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以前是我太无知/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的!城外的宅院已经不安全了!要立刻转移!”

回想起走进宅院的时候察觉到的那些隐藏的高手,司徒汐月眉头紧锁。

她竟不知道对方这样快就开始盯梢了!

真是迅速!

宅院随时都可以放弃,她唯一担心就是那些个童儿,他们必须安全转移才行。

“那我们马上去!”

丹朱和青瑶的办事效率极高,当天就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几个童儿带进城里,藏在琅琊坊。

与此同时,司徒青云从蓝段六品,直接成为了地阶下品。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司徒静月直接冲进藕香园,一脚踢开了司徒汐月的房门。

“三姐姐——”

司徒汐月懒洋洋地靠在贵妃榻上,打了个呵欠,“稀客啊!”

司徒静月没有心情和司徒汐月打太极,大步来到司徒汐月面前,右手指着她,一脸恼怒。

“你居然自己没有服用洗髓丸,把洗髓丸给了他?你知不知道你做的事情有多蠢!”

司徒静月现在是又气又恼,她苦苦不得的东西,却被司徒青云抢了先。

如今,司徒府正在张灯结彩地庆祝司徒青云成为地阶下品,外面那般喧哗热闹,听着真是刺耳极了。

“二哥哥抢了去,我也没办法。我根本就打不过二哥哥,又能怎么办呢!”司徒汐月表示自己很无奈,“只能认命了!唉……”

司徒汐月的态度,更让司徒静月来气。

可事情已成,她也没有办法改变。

“哼!你果然就是个废物!扶不起的阿斗!完全辜负了楼家公子的一片心意!蠢货!”

司徒静月又骂咧了很久,见司徒汐月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司徒静月只能狠狠地瞪了司徒汐月一眼:

“司徒汐月,你会后悔的!”

司徒静月一跺脚,离开了藕香园。

只等屋里安静下来,司徒汐月缓缓地坐起身,微微一笑。

“二哥哥早就到了,怎么还不现身?”

见司徒汐月察觉到自己的存在,司徒青云从屋檐上落了下来。

“不错啊,地阶下品——”司徒汐月打量了司徒青云一番,点了点头,“看来把洗髓丸送给二哥哥是一件正确的事情。”

“是啊,我可要好好感谢五妹妹!”

上午的事情,司徒青云现在还记得,司徒汐月那飞起的一脚,让他那般狼狈,这样的仇如何能不报!

司徒青云一步一步走进司徒汐月,丝毫没有遮掩身上的戾气。

什么是狼心狗肺?

大概就说的是司徒青云这样的人。

刚进阶,转脸就来杀恩人,还真是猪狗不如!

“二哥哥真是来感谢我的么?我怎么看着二哥哥的表情像要吃了我似的?”

司徒汐月笑得乖巧,如同平时一样,丝毫没有感觉到害怕。

偏偏她这样甜美的笑容,更加刺激了司徒青云。

一想到早上自己狼狈地跪在这个小女人面前,不但被她奚落,还被她当猴儿一样戏耍,司徒青云就来气。

原来她的一切都是装的,装傻装废物装无辜……她一直都在看戏,把他们当小丑一样看待!真是可恶!

如今,他借助洗髓丸已经成为地阶下品,自然是不需要害怕司徒汐月。

对于一个看到自己最不堪一面,又有可能成为自己潜在的,最强大敌人的人,自然是要斩草除根,斩尽杀绝!

所以司徒青云才抽身来到藕香园,目的自然是为了对付司徒汐月。

“司徒汐月,你去死吧——”

被司徒汐月看穿,司徒青云也懒得遮掩自己的本xing,直接将所有内力凝结掌心,打向屋里那个娇柔的少女。

就在司徒青云以为自己一定会成功的时候,耳边响起了司徒汐月银铃般的笑声,和充满了遗憾语调的话语。

“啧啧,好慢!”

司徒青云还没有察觉到异常,一柄凉飕飕的刀紧紧地贴在了他的咽喉处。

咕嘟——

司徒青云吞了口水,却被那片冰凉吓得一动不动,生怕自己被割了脖子。

冷汗,顺着司徒青云的额头流下,沿着他的脖子,渗透到衣服里。

好快!

他刚才可是十足的功力,对方却轻而易举的化解,真的,好快!

“二哥哥真的很像农夫与蛇里面,反咬农夫一口的毒蛇呢!”

司徒汐月拿着匕首,在司徒青云的脖子上比划着。

“我好心好意把洗髓丸给你,还被三姐姐骂了一顿,你却这般报答我,真的让我好伤心啊!”

司徒汐月说着话,手却颤抖了一下,使刀锋在司徒青云的喉结处刮出一片红来,吓得司徒青云连忙叫嚷。

“五妹妹手下留情啊!我,我刚才只是跟你开玩笑,你别放在心上!”

他早上在司徒汐月手上吃亏,原以为司徒汐月顶多是个紫段七品,胜自己一阶。

可看现在的情形,他在她手里一招都接不了,那她岂不是……

想到这儿,司徒青云的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来。

不,这不可能!

司徒汐月生来不能习武,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为何她会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变得这般强大?

她现在也不过十五六岁,十五六岁的宗师,简直逆天了!

这完全就是不可思议!

“二哥哥,有些事情你知道就行了,没必要闹得天下皆知,你说呢!”司徒汐月浅笑着,露出一排洁白小巧的贝齿。

那温柔的语调,就像和他认真商量一件事情似的。

如果抛开脖子上冰凉的刀锋,司徒青云恐怕都会被眼前的人迷惑。

“五妹妹,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懂了!以前是我太无知,竟然想着和你做对,我真的错了!求五妹妹高抬贵手!”

识时务者为俊杰!

在今天的两次交手后,司徒青云深深体会到了“人不可貌相”这句话的含义。

眼前可不就是以为深藏不露的人么!

如果她要他死,那不过是瞬间的事情,可是他怕死,也不想死!

想到这儿,司徒青云连忙表态:

“五妹妹,以后我司徒青云一定唯你马首是瞻,对你言听计从,绝对不忤逆你,不违背你的意思……”

司徒青云一边说,司徒汐月一边摇头,看到对方这般不满,司徒青云差点儿哭了。

他甚至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