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银花蛇/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不知道楼破和万魔山庄到底有什么样的恩怨,可万魔山庄的少主出现在京城,这就是个危险的信号。

想到这儿,司徒汐月缓缓地开了口。

“皇后中的是咒术,她和玉昭仪都是万魔山庄的人,那个银衣男子是万魔山庄少主,是他伤了我。”

“他们的目的是寻找《五龙天书》,可是又好像在找什么人。”

短短的两句话,已经解开了楼破心中的疑惑。

原来,如此!

难怪假的《五龙天书》会出现在富贵楼的拍卖会上!

难怪皇后突然病重,羽鹤公子进宫给她治病!

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万魔山庄在背后搞鬼,这么说来,《五龙天书》的确出现了!否则万魔山庄不会这般大动干戈!

而给刘敏下咒,召名医为她诊治,这是要甄别《五龙天书》在谁身上,想知道谁才是风之谷的传人么?

这么说来,羽鹤公子是万魔山庄的怀疑对象?

楼破还想继续问司徒汐月为何会出现在皇宫,马车停了下来。

“公子,到了!”

楼破搀扶着司徒汐月走下马车,让人去敲门。

“谁啊?”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年幼的童子探出个小脑袋。

在看到司徒汐月的时候,童子有些呆滞,司徒汐月连忙冲他摇摇头,童子的神情又变得和平时一样。

“请问有什么事情?”童子晃悠着脑袋,看着楼破。

“救人。”楼破将飞羽令丢给童子。

“噢,好!”

名叫飞鹤的童子立刻叫来其他人,他们想扶司徒汐月进门,却被楼破拦住。

“我送她。”

楼破不由分说,将司徒汐月拦腰抱起,直接跨门而入。

这场景,让几位童子都睁大了眼睛,下巴快要掉下来。

楼破按照童子说的,将司徒汐月带去了医室,之后被几位童子合伙赶了出来。

“我们公子治病不喜欢有旁人在!你在外面等着!”

听松使劲地将楼破推向门外。

“我的女人,自然要自己守着。”

楼破总觉得这些童子看他的眼神有些怪异,却不知道这份古怪从何而来。

在听到楼破的话后,司徒汐月差点儿吐血,连忙给飞鹤使眼色。

“你不按照公子的规矩来,公子就不给她治病。”

几个小毛孩手拉着手,挡在楼破面前。

看对方不过半大不小的娃娃,司徒汐月也是一副让自己出去的模样,楼破只好不甘心地走到门外。

“有事情叫我!”

门关上的那一刻,楼破再三叮嘱道。

虽然从司徒汐月刚才的话语中可以判断出,羽鹤公子是万魔山庄的怀疑对象,他们认为他身上可能有《五龙天书》,这就排除了羽鹤公子是云梵的怀疑。

可是放司徒汐月一个人在里面,他还是不太放心。

“大哥哥,喝水!”

童儿中唯一的女娃朝霞端着茶走进来,模样倒像小大人一样。

“大哥哥,你放心,我家公子医术高明,一定会治好小阿姨的!”

他是大哥哥,司徒汐月却是小阿姨,这不是差辈了么!

可小姑娘一脸认真,有模有样,的确说的很对啊!他如今也只是少年模样,看着不就是大哥哥么!

“小妹妹,她是大姐姐,是大哥哥的媳妇哦——”

对小孩不能讲道理,只能哄,所以楼破放低身段,蹲在朝霞面前,“可不能叫她小阿姨,女人都是怕老的,大姐姐听了会不高兴哟!”

朝霞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有些不太明白,楼破只好耐着xing子哄她。

屋里,在飞鹤关上门之后,几个童子立刻将司徒汐月围了起来。

“飞鹤,左边第二排第三格蓝色盒子的药,拿来给我!”

飞鹤连忙按照司徒汐月的要求做,拿出了一颗药丸送到司徒汐月面前,齐云赶紧端来温水,喂司徒汐月服下。

“听松,抓一只青叶蛇来。”

“是!”

等听松抓来青叶蛇,司徒汐月靠在椅子上,解开衣服,露出右胸。

伤口被人包扎过,还上了药。

可是这药对她没有任何用处!

司徒汐月忍着痛,扯开伤口,一股乌黑的血流了出来。

她将青叶蛇放在胸口,闻到异味,青叶蛇立刻来到伤口旁边,一口咬在司徒汐月的伤口上。

眼看着青叶蛇变黑,听松连忙又抓来一只送上。

前前后后,十多条青叶蛇都变成黑色。

“公子,好凶险的蛇毒!”飞鹤心惊不已。

“这是银花蛇,以后遇到这畜生你们都要躲远一些!”司徒汐月满头是汗,伤口流出的血液也渐渐由黑变红。

用身体里染了蛇毒的毒血,来喂养她养的毒蛇,司徒汐月不知道万魔山庄少主知道这结果后会不会大呼后悔。

一直等流出的血液变得鲜红,司徒汐月才松了口气。

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

“公子,不好,这些青叶蛇都死了——”听松指着地上的二十多条僵直的青叶蛇大呼道。

不对啊!司徒汐月皱起眉头,她培养的青叶蛇也是毒蛇中的极品,即便它们吸收了银花蛇的毒液,也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啊!

就在这时候,一股芳香传到司徒汐月鼻子里。

这血液的味道有些不对劲!

司徒汐月拿手沾了点血送到鼻子下一闻,立刻脸色大变。

她的血何时有了解毒的功能了?

难怪这些青叶蛇会死,她的血有解毒的成分,是蛇毒的克星。

虽然不能解开银花蛇的剧毒,可是青叶蛇却承受不住这样的血液,所以才会死掉。

到底,是为什么变成这样的呢?

沉思了片刻的司徒汐月突然眼睛一亮,楼破受伤的手腕浮现在她眼里。

笨蛋!真是个笨蛋!

司徒汐月恨不得立刻冲出去,把楼破骂一顿。

可是等她包扎好伤口,穿好衣服,打开门,看到楼破正蹲在地上和朝霞说话的时候,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这么快!”听到门口的响动,楼破站起身来,惊喜地看着司徒汐月。

“不错,脸色好了很多!真的没事儿了么?”

见司徒汐月不说话,楼破有些着急,连忙上前,想掀开司徒汐月的衣服看她右胸的伤口。

“你干什么呀!”司徒汐月惊慌地后退一步,“我没事了。”

察觉到旁边一群年幼的童儿正睁大眼睛看着这惊奇的一幕,楼破也有些窘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