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杀人灭口/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少主英明!没了风羡离,风之谷早就不复当初的盛况。”

“相信用不了多久,风之谷就会从慈悲城除名,到时候他们是死是活,自然由我们万魔山庄说了算……”

说到这儿,花弄玉突然惊觉到什么,有些惊慌地看着银衣男子。

“少主,我——”

花弄玉突然转变的情绪,让银衣男子笑出声来:

“你从来直爽的xing子,怎么突然变得磕磕巴巴起来?”

“我——”花弄玉有些猜不透银衣男子的心思,张了张口,却把后面的话吞了下去。

“弄玉,你什么时候变得像丝雨一样,喜欢试探我了?”

银衣男子点破花弄玉的心思,让花弄玉脸颊变得通红,“少主,我没有这样的想法,我不是这意思!”

见对方误会自己,花弄玉连忙解释,“我是想着少主和风之谷……所以刚才那些话有些冒犯……”

“你是想说,我的生母是风之谷的人,所以我做事会偏袒风之谷?”

银衣男子回头,司徒汐月看到了他脸上的银色面罩。

可惜了!司徒汐月心里叹了口气。

这面罩将男子的面容挡了个严严实实,让她根本都看不到他的容貌。真是可惜!

“少主恕罪!我不是这个意思!”

花弄玉一听,心中一阵惊慌,立刻跪下,“我只是……只是心疼少主,并没有别的意思!”

虽然和花弄玉接触的时间不多,但看到这样的情景,司徒汐月知道,这个娇艳的美人一定是心属眼前的银衣男子的。

她的意思,他不懂,司徒汐月却能明白。

只是,这复杂的关系让司徒汐月觉得非常惊诧。

万魔山庄少主的母亲,原是风之谷的人,这是怎么回事?

若真是如此,夹杂在这样复杂关系中的风之谷少主,的确是有些尴尬。

一直跪了很久,花弄玉才听到一声“起来吧”,那声音,仿佛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似的。

“弄玉,以后不要在说这样的话了,若是被宫主听到,你又会受罚。”

银衣男子上前一步,将花弄玉扶了起来,“我是万魔山庄的少主,万魔山庄的利益,就是我的利益。你明白吗?”

“是,我知道了!”花弄玉点点头,神情变得有些恍惚。

少主亲自扶我起来了!

花弄玉原本含泪的眼睛,此时变得热切起来,她还想借机会多说什么,银衣男子却在此时松手,走到了门口。

“宫主派花丝雨过来协助我,想必用不了多久你们姐妹会团聚,你就能见到她了。”

“宫里的事情你多盯着,我走了——”

说完,银衣男子的身影消失不见,唯独留下花弄玉一个人,在冷宫里孤孤单单地站着。

“花丝雨那个jian人要来了?”

少主最后那句话花弄玉听的真切,一提到花丝雨这个名字她就恼火。

那个,从小就和她争到大,最是假惺惺的女人要来禾姜国?还是协助少主?那岂不是让少主“羊落狼口”么!

一股子酸味包裹着花弄玉,也让她原本的好心情直接降低为零。

要是让花丝雨知道花弄玉失身给了轩辕敬德,她一定会狠狠地嘲弄自己的。

想到这里,花弄玉对刘敏的恨意更上了一层楼。

若不是刘敏,她又怎么会被轩辕敬德占便宜,又怎么会失去童贞,失去追求少主的权利!

花弄玉打算去晋华殿好好地折磨刘敏一番,等她走后,司徒汐月才悄悄从躲藏的地方钻出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这一次进宫,她的收获可是不小!

原来,万魔山庄的人不但渗透到了皇宫,就连万魔山庄的少主已经到了渔阳城。

这么说来,他们对《五龙天书》是势在必得。

而司徒汐月要做到的,是不能让人发现她身上的《五龙天书》,更不能让《五龙天书》被人夺走!

就在司徒汐月走出冷宫的时候,一阵寒意迎面而来,她立刻闪身躲开。

待她站定后一看,方才那个银衣男子又返了回来,此时就站在她面前的不远处。

“都听清楚了?好听么?”

银衣男子声音沙哑,听着像破锣一般,在冷清的夜里,听着让人心里发毛。

不好!

司徒汐月有些心惊,听他的语气,似乎早就知道自己在偷听,可是他为什么不直接拆穿她?

“猫若抓到老鼠就直接吃掉,岂不是会少了很多乐趣?”

似乎清楚司徒汐月的疑惑,银衣男子笑了起来。

他虽然刻意掩盖了说话的声音,可笑声却并没有太过遮掩。

“哼!谁是猫,谁是老鼠,还说不定呢!”

司徒汐月拔出匕首,如猛虎一般,直扑银衣男子而去。

就在男子准备应战的时候,司徒汐月突然一个闪身,往相反的方向冲了出去。

笑话!

她如今已经是地阶上品,他能轻易就察觉到她的存在,必定是比她等级更高的人。

司徒汐月心里估摸着,这位银衣男子一定是天阶。

地阶上品虽然看起来很厉害,但是和天阶的差距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追赶上的。

当初红衣妖孽可不就是秒杀了欧阳世家的地阶上品宗师么!

如今,司徒汐月听到了不该听的话,对方定是会杀人灭口。

更何况这银衣男子癖好怪异,喜欢慢慢折磨对手,光是这一点儿,就让人毛骨悚然。

所以,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啊!

司徒汐月跑得飞快,却恨不得多生出几条腿来。

比起她的狼狈,银衣男子似乎更加从容淡定,他慢条斯理地追着司徒汐月,不断释放压力给她。

偏偏就是这种模样,更让人又气又恨。

这莫非就是他说的猫抓老鼠的游戏?

司徒汐月不想死!

她还有很多美食没有吃,大好河山没有游历,她还没有找到轩辕雅兰,没有解开自己身上的秘密,自然是不会这样仓促死掉。

所以,司徒汐月充分利用身形娇小的优势,在皇宫里和银衣男子玩躲猫猫的游戏。

不巧的是,银衣男子似乎非常熟悉皇宫的地形。

每当司徒汐月要去一个地方,他都能提前预制,并且准确拦截。

真的是天要亡我么?

司徒汐月紧抿着嘴唇,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出卖了她内心的紧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