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司徒易的下场/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天可是把司徒汐月给得罪完了!

早知道她这么厉害,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啊!

就在司徒青云心里忐忑不安,想着该如何躲过这一劫的时候,司徒汐月终于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二哥哥,我帮你,只是希望你成为司徒府下一届的族长。”

“父亲已经老了,有时候难免会偏心,做一些糊涂事儿。所以,是时候让父亲好好休息了!”

“至于二哥哥你,这样年轻有为,相信司徒府在二哥哥的带领下一定会不断壮大,取得辉煌成就——”

司徒汐月这般说,司徒青云一愣。

他原以为司徒汐月发愤图强,如今成为宗师,定要扬眉吐气一番。

司徒府里也有女性族长的例子,若让族人知道司徒汐月现在的成就,她一定会被推举为新的族长。

可是,她就这么放弃了?真是不可思议!

看出司徒青云的疑惑,司徒汐月腼腆一笑。

“我总是要嫁人的,族长的位置,二哥哥比我更合适。至于我的秘密,还请二哥哥帮我保守!”

司徒汐月收回匕首,亮出了自己地阶上品的光芒,看得司徒青云一阵害怕,连忙后退。

“二哥哥若能说到做到,那我们自然是好兄妹。”

“万一二哥哥让我不开心,又或者我的秘密被暴露出去,那么薛姨娘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或者,黄泉路上让你们母子作伴,那也算不寂寞啊!”

整个这席话,司徒汐月都说的绵软甜糯,就像和蔼可亲无任何杀伤力的邻家女孩一样。

可她越是这样,越让司徒青云感到害怕。

若是寻常人,被人欺负了很多年,一朝扬眉吐气,自然要春风得意。

偏偏司徒汐月遮着掩着,生怕人知道了她的能耐。

莫非,她有更大的图谋?

想到这儿,司徒青云打了个寒颤。

打?他不是司徒汐月的对手。

斗智?他更是被司徒汐月玩弄鼓掌间。

只是思考片刻,司徒青云便点头做出了决定,“多谢五妹妹,我知道该怎么做。”

“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开心!”司徒汐月笑嘻嘻地冲司徒青云行礼,“那我在这里先向新任族长道喜了!”

从藕香园里出来,司徒青云有些浑浑噩噩。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戏剧化。

他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洗髓丸,成为了地阶下品,可这一切却得力于他最为看不起的废物妹妹;

而她,竟然不是真的废物,竟把所有人都蒙骗了——

回头再次看了眼花海中的藕香园,司徒青云紧抿着嘴唇。

在这司徒府里,众人都瞧不起的五小姐,才是那个最恐怖的存在!

她恐怕早就算计好了这一切,如今连同他,都成了她手中的棋子。

想到这儿,司徒青云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棋子,多少还有些利用价值,总比成为她的敌人好!

他现在是该庆幸么?司徒汐月显然没有把他当做敌人,还这般大力扶持他。

一想到她笑着玩弄人性命的场景,他就觉得脖子发凉。

真的很想知道,被她当做敌人的人是谁,下场又会如何……

司徒青云刚走不远,他的妹妹司徒楚月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哥,怎么样?你教训那个小jian人了没有?她是不是死了?”

司徒楚月跑得匆忙,小脸通红,外加有些兴奋,她的眸子此时神采奕奕,看上去异常美丽。

司徒青云成为地阶下品,薛姨娘和司徒楚月最高兴。

司徒青云去藕香园的之前亲口告诉司徒楚月,他要去为她报仇,司徒楚月听了高兴得不得了。

现在见司徒青云从藕香园里出来,司徒楚月最关心的事情当然是司徒汐月的“下场”。

看着司徒楚月高兴的眉眼,司徒青云内心只想苦笑。

以司徒汐月的xing子,必定是自家妹子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才会遭到那样的报应。

若司徒汐月真的想对付司徒楚月,按她的能力,司徒楚月死个十次八次都不为过。

说起来,司徒汐月还真是高抬贵手,放了司徒楚月一马。

可怜的是自家妹子傻乎乎被人当枪使了!

“妹妹,你说什么呢!如果没有五妹妹的洗髓丸,我不会有现在的成就,五妹妹是我的恩人,你以后对她客气点儿!”

司徒青云前后态度发生巨大转变,让司徒楚月有些无所适从。

“哥,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要为我出气,为我报仇,这会儿你怎么变卦了?”

“那个jian人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你现在怎么帮她说话!”

他们离藕香园并不远,司徒楚月声音很大。

大约是仗着哥哥成了地阶下品,不用害怕司徒汐月,司徒楚月骂得更带劲了。

“你给我住口!”

见司徒楚月口无遮拦,怕她惹毛司徒汐月,招来杀身之祸,司徒青云扬手,一个耳光打在司徒楚月的脸上。

“哥,你打我?你竟然为了那个废物打我!”

司徒楚月捂着红肿的脸,吃惊地看着司徒青云,眼里羞愤不已。

废物?司徒汐月若是废物,那全天下的人都是废物了!

司徒青云恨不得直接堵了这个蠢妹妹的嘴。

“你跟我回去!”

司徒青云冷着脸,拽着司徒楚月飞快地离开了这里。

看着他们兄妹远去的身影,丹朱来到司徒汐月身后,“这个司徒青云还算聪明,希望他不会浪费了小姐给的机会。”

“丹朱,你说,一旦我那个贪念权势的父亲失去了他最在乎的地位和权利,会变成什么样呢?”

司徒汐月慢悠悠地说着,像是谈论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

“小姐这么说,我现在真的有些期待看到那一幕了!”

在对权利的渴望上,司徒青云和司徒易同出一辙,也更加雷厉风行。

不过两天时间,司徒青云便以司徒易得病,需要休养,不能继续担任族长一职为由,得到了族里众人的支持,成为了司徒府的新一任族长。

“我没有生病!我没有生病!放我出去!”

司徒易被囚在一个僻静的院落里,直到现在他还没清醒过来,没能接收自己最疼爱的儿子从他手里夺权的事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