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中蛇毒/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了!

就在司徒汐月一筹莫展的时候,她忽然发现前面就是花弄玉的寝宫,这是个机会!

司徒汐月鼓足气儿,卯足劲儿冲了进去,一阵乱窜后,直奔轩辕敬德所在的寝殿而去。

银衣男子见状,丝毫没有退却,也跟了进去。

而这一前一后突然冒出的神秘人,立刻让人惊觉起来。

“有刺客!护驾!”

为首的太监尖叫了起来,立刻惊起一片。

司徒汐月趁着混乱躲进宫里,脱下夜行服,换上了一套宫女的衣裙,也跟着旁人叫嚷了起来。

“有刺客,有刺客!”

比起消失不见的黑衣人,银衣男子显然已经成了活靶子。

不断有宫廷侍卫涌过来,拿着武器冲向银衣男子,向他们的君王效忠。

可结果显而易见,干掉这些人对银衣男子来说完全是不费吹灰之力。

一见对方这么厉害,立刻有人吹响了燕哨。

悠长的声音立刻传遍了皇宫的各个角落,让所有人都警惕起来,连同皇宫里的那位地阶上品宗师,轩辕玉孑,也赶了过来。

这片混乱,为司徒汐月争取了足够的时间。

她不但换好了宫装,就连发髻妆容,都和这宫里的宫女一样,甚至还利用这时间给自己小小的易容了一番,模样变得再普通不过。

“OK!”司徒汐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地笑了起来。

再看床上,轩辕敬德还在努力耕耘,让她有些佩服万魔山庄的药物。

外面都那样火烧眉毛,这皇帝还沉浸在他的世界里,万魔山庄果然厉害!

瞅着人荒马乱,司徒汐月从小门偷偷溜号。

怕被人发现异常,她也是一副慌张受了惊吓的模样,一边赶路,一边冲迎面而来那些护驾的人哭诉:

“快点儿!你们快去!那个穿银色衣服的男人要刺杀陛下!”

只等赶到宫门口,司徒汐月紧张的心,才松缓了下来。

“怎么,想跑了?”就在司徒汐月打算出宫回家的时候,银衣男子阴魂不散地出现在她面前。

“啊!!!”

这个惊吓,实在是让司徒汐月的小心脏承受不了。

“你,你不是……”

司徒汐月吞了吞口水。

妈呀!那么多人,貌似还有一个地阶上品宗师,难道就被这么快搞定了?

这也太神速了!

“你以为呢?”

银衣男子一步步走过来,看司徒汐月眼神也变得深沉起来。

“没想到禾姜国居然有这么年轻的地阶上品宗师,还是个这么年轻的女子,真是让人惊讶呢——”

“小老鼠,你说我该怎么折磨你呢?一点一点捏碎你的骨头,怎么样?那声音一定非常美妙!”

“听说处子的腿骨做成风笛,吹奏起来的声音格外美妙。你还是处子么?”

变tai!超级大变tai!

司徒汐月打了个寒颤,这个万魔山庄的少主果然恐怖,和现代的霓虹国人可有的一比。

“不好意思,我不想死!”

司徒汐月咬着牙,横竖都是一死,这一次拼了!

她一跃而起,双手抓在城墙方砖的缝隙中,飞速攀爬着,眨眼间就到了城墙上。

“谁!”守卫城墙的军人一见有穿着宫装的女子哭哭啼啼飞奔过来,立刻手执武器,迎了上去。

“救命!有人刺杀陛下!就是他——”

司徒汐月拿出她的宫牌。

虽然情况紧急,她却没有忘记这个小东西,这可是证明她合法身份的护身符啊!

刚才宫里的燕哨已经传到了城墙,只是城墙的守卫因为特殊指责并没有离开。

如今,身穿宫装,一身狼狈的司徒汐月跑过来,身后还跟着杀气汹汹的面具男,任谁看了都会相信这个弱小的女子。

立刻,城墙上的守卫将银衣男子围困起来,为司徒汐月的逃跑赢得了时间。

去哪儿呢?

司徒汐月回头一看,身后的银衣男子只是轻轻一扫,那些守卫就倒了一大片,差点儿叫出声来。

不行!没时间了!

看着城墙下波涛滚滚的护城河,司徒汐月提起裙摆,跳!

就在她跳下的同时,银衣男子已经将一干守卫全部扫平,见司徒汐月这般决裂地跳下去,银衣男子扬手,袖中一道银光,直扑司徒汐月而去。

等银光来到面前,司徒汐月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银光,这分明就是一条剧毒的银花蛇。

刚想拿匕首干掉银花蛇,这蛇已经一口咬在她的右胸口。

立刻,一阵剧痛传来。

混蛋!

司徒汐月忍着痛,一刀将银花蛇劈开,抓住黄绿色的蛇胆直接吞下。

与此同时,她重重地落在水里,砸起一片水花来。

坚持住!坚持住!

司徒汐月飞速点了右胸的穴道,防止毒液继续扩散,可是她的右臂已经有一些僵硬,真不愧银花蛇。

如果她没有猜错,这银花蛇是被人以毒喂养,所以毒液才会这般凶猛。

还好,她服下了蛇胆,多少有些作用。

做完这一切,司徒汐月丝毫不敢松懈,左臂使劲地划水,让自己更快地向前游去。

那个银衣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她必须逃离这里——

不知道游了多久,司徒汐月被一片水草困住。

她挣扎着站起来,此时,她的大脑已经有些浑浑噩噩,无数幻象出现在她的眼前,就像是真的一样。

“噗——”怕自己沉浸如幻象中,司徒汐月折了根树枝,刺在自己的大腿上。

果然,疼痛的效果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从幻象中清醒过来。

找个地方解毒,必须尽快!

身上有蛇毒,身后有追兵,这样严峻的形势,司徒汐月清楚。

她在大街上踉跄地走着,还时不时回头看身后,生怕银衣男子追了过来。

一直到一个拐角处,司徒汐月终于忍不住倒在地上。

她眯着眼睛,前面不远处似乎有一户人家,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司徒汐月慢慢地挪动,上了台阶,直接到了门口。

“咚咚咚——”她拍打着朱红色的大门,“咚咚咚——”这沉重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的清楚。

“谁啊?”

等门打开,司徒汐月实在坚持不住,晕厥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