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装傻/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汐月心中顿时亮堂起来!

对啊!

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不都是围绕着《五龙天书》么!

万魔山庄的刘敏和花弄玉在寻找《五龙天书》,风之谷的胖老头和瘦老头也在寻找《五龙天书》,他们的目的是相同的!

娘,你留给我的,究竟是什么宝贝!

竟然引来这么多人——

“怎么样?”胖老头见司徒汐月不说话,有些着急,往前走了一步,“小兄弟,你能诊断出来皇后得了什么病么?”

思路被人打断,司徒汐月缓缓地抬起头。

她现在有些弄不懂,眼前的这些人,到底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谁才是操作这一切的幕后黑手。

不过,不管他们是善是恶,《五龙天书》是轩辕雅兰留给她的遗物,司徒汐月绝对不会让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夺走!

“有些模糊,不是很清楚。”

司徒汐月将刘敏的手放进锦被里,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

“我以前没遇到过这样的病症,现在不好做判断——”

司徒汐月的回答,让胖老头和瘦老头有些失落。

他们和羽鹤公子相处了几天,知道对方医术高明,却始终不能确定她的身份。

如今,对方既然诊断不出咒术,想必和《五龙天书》也没有什么关系。

“老四,别叹气!”胖老头拍了拍瘦老头的肩膀。

“师兄,我是怕,等我死的那一天,都无法得偿所愿。咱们都找了这些年了……”

瘦老头的话,胖老头明白。

上任谷主风羡离死后,《五龙天书》便不见了踪影。

没有了风之谷的克制,万魔山庄这些年势头高涨,发展壮大,甚至超越了风之谷和慈悲城城主。

如今的风之谷早就不复当年的盛况,都快要被人取而代之了。

如果找不到《五龙天书》,风之谷会继续衰败,直至被慈悲城除名。

除名倒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水满则溢,月满则亏,这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他们担心的是风之谷众人的性命,万魔山庄把风之谷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若非风之谷地处天险,又有各种机关暗道,万魔山庄早就杀进去了。

“羽鹤公子,请你一定要治好皇嫂。”

轩辕尘渊倒不似这两个老人一般沮丧,只是恳求司徒汐月。

“我只能尽力!”司徒汐月点了点头。

“毕竟在医学的世界里,还有很多疑难病症没有被攻克。皇后的病,我确实没有见过,我只能试试!”

司徒汐月的话,惹恼了在一旁憋屈了很久的轩辕咫。

“你不是神医么!你不是天下无敌么!你若是治不好母后,本宫一定会唯你是问!”

一改刚才的模样,轩辕咫在听司徒汐月说没把握的时候,立刻变得嚣张起来。

他等了好久,可不就抓到羽鹤公子的小辫子了!

轩辕咫的态度,让司徒汐月越发不待见这位皇太子,不由得冷笑起来。

“想必太子的双手好全了?那天和越王保下了你,今天你打算又依靠谁?”

司徒汐月大大方方地亮出自己地阶上品的身份,当下就让轩辕咫闭了嘴。

这样年轻的地阶上品,别人巴结都还来不及,怎么回去得罪她呢!

对付蠢货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让他知道自己有多渺小,司徒汐月深知这个道理。

见震慑住了轩辕咫,她才缓缓地收起手上的光环,随后将药箱收好。

“皇后的病症我回去后会仔细研究,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倘若我真的攻克不下这种病症,我也会尽全力保留皇后的性命,只等她遇到更优秀的医者。”

羽鹤公子手下无死人,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既然她的话已经说到这份儿上,轩辕尘渊便不多强求,让人送羽鹤公子出去。

和司徒汐也一同离开的,还有胖老头和瘦老头以及李嫣、薛冶。

在得知羽鹤公子无法诊断出皇后刘敏的病症后,李嫣有种反败为胜的感觉。

“原来,你也有不会的东西啊!”

“我还以为你天下无敌,无所不能呢!”

李嫣走到司徒汐月身边,得意洋洋地说道。

这些天李嫣的师父和师伯不止一次在她和薛冶面前夸奖羽鹤公子年纪轻轻却医术高超,亦有将他招揽到风之谷的架势,这让李嫣在不满的同时,也有一种危机意识。

作为瘦长老的得意门生,李嫣一直都是风之谷的佼佼者。

如今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了一个不知名的臭小子,大有取代她的趋势,让李嫣如何甘心。

现在,事实证明羽鹤公子不是万能的,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学海无涯,医学世界也是如此。”

司徒汐月懒得跟李嫣计较,她懒懒地回了一句,看都不看对方一眼。

现在可不是逞能的时候!

这件事情,司徒汐月心里已经有了应对之策,她自然不会砸了自己的招牌,但是,也不会惹祸上身。

对方的轻慢,加剧了李嫣心里的愤怒。

那天羽鹤公子的一个耳光打得她好疼,当着那么多人,丢了那么大的脸面,是李嫣有史以来第一次吃瘪。

这个羞辱之仇,她必须报!

“小兄弟,你真的诊断不出来皇后得了什么病么?”胖老头始终有些不甘心,再次来到司徒汐月面前,诚恳地问道。

“两位前辈都诊断不出来的病,我又何德何能!”

司徒汐月表情有些苦恼,不似说谎,再次骗过了胖老头和瘦老头。

听了羽鹤公子的话,李嫣跳了出来。

“谁说我师父和师伯诊断不出来!他们早就知道皇后得的什么病,不过是考验你罢了!”

李嫣这番说辞,听得司徒汐月想笑,能诊断出病症,却治不好,这有意义么?

心里这般想,她的面儿上却一脸虚心。

“两位前辈果然医术高明,在下自愧不如。既然前辈能诊断出病症,为何不毛遂自荐,为皇后治病呢?”

李嫣的话,无疑是自爆短处,外加司徒汐月这样说,胖瘦老头更是一阵耳燥。

你怎么收了这样蠢笨的徒弟!胖老头瞪了瘦老头一眼。

就连瘦老头本人,也尴尬的不行,只能冲司徒汐月摆摆手。

“不瞒小兄弟,我们虽然能诊断出来,却治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