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拦路虎/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不是教坏小孩子么!

“咳咳——”楼破尴尬地咳嗽了两声,对童子中最大的飞鹤点了点头。

“请代我转告羽鹤公子,这个恩情我记下了,日后但凡有需要,直接开口,我一定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楼破说的慎重,飞鹤也学他一样,点了点头,拿出几包药。

“这是师父给小姐姐的,小姐姐体内余毒已经清理干净,回去调养几日就好了。”

随后,飞鹤拿了另外几包药递给楼破。

“这是给公子你的!”

看着自己面前的瓶瓶罐罐,还有几个药包,楼破有些惊诧,“我不需要吃药。”

早知道楼破会这样说,飞鹤直接把药塞到他手里,“师父说,公子昨天夜里救人心切,失血过多,需要好好地补一补!这些补血的药,正适合公子!”

昨天做的事情被羽鹤公子拆穿,外加飞鹤的小脸上一片认真,旁边还有司徒汐月定定的眼神,楼破有些头大。

这个羽鹤公子,怎么这般讨厌!

楼破一把将药包塞在怀里,一手将司徒汐月拽进怀里,回头恶狠狠地看着一干童子,“告诉你们家公子,她真是多管闲事!”

看着楼破仓皇而逃,一群童儿趴在窗口,笑嘻嘻地嚷着:

“公子,可别忘了刀山火海的承诺!”

走到门口的楼破听了这话,回头冲童子们一笑,“承诺作废!哼!”

上了马车,楼破直接坐在角落里。

这一次,他们两人的角色完全颠了个儿。

来的时候楼破肆意欺负司徒汐月,一副傲娇无赖模样,这会儿却像做了错事的小孩一样,低垂着头,害怕去看司徒汐月担忧的脸。

见楼破这样,司徒汐月叹了口气,挪到他身边。

“手伸出来!”

“哦——”楼破应声,乖乖地伸出受伤的手腕。

楼楠包扎的很好,可刚才楼破抱着司徒汐月的时候,将未愈合的伤口崩开,血再次染红了纱布。

“疼——”

就在司徒汐月拆开纱布,打算为楼破重新包扎的时候,楼破龇牙咧嘴,叫了起来。

“怕疼还逞能!”

当看到楼破手腕的伤口,司徒汐月眼圈一红,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这么深长的刀疤,看着就疼,更何况还在楼破手腕上。

原本楼破就是个精雕细琢的人儿,现在手上多出一道突兀的伤疤,完全破坏了美感。

真是个傻瓜——

她轻轻地给他包扎,小心地呵气,减少他的疼痛。

那模样,仿佛她手里握着的是最珍贵的东西似的,让楼破忘记了疼痛,静静地,温柔地看着她,享受着两人之间的温馨氛围,一如多年前一样。

“这些药回去让人炖肉,连汤带药一起吃下去!”等包扎完伤口,司徒汐月将被楼破丢在一旁的药包郑重地放在他面前。

“你如果不吃,我也不喝药!”

司徒汐月这样,楼破无可奈何,只好答应她,回家一定乖乖喝药。

马车缓缓地走着,似乎在为楼破争取更多的独处时间,可司徒汐月在包扎伤口之后,却扭到一旁,不打算理楼破。

她是气,气他不爱惜自己。

同时也有些慌张,惊慌于对方这份深沉的爱,怕自己承受不起。

楼破何其敏感,立刻察觉到了司徒汐月身上淡淡的忧伤和彷徨,这样的她,让他心疼。

是他太心急了么?楼破扪心自问道。

“我——”

“我——”

过了好一会儿,司徒汐月转身,两人几乎同时开口,最后还是司徒汐月先开口。

“昨天,我的衣服……”

她想问楼破,她昨日晕厥过后衣服是谁换下的,这问题她现在才想起来!

“是我……”见对方脸红嘟嘟的模样,楼破有心唬唬她。

哪知道这话一出来,司徒汐月的脸立刻涨红得像番茄一样。“你……流氓……”

就连丹朱和青瑶都没有伺候过她洗澡,如今却被一个少年看光光,司徒汐月想死的心都有了,这让她以后怎么有脸见人啊!

对方的单纯可爱模样在楼破的意料之中,他很想把真相说出来,却担心司徒汐月因此对自己避而不见。

“是我的婢女!女人,你想哪儿去了!”

楼破伸手,点了点司徒汐月的鼻子,“脑子里也不知道装的什么!”

楼破这样说,司徒汐月继续问道:“那我的伤口,是谁包扎的?”

司徒汐月伤在右胸口,往下一点点就是敏感部位。

她这样问,楼破脑海里立刻浮现出那颗粉红茱萸的模样,娇小可爱,泛着圣洁的光泽,害得他包扎的时候都不能专心,简直就是致命的诱惑。

“咳咳——”把脑子里那些春色扫去,楼破一本正经地看着司徒汐月,“自然也是我的婢女!这些我可是不会的!”

“噢……”司徒汐月这才彻底放心。

她倒不怀疑楼破的人品,毕竟这年代男女设防还是比较严格,楼破虽然总是一副傲娇的模样,其实内心倒是非常羞涩,他不可能做这些。

司徒汐月放下一心,楼破也松了口气。

他倒是敢作敢当,可司徒汐月面皮极薄,不能吓着她!

等把司徒汐月送到司徒府,楼破依依不舍地看着她进了大门,才缓缓离开。

虽然楼破很想把司徒汐月送到藕香园,可现在司徒汐月好歹有月淑公主和冥王妃的身份,不能给她添麻烦。

毕竟,有那么多人等着看热闹呢!

若是有什么风言风语传出去,对她可是不利!

想到对方明明是自己正大光明的王妃,他却要偷偷摸摸搞得像地下情似的,楼破就心里来气。

自己吃自己的醋,有这样的么?!

楼破为司徒汐月考虑再周详,却忘了司徒府里有盯梢的眼睛。

就在司徒汐月快走到藕香园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她面前,将她拦住。

“二哥哥——”

一见来人是司徒青云,司徒汐月后退了一步。

“五妹妹昨天可是彻夜未归啊!刚才送你回来的,是楼府的马车吧!啧啧——”

司徒青云绕着司徒汐月转了一圈,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五妹妹果然好魅力!早就听说楼家小子被你迷得神魂颠倒,我还以为是传闻,没想到百闻不如一见,竟是真的!”

经过一晚上折腾,司徒汐月有些疲惫,对司徒青云的画外音视而不见,想绕过他回去,司徒青云却再次挡在了她面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