王敖广的眼,这个从十五岁就被称为战神的人,一直都洁身自好,不近女色,今日,这是怎么了?

莫不是福在丑人边?

那个废物,竟这样好运?

想到这儿,轩辕敬德忽然冒出个大胆的想法来,看司徒汐月的眼神也格外不同。

要是这废物真的能得到敖广的重视,能近他的身,岂不是能利用司徒汐月来报当年的仇?

要知道他做梦都想宰了敖广呵!

轩辕敬德不愧是政治家,片刻就发掘了司徒汐月的价值,立刻改变tai度,向司徒汐月道歉。

“不是这个意思,是朕误会了冥王妃,朕没有调查清楚,弄错了!”

轩辕敬德变脸真快,对司徒汐月的称呼直接从“月淑公主”,变成了“冥王妃”。

对方的确很识时务,可妖孽并不打算这样轻易地放过轩辕敬德,他今日便是来敲山震虎的。

“一声错了,就能弥补本王王妃受到的伤害么?”

“那本王杀了你,再给你上一炷香,顺便说一声‘抱歉,杀错人了’,这有用么?”

司徒汐月之前只是听说过敖广的一些“丰功伟绩”,并不曾和他接触。

如今见他当着轩辕敬德就这般嚣张,完全不把旁边的地阶上品宗师放在眼里,让司徒汐月不知道说他什么好。

这到底是莽撞,还是狂傲——

“敖广小儿,请自重!”

就在敖广说了这席话后,一旁的地阶上品宗师终于沉不住气。

原本以为他这样能威慑敖广,没想到对方只是看了他一眼,就笑了起来。

“本王道是谁呢!玉孑老儿,你屁股上的伤可是全好了?”

敖广一边说笑,一边掀起衣袖,露出一截短筒。

“五年了,本王的袖炮改进了不少,火力可比当初威猛多了,你要不要再试试?保准这次把你炸开花!”

一见敖广右臂上的黑色炮筒,所有人包括地阶上品宗师,都弹跳地往后挪得远远的,生怕这瘟神发飙。

只有司徒汐月在看到这小玩意后,兴奋不已,伸手摸了上去。

袖炮?这东西看上去很高级!

是火药么?现在就有火药了?

“小心!”轩辕彻担心地看着司徒汐月,她真是胆子大!

当初敖广横扫禾姜国,就是靠得这种恐怖的武器啊!

“呵呵,喜欢么?”

司徒汐月带给自己的惊喜,不止这一次。妖孽早就习惯了司徒汐月的与众不同,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痴恋与她。

“喜欢!”在这个冷兵器时代,见到自己熟悉的东西,司徒汐月觉得很亲近。

“来,我教你!”

敖广取下袖炮,戴在司徒汐月的右臂上,对准了迟雪云。

“轰!”敖广轻声说道,迟雪云听到这声音,腿一软,直接倒在地上。

对方这般不惊吓,让敖广冷哼了一声,随后温柔地对司徒汐月说道,“日后谁要在对你喊打喊杀,你就直接用这个对付他们。知道了么?”

“嗯!”司徒汐月点点头,这袖炮小巧玲珑,方便携带,的确是个好东西,她很是喜欢。

天啦——

见敖广将袖炮送给司徒汐月,轩辕敬德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自己内心的激动。

天知道他花了多少人力物力来收买穆旭国军队里的人,就是为了一个袖炮,可最后那么多付出都付之东流。

如今司徒汐月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袖炮,这说明什么!

说明司徒汐月是禾姜国的福星啊!

若不是敖广在,轩辕敬德恨不得把袖炮直接抢来,让人拆解了分析,也造出袖炮来!

拥有强大的武器,军事力量将会是飞跃的进步,他就再也不用害怕冥王敖广了!

“千错万错,今日都是朕的错!朕一定好好补偿月淑公主!”

轩辕敬德所谓的补偿,就是赏赐各种金银珠宝,又划了一片领土给司徒汐月。

在禾姜国,只有正经的皇室公主才有封地,轩辕敬德这等于变相提升了司徒汐月的等级。

按理说,得到赏封,司徒汐月应该跪拜叩首谢恩。

只是妖孽拦着她,一句“本王的妻,无须跪拜任何人”,让轩辕敬德的颜面再次扫地,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看着这一对人儿大摇大摆地离开。

“混账!混账!”

待人走后,轩辕敬德将桌上的奏折扫落在地上。

“当初朕就应该狠下心杀了这个小崽子,省得他日后长成,反咬一口!”

轩辕敬德至今都对敖广耿耿于怀,他远不会想到,多年前那个不起眼的小质子,长大后会成为这样的猛兽。

“你看到了吧!”

轩辕敬德回头,看向轩辕彻。

此时,宗师已经解开了轩辕彻的禁锢,让他再次恢复了自由。

刚才的那一幕轩辕彻看得真切,即便冥王蒙着面纱,但他语调里对司徒汐月的宠溺和纵容,轩辕彻还是能听出来。

见儿子的表情有些失落,有些呆滞,轩辕敬德冷哼了一声。

“你心爱的人儿已经搭上了高枝,如今可不是朕要拆散你们!”

“你若有本事,就从他手里把司徒汐月抢回来,如果没那个本事,就忍着!”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咱们总是有机会的——”

司徒汐月自然不知道轩辕敬德的这一席话,在冥王的护送下,她已经平平安安地回到了司徒府。

司徒易在听说冥王敖广护送女儿回来之后,吓得不敢出门。

冥王,那个杀神,他可是不敢得罪的!

只等管家来汇报,说冥王走了,司徒易才松了口气。

“阿弥陀佛,这段时间赶紧过去!早点儿把司徒汐月嫁出去,早点儿安心!”

按理说女儿被封为公主,出国联姻,对司徒府来说是至上的荣耀。可对方是穆旭国的冥王,这联姻对象就让司徒易头疼。

说好听点儿,两国现在是和平友好阶段,说难听点儿,禾姜国与敖广是不同戴天之仇。

司徒易曾经不止一次听轩辕敬德咬牙切齿地说,有生之年一定血洗当初的耻辱,血债血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