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夜探皇宫/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噢?”司徒汐月音调上扬,有些疑惑,“连风之谷的医术都治不好,那会是什么呢!”

“是咒术!”

胖老头在旁边接话,眼睛却一动不动地看着羽鹤公子,想从她脸上看出一些端倪。

可惜,司徒汐月原本就是演戏的高手,又怎么会被人抓到把柄呢!

试探?

这样的办法在她这儿是行不通的!

“咒术?”司徒汐月声音纠结起来,“听起来类似诅咒,为何会让人呈现出这样的状态,真是奇闻!奇闻!”

就在司徒汐月还想继续“请教”的时候,李嫣挡在她面前。

“风之谷医术不外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对方心里的小九九,司徒汐月如何不清楚。

呵……她体内可是风之谷的镇谷之宝,有了《五龙天书》,又何必另求他人呢!

向胖老头和瘦老头拱了拱手,司徒汐月上了马车离开。

一直等马车消失,胖老头才站在瘦老头身边,“老四,你说,她是真的诊断不出来,还是装的?”

瘦老头一时间也摸不透羽鹤公子的想法。

“羽鹤公子这样骄傲的人,自尊心极强,容不得自己不会。可是倘若她真的诊断不出,也不会假装自己行。”

“依我看,他这次是真的不知道。”

瘦老头的话,听得胖老头直点头。

这几天和羽鹤公子的相处,两人大概也熟悉了一些她的xing子,因此断定她诊不出离心咒。

他们哪儿知道,司徒汐月原本就是伪装的高手,各种角色信手拈来,若她真心要骗人,谁都不会看透!

司徒汐月回到藕香园,前思后想,觉得这件事情不太对劲。

接的两桩事儿,都是和万魔山庄的咒术有关。

万魔山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刘敏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了一探究竟,司徒汐月换上夜行服,借着月色,再次来到了晋华殿。

咒术,的的确确是咒术!

司徒汐月重新诊断了一遍,得到的结果还是如此。

如果她没有判断错误,刘敏所中的,是离魂咒。

人有七魂六魄,离魂咒,便是三天去一魂,七天去一魄,六十三天得不到解咒,刘敏必死无疑。

好凶残的咒术!

司徒汐月看着躺在床上,宛如死尸一般的刘敏,心里一阵唏嘘。

忽然,司徒汐月想起来这皇宫里还有一位娘娘也和万魔山庄有关。

没准儿从玉昭仪哪儿能探听到什么,随后,司徒汐月去了花弄玉的寝宫。

刚到宫门口,司徒汐月就看到了轩辕敬德的仪仗。

看来外界传闻不假,这位玉昭仪的确有手段,能把轩辕敬德迷得神魂颠倒。

寻着没人,司徒汐月来到屋里,藏在屋顶的梁上。

没一会儿,花弄玉就扶着醉醺醺的轩辕敬德进来,“陛下,您可真沉!臣妾可是扶不住您了!”

宫人们早就被花弄玉打发了下去,等大门关上,花弄玉双手一松,毫不客气地将轩辕敬德扔在地上。

“死猪,恶心死了!”

花弄玉吐了两口唾沫在轩辕敬德身上,又在熏香炉里丢了一颗珠子。

没一会儿,屋里就溢满了颓靡的味道。

“出来!”花弄玉拍了拍手,一个皮肤粗黑,身材魁梧的女人从另一边走了进来。

“他就赏给你了!”

花弄玉冷哼一声,仿佛在她眼里,轩辕敬德这个皇帝就像路边的阿猫阿狗一样。

“美人儿,朕会疼你一辈子!朕最喜欢你的小脸蛋了!”

醉了的轩辕敬德哪里分辨得清眼前的人到底是谁,直接抱着粗黑女子上了床,连床幔都来不及扯上,他已经迫不及待地吻上了粗黑女子的唇。

敢情这些日子,轩辕敬德就是这样宠信玉昭仪的啊!

司徒汐月有些目瞪口呆,这位玉昭仪该有多讨厌轩辕敬德,竟然用这种方式来对待他——

比起司徒汐月的惊诧,花弄玉似乎对这样的事情已经司空见惯,她冷冷一笑,换上一身新衣,从后门离开了寝宫。

她这是要去哪儿?

司徒汐月心生疑惑,小心翼翼地跟在花弄玉身后。

只见花弄玉在皇宫里穿来穿去,避开了侍卫,最后来到一个破旧的宫殿里,一窜进去,消失在夜色中。

“冷宫——”

看着宫殿门口歪斜的牌匾上的两个冷峻的大字,司徒汐月念出声来。

果然,是个好地方!

司徒汐月猫腰进了冷宫,这里面冷冷清清,杂草丛生,偶尔还有老鼠爬行和虫鸟鸣叫的声音,有些吓人,的确是个好地方。

没走多久,司徒汐月就听到有人说话,她立刻找地方将自己藏了起来。

花弄玉丝毫不知道有人跟踪自己,她今日要来这里见少主,自然脚步急切,心情,也更加急切。

“羽鹤公子诊不出47号身上的咒术,少主,莫非羽鹤公子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花弄玉将白天发生在宫里的事情详细地汇报给了银衣男子。

她的眼睛有些发亮,看银衣男子的时候,充满了深切的情谊和崇拜。

在听说出现在冷宫的银衣男子是万魔山庄的少主时,司徒汐月立刻竖起耳朵,不放过他们所说的任何一句话。

“你怎么能保证她不是装的?”

银衣男子声音有些深沉,甚至有些难听,似乎是刻意伪装了嗓音,怕人听出来似的。

“少主,这不太可能!”

“据我所知,羽鹤公子为人骄傲,自视甚高,又极其在乎名誉,她不会拿自己‘神医’的名号来开玩笑。”

这是司徒汐月第一次听到外人这样评价自己,没想到她在其他人眼里,就是个这样的人啊!

“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这样的人若真隐忍下来,又是常人所不能比拟的。”

“所以,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走一个。”

司徒汐月刚准备夸这位万魔山庄的少主了解自己的时候,他后面的那句话,却直接让她差点儿吐血。

“你知道宫主的脾气!如今风之谷的人已经出现,《五龙天书》更是不能落在他们手里!”

见银衣男子提到风之谷,花弄玉上前一步,“少主,对风之谷的人我们用不用——”花弄玉做了一个斩杀的手势。

“呵,不需要。留着他们还有用处!”银衣男子微微一笑。

“对于将死的人,与其给个痛快,不如慢慢折磨,这样岂不是更让人开心!”

花弄玉心思灵巧,一下就明白了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